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五二九 心里的那道坎儿-抗日小山-
抗日小山

第一五二九 心里的那道坎儿

    “直属团的长官们好!”王猛热情的跟站在司令部外的沈冲他们打招呼道。

    可是他却没有想到自己这么热情的招呼却只换来了直属团那几个人瞟了他一眼,人家竟然什么动静都没有!

    “这是咋了?”王猛很奇怪但并没有急头白脸。

    这要是换成前几在没有和直属团一起在桂花岭并肩战斗过,王猛不光会不乐意,肯定他的嘴也不会闲着,说出来的话那也绝不会好听,比如“你们直属团的就牛*啊,屌什么屌?”之类的

    可是现在王猛不会了,他现在都是用那种崇拜的眼神看着直属团这这些士兵打扮的人,对!崇拜的目光,看向每一个人!

    王猛是山东人,脾气梗直而爽快。

    桂花岭一战,事实证明人家直属团是有真本事的,每一个人都是,至于在与日军白刃血战中救了他的命的那位霍长官和沈长官那就更不用说了!

    王猛事后也是听师长魏建兴说了,你跟我兄弟装什么犊子?他们两个那都是和我从中央军校出来的!

    如果想当官,人家霍长官只怕比我当的官还大呢,如果论打,人家沈长官一个能打你仨!

    想当年,沈长官一个人打遍了74军老兵特训班,车轮大战没有一个是对手,霍长官全校拼刺第一!

    人家直属团打遍了全国各大战场,仅此一点,你比得了吗?

    咱就不说人家有多大本事,你细数数咱们第十军,有没有一个说打过了全国各大战场还活下来的?!

    所以啊,师座所说,自己亲眼所见,现在王猛对直属团众人除了仰望那还是仰望啊!

    部队是一个规矩很足的地方,越是正规的部队越是如此。

    一个人如果最早是一个班长,他带出来的兵哪怕后来当了连长团长或者更大的官,那见到自己最早的班长也得规规矩矩的叫一声“老班长”。

    这与个人能力没有多大关系,这叫传统。

    中国主战场上现在有两支已是让全国人记住的部队,一支74军57师叫虎贲,而现在又多了一个第10军,第七军守长沙四天就丢了,而现在第10军守衡阳已经守了一个月了!

    现在第10军已经有了一个格外响亮的绰号——泰山军。

    说泰山是五岳之首都不足以表达出泰山在中国的地位,泰山那是中国历代皇帝拜天的地方,那叫什么,那叫国之柱石,那是撑起中国这片天的柱石!

    这样一支军队怎么可能没有传统?王猛不是那不懂规矩的人。

    如果自己不知道也就罢了,可是现在自己知道了,便明白了人家直属团眼前的这些人哪怕一个兵都有那可以不待见自己的资本!

    而王猛跟沈冲他们现在毕恭毕敬还有另外一个原因。

    他在桂花岭和日军拼刺刀的时候,虽然没受重伤可是浑身上下轻伤就有十多处。

    现在的第十军哪里有药品?如果他们有药品也不会让自己近千名弟兄因为无药可治而死最后不得不含泪焚尸!

    国之积弱,真正的战士没有战死在沙场却因无药可治死在后方这是何等悲哀的事情!

    有心杀贼却无力回天英雄流血又流泪,这让世人情何以堪?!

    但王猛的命却很好,只因为他是和直属团的人并肩战斗的。

    王猛受的那些伤没有致命伤,但想几天就活蹦乱跳的归队没有药品那是不可能的。

    这是因为霍小山见王猛是条汉子,终是心中不忍给他拿出来了自己带的药品,什么创伤药消炎药云南白药都给他用上了,这才让他伤口消了炎。

    尽管他现在有的伤处还缠裹着绷带但对行动已经没有影响了。

    王猛没几天就从医院跑了回来,一是因为有药确实伤好的快,二是他实在是不愿意在医院里听着那些和自己一样上了战场负伤回来伤员因无药可治而在那里痛苦的呼喊呻吟。

    他想好了,他再上战场是宁可死在战场上也绝不会因为负伤而回来等死的!

    而同时,也正是因为是霍小山给他的药,他还无意中听直属团的那几个人说了关于霍小山的一个传奇。

    霍小山在战场上杀敌无数,杀敌人数成谜,但至今为止他身上竟然没有一个伤疤!

    当时听说了这件事的王猛的眼睛都直了!

    他的第一反应是,我的天老爷哎!霍长官还是人吗?不会是刀枪不入的神吧!

    那天白刃战的时候,王猛可是亲眼所见霍小山身上的衣服都被日军的刺刀挑刮成了布条了,身上全都是血迹,可现在他才知道那些血竟然都是日本鬼子的!

    以上种种,要是王猛不佩服直属团这些人那是不可能的。

    所以,此时见直属团那些人也不搭理自己他虽然脸上有些讪讪,但却绝不会象第一次和人家见面时那么不知天高地厚了!

    于是,王猛便又说道:“这回我伤好了,又可以和你们一起上战场了,嘿嘿。”

    谁知道他这句话一说完,人家直属团那十个人这回却是看都不看他一眼,竟然一转身走到一边去了,都是一副我烦着呢别理我的架势。

    一时之间,王猛实在是摸不出头脑,感觉这里头肯定是有事,可是这几天他没在师指呆着去养伤了却又哪知道是什么原因啊!

    王猛把目光转向了工事口站着的象二虎把门似的哨兵,可是哨兵依然如雕塑一般理也不理他。

    哨兵既不聋又不瞎自然也看到了王猛“讨好”直属团这几个人的情形了,可是他想说,你看我有什么用啊?我也不知道咋回事啊!

    其实,沈冲他们也不是特意给王猛脸色看,只是他们这几天的心情委实没法形容。

    原来,就在这些天王猛养伤期间,沈冲他们眼见也没有外围援军的消息他们又开始在师指干靠便又闹着要上战场。

    可是魏建兴不可能让他们再冲锋陷阵去。

    虽说战场无情军人上阵杀敌本是职责所在,但魏建兴自然有他自己的想法。

    你沈冲乐意到战场上疯那是你的事情,但我不可能让你总上战场,万一在我眼皮底下有个三长两短的那我心里如何能过得去?

    再说,这万一援军来了呢,还等你们出力呢!

    可是,魏建兴也架不住那天天想上战场的沈冲的脸总阴着啊!

    而霍小山则是不表态,一副去也可不去也成悉听魏师长安排的样子。

    可是魏建兴又如何不了解霍小山?

    霍小山没有态度那就是有态度!

    否则沈冲那天天把脸拉拉着这要是在直属团霍小山早训他了,你天天把那脸拉得比鞋拔子还长呢你拉给谁看呢?!

    到底是就在昨天有场战斗,魏建兴说你们一人带一支步枪去吧,不用你们冲锋陷阵。

    原来,此时日军已是开始攻打衡阳城第二道防线了。

    倒不是不是第10军没人了,而是现在他们弹药已经很缺乏了,跟日军耗不起了,也只能回缩到第二道防线。

    为了阻止日军的进攻,魏建兴手下的人要去衡阳二线阵地的一大片木板房处放火以阻断日军来路。

    可恰巧下面的人就向魏建兴报告说对面日军狙击手的枪法太准他们靠不上去。

    魏建兴就说,霍小山那你们几个人去吧,正好你们枪法还准,我也受够了沈冲的那臭脸色了。

    又可以上战场了,直属团的这十来个人自然是皆大欢喜。

    当时在他们用步枪的掩护下,魏建兴预10师的人冲上去了一个班,十个人都是带着煤油、棉花、酒精。

    他们放火成功,那一片木板房都点着了,那一片火海真的就把进攻的日军阻挡住了。

    可是,那十名放火的国军士兵竟然一个都没有能够回来。

    霍小山他们眼见着那些士兵在往回跑的半路上就被日军的重机枪给打倒了!

    尤其最后有一名士兵距离霍小山他们所在的掩体只有十多米距离时霍小山他们就眼睁睁看着那名士兵被日军的子弹击中扑倒在了他们的面前。

    就因为这事霍小山他们所有人都上火了!

    都吵吵着要上战场,可是上了战场却眼看自己的弟兄倒在自己的面前却无能为力,这能不上火吗?

    沈冲他们真后悔闹着上战场了,如果他们不闹着上战场又怎么可能经历这样的一幕?!

    于是,沈冲他们这些人这回来再也不说上战场了,可王猛哪知道这种情况?

    他不提上战场沈冲他们还看了他一眼,他一提上战场,沈冲他们马上就想起了那个满怀生的希望奔跑而回张开怀抱想往自己工事里扑的那个最后死不瞑目的年轻的士兵。

    说当兵打仗之人铁石心肠那是指对小鬼子,对那个士兵的死直属团所有人包括霍小山倔们心中都有一种说不出的愧疚感。

    是的,那名士兵的阵亡与他们并无关系,但他们过不了这道自己无法施救的心里的这道坎儿!

    所以,沈冲他们自然就没有人搭理王猛了。

《抗日小山传奇》最新章节《 第一五二九 心里的那道坎儿》网址:http://www.114ttg.com/txt/92/92402/5080963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