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五五六章 以色为饵-抗日小山-
抗日小山

第一五五六章 以色为饵

    窦继先很上火。

    之所以上火,那自然是因为前天他摸了那个小女子几把被人大庭广众之下抓现行了,然后就又被那个不知道在哪个地方冒出来的老太太骂了个狗血喷头。

    没错,窦继先就是那个揩了柳玉的油最后自己弄了一脸血的伪军士兵。

    他在国军里混过在伪军里也混过,由于是出了名的兵痞兵油子外加吃喝嫖赌皆好,现在已经没有人记住他的大名了。

    他现在被伪军的同伴们称之为“斗鸡眼”。

    他前天被那个老太太骂了的事已经传遍了军营,伪军里自有不怕他的,便有那好事之人站在他的对面学着那个跳着脚骂他的小脚老太太指着他的鼻子骂:“斗鸡眼,我——”

    因为这事,窦继先很没面子。

    转眼又到了黄昏时分,今天他休班不想在军营中再受那些同伴的嘲笑,于是便一个人走出来想到小菜馆喝喝酒解闷。

    只是正当他低头暗骂着前天那不知道在哪里跑出来的死老太太的时候,他却是听到了“哎呀”一声。

    他一抬头,就看到离自己二十多米的地方有一个年轻女子正发楞的看着自己,而脚下却是掉了一个柳条篮,篮子里面的几个鸡蛋也摔烂了。

    这时那女子才注意到窦继先已经看到自己了,吓得扭头就跑,连那篮子和鸡蛋都不要了!

    我艹!

    窦继先的眼睛亮了,那女子正是前天他摸了人家被抓现行的那个。

    小娘们,这回我可逮到你了,我看你这回往哪跑,窦继先抬腿就追!

    这回窦继先在后面可是看清楚那女子跑时的体态了,很正点嘛!

    一看那女子的那身打扮就是从乡下来的,这回是说啥也不能不放过她!

    下了决心的窦继先气喘吁吁的就在后面追。

    那女子跑得还挺快,窦继先一时半会还追不上。

    于是,两个人穿大街过小巷,很快便钻到平民区里。

    这一片儿窦继先虽然没进过来过,但是他可知道这地方有很多死胡同。

    于是,那女子在前,窦继先在后,两个人东拐西拐的便跑到一个胡同里。

    窦继先一看那胡同乐了,前面果然是堵死的,我看你这回还往哪跑?!

    老子就是不能收拾到你,那也能讹点钱花啊!

    果然那女子一拐弯就钻进了一家院子,紧跟在后面的窦继先就听那女子在院里喊:“哥,那天欺负我的那个流氓追咱家来了!”

    窦继先不由脚就一顿,不对啊,人家有帮手啊,自己可是老哥一个没带枪!

    他正寻思着呢,就见院门里冲出来一个男的来,那男人长得倒也不魁梧,但问题是他身上扎了个油了麻花乌黑锃亮的皮围裙,手里还拎了一根圆铁条。

    那圆铁条窦继先自然是认得的,那个东西是杀猪开口后把铁条塞进去当挺杆儿吹猪用的!

    (注:这样便于给猪退毛,所谓的吹牛就是这样来的,猪是可以吹的,牛却哪个屠夫也吹不起来的)

    敢情那女子的哥哥是个杀猪的。

    窦继先论战斗力玩命那是不行的,但论打架那可是油子。

    他一看人家女子的哥哥是杀猪的是转身就跑!

    他可知道杀猪的这帮人由于总杀生的缘故,可不能和人家单打独斗,那些人杀猪杀习惯了,杀人那也是绝对敢下手的!

    “小王八羔子,敢欺负我妹妹!”窦继先就听那个杀猪的在后面骂着追他的脚步声那是扑腾扑腾的。

    “你敢打老子,老子是和平建国军的!”窦继先边逃边恐吓。

    “不就是一帮忘了祖宗的家伙吗?老子今天把你吹了!”窦继先就听后面的那个男人在骂,然后就又听“嘿”的一声他就觉得屁股一痛。

    原来,那个杀猪的把手中的挺杆儿扔出来了,正打在他的屁股上。

    “艹你马,你敢打老子,你特么的给我等着!”窦继先哪顾得屁股上痛撒丫子跑得更快了。

    而这个时候他就听到后面那个女子喊:“哥,你别追了,他们是当兵的,别给我姨惹祸!”

    咦?跑在前面面的窦继先可是听到这句话了。

    他也顾不上屁股痛了跑得更快了,你不是怕惹祸吗?老子这回就让你祸事上门,这小娘们我要定了!

    二十分钟后,十六七名荷枪实弹的伪军便出现在了窦继先刚刚逃出来的胡同里。

    而窦继先则正在用枪托“咣咣”的砸那家的院门,嘴里高喊着:“开门开门,抓八路,艹你马的,敢骂老子是汉奸?!”

    “咣当”一声,院门终究是被砸开了,伪军们蜂拥而入。

    一个普通人家的小院能有多大,院里进去了十多人便塞满了,后面还有四个没法进去的。

    那四个没进去伪军士兵,就听胡同里别的人家院门一响,各家便有人出来了。

    那出来的人有男有女便往出事的这家院门口挤。

    “干什么?干什么?皇军公务!”有伪军士兵吆喝了起来。

    他还在那奇怪呢,怎么这个胡同里的老百姓胆子这么大呢?

    他们执行公务的时候,这样的场面自然不是一回两回了,那老百姓都生怕惹祸上身,顶多是扒开门缝往外瞅瞅却哪有往前凑合的啊!

    可是那名伪军士兵也只吆喝了一声就没动静了,他已经把嘴闭上了,非但他把嘴闭上了,就是门外那三名伪军也傻了。

    因为已是有各自掰开了枪机的盒子炮把他们给顶上了,而他们手中的步枪已是直接就被人家下了。

    拿枪的人有男有女,可那盒子炮却是真的,那个东西要起人命来可是不分男女的!

    此时院里正拿枪托要再砸房门的窦继先却见那房门已是开了,然后自己要追的那名年轻女子就出来了,可跟在她后面又同时出来几名背着手的女子。

    那女子竟然是一个比一个漂亮,一时之间院子里的伪军都觉得眼前的这些女子比那夕阳都亮了起来,真是闪瞎了他们的狗眼!

    这些伪军正发愣之际,就听后面乎啦啦竟然又挤进来一批人来,而那些人手中的盒子炮已是指向了他们。

    院内狭小,本来伪军们进来时枪是端着的,可那些人一挤那步枪也只能朝天了。

    他们这些人也只是窦继先的狐朋狗友来打助拳的罢了,并不是那伪军的团长下令的行动。

    窦继先捂着屁股跑回军营,说自己挨揍了,人家是杀猪的有杀猪刀,那他这些狐朋友狗友出来能不带枪吗?

    只是,带枪归带枪,他们也只是拿那枪吓唬老百姓罢了,别看有几个是端着枪的,但那枪栓压根就没拉。

    可是此时,对方的盒子炮和撸子的保险可都是打开的,那乌黑的枪口一指,所有伪军都麻了。

    现在他们要再看不出来人家是干什么的那还能是兵痞吗?

    “敢动就打死!”站在门口中间的一个面容美丽的女子冷冷说道,手中也拿着一把撸子。

《抗日小山传奇》最新章节《 第一五五六章 以色为饵》网址:http://www.114ttg.com/txt/92/92402/5087901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