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五五0章 被围困的炮楼-抗日小山-
抗日小山

第一五五0章 被围困的炮楼

    转眼已是九月末,但此时的山西依旧是暑气逼人。

    火辣辣的太阳烤得树叶都蔫头耷脑的,而如此炎热偏偏就不下雨,于是一切都变得无精打采起来。

    在一副望远镜所观察到的情景里,可以看到几百米外有一个村子,一条农家的笨狗此时正被绳子拴在村口的一棵大树下吐着猩红的舌头。

    那树旁边五十多米外有一处用石板铺着的所在,隐隐能看到那个石板上有一个摇水用的辘轳,那里是一口井。

    拿着望远镜的人舔了一下干裂的嘴唇叹了一口气,他不只一次喝过那口井里的水。

    他知道那口井是利用一个天然泉眼挖掘而成的,所以即使是在最炎热的夏季,那口井里的水也是格外的甘甜与冰爽。

    但是,那口井里的水现在却已经不属于他们了,他们也只能远远的望着。

    只因为那口井旁边拴着的那条狗,那狗就是看着他们这些人的,只要他们敢从炮楼上靠过去,那狗就会“汪汪汪”的叫起来,然后就会有村里的民兵用步枪向他们射出子弹。

    当然,他们也过不去,至于过不去的原因嘛,他把望远镜又往回挪,那看似一切平安的沙土道就是原因。

    因为那沙土道上埋了不只一颗地雷,他们想喝水就必须得全炮楼的人都出动再在道上扔上几条人命,然后在摇水的时候还极有可能有人中枪一头就栽倒在那水井旁。

    这个不用试验,因为这样的事已经发生过一回了。

    为了喝上水,他们所谓的和平建国军一共死了八个,那五个则是日本兵,外加搭上了三个打水用的木桶。

    拿望远镜的人再次叹了一口气,接着把望远镜往回挪,就在离炮楼五十米的地方那里同样有一棵被晒得蔫头耷脑的树,树下同样有一个只有石板却没有了辘轳的水井。

    那辘轳是怎么没的呢,准确的说它也不算没,它还是和井在一起的,只不过它已经掉到水井里去了。

    它是怎么掉下去的呢?

    那是上个月的一天一群土八路冲着炮楼的那一头就开了枪,于是炮楼的人自然都跑到那一侧还击去了。

    他们却不知道,那群土八打那几枪只是个幌子,然后那枪声便是鞭炮放到铁桶里凑数了。

    待到主事的日军军曹感觉出不对劲停止了射击再转回到炮楼这一侧的时候,他们就发现那井上的辘轳已经不见了。

    然后第二天他们在头顶上机枪掩护下去那口井打水时才发现那个辘轳,当然通俗的叫法也可以称之水井的摇把子已经在水里了。

    既然摇不成水,那么他们就又拿了绳子把桶系上再扔到井里往上拎水吧。

    只是他们把水拎上来之后却是闻到了一股腥臭味,于是他们再仔细看时才发现那个摇把子下被拴了一只死猪羔子!

    这水还怎么喝?让喝也没有人敢喝了!

    八路军也好,老百姓也罢,那穷得都是叮当响的主儿,如果那猪羔子是好的能吃的他们才不会舍得扔了呢,不用问那猪是瘟死的!

    于是,他们只能去远处需要用望远镜才能看到的那口水井那里去打水,结果就被人家打了伏击。

    去的时候还真没事儿,可是打水的时候就被人家用冷枪打了,死了三个。

    于是他们也只能连同伴的尸体都不要了,挑着水桶就往回跑。

    半路上那水桶又挨了好几枪,于是那水便洒了一路,在路过一片树林时,便又踩上了人家刚埋的地雷,又扔路上十个。

    自打这以后,他们就开始了节约用水的生活。

    现在炮楼里的他们无论如何也是不敢出去打水了,也只能等县城里的大队人马下乡的时候给他们送了。

    可是,县城里的大队人马出来虽然说土八路不会打他们伏击,但是冷枪那是免不了的。

    再说,那县城周围的据点怎么也有十个八个的吧,这今天给这个据点送水死两个人,明天给那个据点送再死两个人。

    长此以往,县城里的大队人马出来的时候也少了,送水的原则已是改成渴不死他们就行了。

    说面对这种情况,为什么大队人马不下去再次扫荡清剿?

    对不起,风水轮流转,此时已不是大日本皇军兵强马壮的彼时了啊!

    那些日本兵自然不会告诉他们大队皇军去哪里了又去做什么了,但是,整个农村地区的大日本皇军已是成大队成联队的减少。

    想下去扫荡,一个大队一千来人的大日本皇军敢下去吗?

    不敢!你真拿八路军是泥人捏出来的吗?

    电话线被掐了,水也被掐了,虽然说在据点里那不叫过日子,可是总得吃喝拉撒吧!

    “侯桑,侯桑!”这时候一个生硬的声音在下面喊了起来。

    “噗嗤”一声,一名拿着步枪的伪军士兵笑出声来。

    “王二狗你再笑信不信我大耳刮子抽你?”那个拿望远镜的人怒道。

    “廿你奶奶个腿的,天天侯桑侯桑的,不知道以为你特么的一天嚎丧呢!”拿着望远镜的人低声骂了一句,却也只能收起望远镜来答应了一声向下一层炮楼走去。

    (注:嚎丧,农村风俗,指老人去世后子女必须得在坟前号淘大哭,以示与老人感情很深,故名嚎丧)

    这名被称作王二狗的伪军士兵一听日本人又把侯桑说成嚎丧了却也只能拼命忍住笑,憋得就是一个辛苦!

    王二狗问过翻译官,为什么日本人总管咱们叫这个桑那个桑的。

    翻译解释说,那是日本人懂礼貌,那个“桑”在日本话里是先生的意思,相当于对人的尊称。

    当时听了翻译的话,王二驴产生了两个感想。

    感想之一,日本人懂礼貌吗?那股牲口劲不上来的时候倒是还可以,可是那牲口劲一上来连老太太的裤衩子都扒的牲口玩应也叫懂礼貌?懂你马了个壁的礼貌!在家也是那样对他日本奶奶日本娘的?!

    感想之二,自己的队长为什么非得姓侯,要是姓郝该多好!

    这日本人说中国话本来就吐字不清,一叫侯桑听起来就象在叫嚎丧,要是队长就姓郝,那就是地地道道的嚎(郝)丧了啊!

    王二狗正思想活动着呢,却是听到队长在炮楼的下层已是扯脖子喊了起来:“都把家伙收拾一下,撤退了,据点不要了!”

《抗日小山传奇》最新章节《 第一五五0章 被围困的炮楼》网址:http://www.114ttg.com/txt/92/92402/5085375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