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五六五章 营救行动(二)-抗日小山-
抗日小山

第一五六五章 营救行动(二)

    衡阳城里废墟依旧,日军也只是把他们运输交通的主要街道收拾了一下,至于其他地区依旧是残垣断壁瓦砾成堆。

    把方觉先这些第10军的高级将领一齐带出来那是军统刘文成的事,而从衡阳城里撤到城外的道路却是由霍小山选择的。

    领路的活自然是归霍小山的,他在这衡阳城里呆了两个来月自然不是白呆,早就选择好了撤退路线,以避开日军的岗哨。

    主道自然不能行走,在小巷之中穿行那难免就有踩到那碎砖烂瓦的时候。

    但是,根据霍小山的测算,如果不出意外,带着这些人出衡阳城在一个小时的时间里还是完全够用的。

    有光亮那都是日军远处屯兵的地方,而他们所穿行的区域自然是一片黑暗。

    每个人都有在居民区穿行的经历,如果那居民区都是楼房在黑夜之中辩别起来还好一些,可如果全是黑黢黢的平房就是白天熟识路径的人也有可能迷失于其中。

    一样的被炸掉了房盖的平房,一样的断墙,一样的瓦砾堆,黑夜里完全相似的事物让你根本无法选择出哪个与众不同作为辨别位置的参照物。

    可霍小山却明显不会在这里迷失,他就象一个从小在衡阳城里长大的人一般在前面当着向导。

    黑夜之中所有人都瞪大了眼睛却也看不出哪里好走哪里不好走,可是霍小山却在前面能够下达不同的指令。

    到哪里应当以较快的速度通过,到哪里应当把脚步慢下来小心脚上的砖头他说的丝毫无误,甚至在走了十来分钟后他还停了下来自己亲自等在那里告诉后面的人绕行,因为他的身后就是一个大坑。

    而在行进的过程中,每过一个街区就会有人加入到他们的撤退的行列中。

    那是霍小山为了防止出现意外,先把自己带进城的那十来个人分别放在了撤退的途中当作警戒哨的。

    他们这一行人上至第10军军长方觉先下至刘文成带的几个军统特工在行进途中对霍小山都暗暗称奇,就这份夜行的本事他们就真的比不了。

    因为他们每个人在行走过程中多多少少都会踏到或者踢到砖头石子上,而唯有前面的霍小山竟然没有发出一丝声音。

    难道霍小山当真就是魔鬼吗,当真就是飘荡在衡阳城日军头上的鬼魅吗?

    又往前走了几百米后,霍小山忽然让队伍停了下来全都趴伏在了黑暗之中。

    而这时后面的人就听到前方有轻微而急促的脚步声起,他们知道那是霍小山安排在这里的接应哨又来会合了。

    而这个时候霍小山却是往后轻声传了一个命令,特务连所有人上前,其余人原地卧倒。

    第10军的人和军统的人都感觉到了诧异,就算前方是主道是日军的主要交通线,远处虽然有日军的探照灯在晃动但也根本照不到他们现在所处的位置,就他们这二十来个人通过那岂不是分分钟的事情。

    然而就在这时他们听到了左前方传来了日军特有的大头鞋走路的声音。

    听声那杂乱的声音日军人数倒不是很多,但他们竟然没有采用任何照明设备。

    很显然,霍小山预留的接应哨起作用了,那接应哨发现有日军巡逻过来并且没有任何照明赶紧就过来通知了。

    一时之间,所有人对霍小山的欣赏或者钦佩又多了一分。

    日军巡逻的脚步声越来越近,卧倒在后面的那些人倒也不是很紧。

    毕竟军统特工的心理素质那不是一般的好,否则他们也当不了特工,至于方觉先和他的军官们都是久经阵仗的人物,若说他们看着一队小小的日军巡逻哨就紧张,那又如何指挥千军万马?

    很快,这队日军的巡逻哨已是直到了他们的正前方眼看就要经过他们这里了。

    然而这个时候意外突然发生了!

    就在方觉先他们这些被营救对象的左侧不到二十米的地方突然就发出了“吧嗒”一声响!

    那声响在白天的时候根本就算不了什么,这就象白天在行人熙熙攘攘的大街上谁又会注意到有人咳嗽了一声呢?

    但现在可是寂静无声的黑夜,那日军巡逻的脚步声在人心理上那都不亚于日军装甲车驶过时的震撼,此时这一声“吧嗒”意味着什么还用问吗?

    一声日军喝问响起,随即卧倒在后面的第10军的人和那几个军统特工就前看到前出现了一道光柱向刚才发出声响的地方照了过去,日军竟然把手电筒打着了!

    会被发现吗?每个人都是心头大震。

    然而,更让这些非直属团精锐以外的人震惊的事情就在那手电筒被按亮的刹那发生了!

    那声日军的喝问声未落,他们所有人就听到前方传来了一片短促的几乎合为一声的“嗖嗖”的利忍破空的声音,然后那些日军竟然发出一片闷哼声齐齐的倒了下去!

    巡逻的日军,一个分队十一人,就这样倒了下去,甚至连喊声都没有发出一声就更别提开枪示警了!

    这些非直属团人员还没有反应过来,他们就在那手电筒落在地上并未消失的照亮之中看到自己身前十好几条人影已是如同豹子一般蹿了出去。

    跑在最前面的那个人看背影赫然是霍小山!

    他们就见霍小山明显比后面的人快了几步,已是在夜色的朦胧之中一个鱼跃就扑到了马路中间。

    于是,手电筒灭了。

    然后,他们这些人就又听到了黑暗之中有某种声音传来,作为军人与特工他们太熟悉那种声音了,那是匕首入肉或者日军颈骨被折断的声音。

    而这时方觉先他们这些非直属团的人才想明白刚才发生了什么。

    就在日军发现异常的刹那,霍小山带着自己的人竟然用冷兵器比如弓弩将那十一名日军全部射杀了!

    方觉先那可是一个军的军长了,在国军的军长一般都是中将军衔,手下官兵都是一万多人的。

    但是,方觉先自问就是自己第10军一万多人就是包括那些已经阵亡的军中高手也绝挑不出霍小山这样一批人来。

    那得是多快的反应速度?!

    很明显巡逻的日军并不是没有手电筒,或者是他们手电筒电不足或者其他什么原因就没有按亮,但肯定是在手中攥着的。

    左面“吧嗒”一声响,日军的手电筒就亮了。

    人的第一反应肯定是哪里有响声就看向哪里,可是如果人扭过头再看向日军再打开弓弩那时间可就不赶趟了!

    可是霍小山他们不光反应奇快的杀死了那些日军然后还没忘上去补刀,这已经不是训练有素的问题,这是拿死亡当训练在多少次生生死死的打拼之中形成的战斗本能啊!

    真是这样吗?

    方觉先忽然觉得哪里不对了!

    自己好象漏掉了什么关键的地方啊!

    霍小山他们反应快那是不假,可是他们真能快到这个速度吗?

    方觉先脑瓜急转,于是他便发现自己刚才的看法错了,漏掉了一个最关键的地方!

《抗日小山传奇》最新章节《 第一五六五章 营救行动(二)》网址:http://www.114ttg.com/txt/92/92402/5090045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