第一五二一章 挖沟-抗日小山-
抗日小山

第一五二一章 挖沟

    风吹着黑云来了,天空变得阴霾了起来,已经有零星的雨丝。

    一处树林里,上百名士兵都在静坐着每个人手里或者攥着洋稿或者拿着工兵锹。

    这里离日军的交通线还好几里地呢,士兵们也有说话的,但都很自觉的把声音压低了下来。

    此时,张富贵和刘栓娃两个人也在低声的说着话。

    他们两个本来就是老乡,行军打仗的多在一起,素有“焦不离孟、孟不离焦”的说法。

    (注,典故出自《杨家将》,杨六郎手下的焦赞孟良是结义兄弟,常形影不离)

    不过这回两个人却是刚刚碰到了一起,上次分开的时候刘栓娃是跟着郑由俭那拨人走的而张富贵却是和李向白在一起了的。

    张富贵性格外向能说会道,刘栓娃性格内向,两个人却极是互补。

    但是,性格再内向的人也分对谁,和多年的搭档在一起那话都不会少的。

    他们两个正在低声说这几天各自所经历的事。

    “你们一下子弄了那么多武器,又都给了川军团,把他们乐坏了吧?”张富贵问。

    “那还用说,我跟你说那川军团得有多高兴!”刘栓娃笑了。

    “多高兴?”张富贵好奇的问,在他想来那穷得叮当响的川军一下子捞了那么多武器那还不美得大涕泡都出来了啊!

    不料刘栓娃却并没有直接描述川军官兵得到武器时兴高采烈的样子,反而说起了一个小段子。

    “从前吧,有一个大户人家娶媳妇,那吹吹打打的老热闹了。”刘栓娃这样讲。

    张富贵是最了解刘栓娃的,知道这家伙改说别的必有深意便认真的听。

    “你知道这一娶亲哪,有个要饭的就也来了。然后呢,恰好还赶上有个客人喝多了。这个要饭的就说‘大爷,给点小钱花吧,小的都两天没吃上饭了。’你猜那个客人怎么说。”刘栓娃问。

    “那能怎么说,喝多了就给他钱哪?顶天是给他个窝头,越有钱的人越抠!”张富贵猜。

    “哪有,人家这个客人那天真的喝多了,你知道吧,一伸手从自己兜里就摸出块银子就扔给了那个要饭的,说‘拿走,花去’,老子今个高兴,不差钱!”刘检娃说。

    “不会吧,这家伙脑袋是让门夹了还是让驴踢了?”张富贵不信。

    “别打岔!”刘栓娃训他然后接着说:“结果那个要饭的就哭了,那要饭的就说‘大兄弟啊,我要了这么多年饭头一回见到有人给我银子啊!’”

    “哦!”张富贵点头,他明白刘栓娃说的是啥意思了。

    刘栓娃无疑是从侧面说那些川军得到了直属团送的武器的喜悦。

    “更好玩的事情在后面呢!”刘栓娃接着讲,“给那支鬼子打完伏击我们开始冲锋的时候,有一伙鬼子三四十人吧,端着刺刀就是不投降要和咱们拼刺刀。

    你知道不,我身边有一个川娃子连枪都没有用,攥了颗手榴弹边拧盖子边就往鬼子人堆里冲。

    你说这一下子把我吓得,我一拉他说‘瓜娃你干啥子?’,那个川娃子就说‘格老子要用手榴弹和他们同归于尽!’”

    “这小子不是脑瓜子也让驴踢了吧,咱们应当是占优势吧,好端端的和小鬼子玩什么同时于尽啊?”张富贵诧异的问。

    “是啊!我也这么说啊!”刘栓娃说,“后来等咱们人上去了把那些鬼子都给灭了,我才问明白那个川娃子是咋回事。

    原来,他哥也是打鬼子的时候死的,当时就在他身跟前被鬼子用刺刀捅死的。

    这小子当时手里啥武器都没有,就眼睁睁看着他哥死了。

    他就发了誓‘我要是有一颗手榴弹,我就拼了死也要赚几条鬼子的小命替我哥报仇!’”

    刘栓娃讲完了,张富贵这回却不吭声了。

    “我说你咋不说话了?”刘栓娃一捅张富贵。

    张富贵咧咧嘴说道:“说别的吧,你讲的这个一点既不好也不好玩!”

    刘栓娃想了想,点了点头道:“嗯,是不好笑也不好玩,想哭。”

    “轰隆隆”有雷声从天际传来,天色变得愈发阴暗了起来,起风了。

    “是场急雨啊!”张富贵叹道。

    “嗯。”刘栓娃应了一声。

    两个人不再说话,都看向了远方。

    而此时,李向白正站在树林的东面向已是变得有些模糊的山野观望着。

    他的身旁还有一个五十多岁的老人,那是家就在附近的一个山民。

    这时,雨点终究是落下来了,虽不密但很大。

    李向白却不管那雨点只是把目光定在了东面的一座山公岭上。

    突然,他的眼睛亮了,因为他看到旗语了。

    而没一会儿功夫,便有士兵先后从别的地方跑了过来分别向他报告道“报告副团长,南面没有发现敌情!”,“报告副团长,北面没有发现敌情!”,“报告副团长,西面没有发现敌情!”

    而就在最后一名士兵话因刚落,雨声骤然而起,在头上那无尽的虚空之中仿佛射出了无数道的利箭就砸在了树上草上和这些官兵的身上。

    “全体都有了,跟我来!”李向白大声喊道。

    急风骤雨之中,那个山民忙在前面领着,而李向白则带着这一百多人便向树林外跑去。

    也只是五分钟后,李向白这伙人已是轮开了手中的工兵锹、铁锹、洋镐,开始在一处土沟的边上挖了起来。

    这是一条很大的冲刷沟,自然是由于雨季有洪山从山上奔流下来冲刷而成的。

    而李向白带人所要做的就是让急雨之下形成的山洪改道,他要用这山洪把就在不远处的日军的交通线冲断了!

    直属团在衡山的大山里也已经有些天了,李向白和国军别的军官并不大一样,甚至他和直属团的一些军官也不大一样,那就是,他更注重当地百姓的作用。

    这其实是霍小山特意引导的结果,当年慕容沛在新四军的时候,霍小山可是让李向白带了不少人到新四军那里学习的。

    于是,李向白就学会了走群众路线。

    在郑由俭送来了迫击炮后,他和郑由俭就商量了行动方案。

    李向白在走访了当地百姓后,便找到了眼前这个熟悉这里地形的山民。

    在这个山民看来想阻断日军的交通线让日军的辎重部队迟滞起来很简单,国军只需要挖开一条沟,然后雨下得急,那山洪就会从山上冲下来的时候改道,那大水自然就会冲上日军赖以远送物资的公路上了。

    雨水打在脸上很痛,所有人的衣服都已经湿透了,但没有人停下来。

    因为随着他们在那挥锹狠挖,此时山上已经形成的水流已是变得越来越大了。

    “我看应当用炸药把这炸开!”有士兵高喊道。

    “有那炸药还留着炸小鬼子的军车呢!快干吧!”张富贵喊道。

    “娃们小心点,别让山洪冲走了!这可不是闹着玩的!”那个山民喊道。

    雨越下越大,水量已经越来越大水流已经越来越急,看来真要形成山洪了!

    从群山之间奔腾而下的雨水汇聚成溪流,溪流又在更低洼的地方汇聚成山洪此时已是奔腾而,他们的铁锹挖到了哪里那里就被大水吞没了!

    “好了,别挖了,快往旁边跑!”那个山民急喊道。

    挡住那山洪的地方也只有不到一米宽了,大多数士兵便向后退去。

    可是此时恨不得这个大口子早点挖开的一名士兵上去又挖了两锹,这时他身后的张富贵上去拽着的他肩膀道:“快走!”

    两人刚退出了两步就听“轰”的一声,束缚着如同猛兽一般的山洪的那最后一点土方便被冲开了,洪水直泄而下!

    而张富贵和那名士兵就被那洪水刮上边儿了,两个人直接就打了个趔趄。

    两个人转身之际,一直在旁边为他们担心的直属团官兵便有人及时递出了手中的铁锹柄。

    于是两个人急忙抓住被众人拽到了安全的地方。

    此时再看那洪水,真如脱缰的猛兽向着东奔腾而去!

    :

《抗日小山传奇》最新章节《 第一五二一章 挖沟》网址:http://www.114ttg.com/txt/92/92402/5077688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