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五二七章 潮湿的山林(三)-抗日小山-
抗日小山

第一五二七章 潮湿的山林(三)

    看来日军真的没有带照明弹啊!

    趴伏在山林之中的粪球子感觉到了无比的庆幸。

    刚才那颗手雷自然是他扔的。

    他都不知道日军是怎么想的,为什么在这样的夜色里这样的山林中还要追剿直属团的人。

    如果此时敌我易势,换作他们直属团在这样的天气这样的环境下追剿日军,他们会果断的放弃的。

    根本就分不清敌我嘛,而且人越多越吃亏。

    这也是他选择自己一个人留下来的原因。

    因为只是自己一个人的话,只要日军不弄出亮光他,他就无所顾忌。

    一开始是他自然蹲在树后就等着日军搜索过来的。

    正如他所预料的那样,日军过来了。

    但粪球子只是听着日军那端枪拨弄树枝的声音辨别着日军士兵的方位轻轻的避开了一下,前面的那些日军就已经越过了他。

    然后他再一转身,他便已经成为日军搜索部队中的一员了。

    他故意放慢了速度,当有一名日军从他身边毫无怀疑的经过的时候,他也只是偷偷的伸腿下了个绊,然后那名日军便趴了下去撞得头上的树叶洒下了一片冰凉的急雨。

    就借着那名日军摔倒撞得树木枝叶发出“哗啦啦”响声并且被绊摔者也发出一声因为意外跌倒而产生的类似于中国人的“哎呀妈呀”的刹那,粪球子将手中的手雷磕在了树干上然后就向前方狠狠的甩了出去。

    于是,几秒钟后,爆炸声起,枪声大作。

    粪球子将左手攥着的匕首换到右手趴了下来,就在原地乐不可支的听着日军在这湿漉漉的山林里昏天黑地的在那里胡搞。

    此时,他已经趴了一会儿了,不过身前身后身左身右已经都是日军了。

    他正在想着该如何动作的时候,忽然他感觉自己身边有了声响,一名日军竟然也趴到了自己的身边。

    粪球子心中突然心中一惊,他意识到好悬了。

    日军虽然看不到自己是不是他们的同伙,可是如果自己身后的日军突然趴下来或者动一下摸到自己的脚,自己岂不露馅了?!

    自己穿着的是国军的服装只要日军不弄出亮光也无所谓,盒子炮也让自己贴身藏着了,可是自己穿着的鞋可是一双正宗的只有中国士兵才会穿的千层底布鞋啊!

    人家日军穿的可是大头鞋,人家要是摸到自己鞋上那就完了。

    不行,我得换套衣服!

    意识到了这点的粪球子,便把自己向这名刚趴到自己左侧的日军士兵贴了贴。

    再是黑暗,当两个人都快贴在一起时终归是会有所感应的。

    正在那名日军也因为黑暗而感到恐惧也因为粪球子的贴近而感到警觉的时候,粪球子却仿佛自言自语般用梦呓一般的日语轻声叹了句“好黑啊”。

    于是,那名日军士兵的疑心尽失,“同伴”的话也激起了他心中的感叹。

    是啊,好黑啊!在这样的天气这样的山林里去找一支中国军队那是多危险的事情,这万一黑暗之中伸出一只手来自己都没有防备!

    这名日军士兵并不知道中国有句老话叫“想什么来什么”,如果他知道在中国的土地上有这样一句话的话他绝不会这样想。

    因为,他马上就心想事成了。

    已经探知到了这名日军位置的粪球子已是在地上爬起,左手准确的找到了这名日军的口鼻捂了上去,右手的匕首就是一记抹喉!

    毫无防备的日军士兵在这一刻就如同那被割颈了的大鹅般律动了起来,但粪球子怎能放手?

    杀敌是一门技巧,作为一名直属团资格最老的老兵,粪球子绝不缺乏这门技巧。

    他担心自己给日军割断脖子的血喷溅出去从而惊醒别的日军他已是将自己那连一百斤都不到的身体全压在了这名日军的身上。

    他用自己的下巴用力下压着这名日军的脑袋,让自己给日军颈部割出来的伤口贴向了那湿凉的土地。

    粪球子没有上过学,他并不知道人的颈部的那根最粗的血管叫颈动脉。

    但是,他只需要知道那里有一根是人就有的最粗的一旦被割断就会喷出一二米远的血液的血管就足够了!

    已是被饥饿和湿冷困扰了一天的粪球子终于感觉到了温暖。

    只是这份温暖却是来自于敌人的血液!

    被他偷袭的这名日军的血液顺着匕首便淌了下来流在了粪球子握刀的手上然后流进了中国的这块土地。

    雪落黄河静无声这叫诗意,可是当一名和粪球子年纪差不多的穿着土黄军装的人的血流入中国的大地时,这却没有诗意,有的只是快感,杀死侵略者的快感!

    麻生太郎是这支日军的中队长,他也不想在这样的潮湿的仿佛抓一把空气都能攥出水来的夜里追索支那军队。

    但是,他却知道自己不可以这样想,只因为他是一名大日本皇军的军官,他必须在这次行动中有所斩获。

    哪怕仅仅击毙或者抓到一名中国士兵,那么他也可以对上面有一个交待。

    枪声已经响了四五分钟了,可是麻生太郎听到的却都是自己所熟悉的那三八式步枪的那“叭勾叭勾”的声音。

    他知道自己不能再保持沉默了,于是他终于大喊了一声“停止射击,继续搜索!”

    于是,黑夜之中上百名日军站了起来,又开始了那漫无目标的瞎子摸象。

    麻生太郎向前走了几步,突然他被脚下的东西绊了一下,差点将他绊倒,他在黑暗之中胡乱的伸手一抓,恰恰扶住了一棵树,于是那树上又洒下了一片雨星。

    还好,作为一名军官他也不喜欢用那制式的佩枪,所以没有擦枪走火的可能。

    他听到了身旁有人在动,于是他低声喝问道:“你在做什么?”

    没有人回答。

    麻生太郎感觉到了不对,他蹲下身去用手在地上摸索了几下,然后他就摸到了一只脚,一只什么也没有穿的脚!

    军官就是军官,麻生太郎在这一瞬间压制住心里的震惊,他在黑暗之中动了动又往前摸了几下,然后他的手便触到了一种尚有余温给他的手指粘粘的触感的液体,那是血!

    坏了!

    麻生太郎抑制住自己喊“敌袭”的冲动,他意识到自己队伍中混入支那军人了。

    尽管他现在还没辨别出自己所摸到的这名刚刚死去的人是自己的士兵还是支那士兵。

    怎么办?

    麻生太郎的大脑开始飞快的思想着对策,如果一喊敌袭肯定会引起慌乱啊自己的人会误伤的啊!

    可是,就在他还没想出应对之策的时候,有人却已经替他喊了,一句听起来格外凄厉的日语在山林间突然迸发了出来“敌袭啊——”

    麻生太郎恼了,他正想骂“八嘎”时,就在他身边却有一只脚穿着刚刚从日军尸体上扒下来的大头鞋狠狠的就踢在了麻生太郎的脸上!

    然后,就在一片骚动中,有一声“啪”的轻微的敲击树干的声音,几秒钟后又有一颗香瓜手雷在二十多米外“轰”的爆炸开来。

    在这一瞬间,山林里的日军又乱了。

《抗日小山传奇》最新章节《 第一五二七章 潮湿的山林(三)》网址:http://www.114ttg.com/txt/92/92402/5080963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