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五八四章 带来惊天消息的纸飞机-抗日小山-
抗日小山

第一五八四章 带来惊天消息的纸飞机

    霍小山他们和魏建兴吃饭是在中午,可是到了晚上天还没有黑的时候,刘文成又找上门来了,理由嘛,只有一个,请霍小山喝酒以报答救命之恩!

    这个不去是不可以的,霍小山自然得去。

    喝酒者还是五人,特务连四个,军统只有刘文成一人。

    这种情况与中午相仿,方觉先都被软禁了,魏建兴自然身份敏感。

    而军统特工那也是见不得光的,刘文成自然不会呼朋唤友前来。

    不过,此时从前线回到了后方,刘文成自然也很高兴,席间对霍小山频频劝酒,霍小山左推右阻却是终究喝了半斤白酒刘文成才放过了他。

    席间刘文成在酒至半酣之际便玩笑一般说了一句话叫“原来我只是听过霍团长之名,到了四川我才知道霍团长有如此鼎鼎大名啊!”

    霍小山以一惯的平静饶有意味的看了会儿刘文成才笑道“不知道刘站长指的是日军还是国军?”

    霍小山的话反而让刘文成一楞,随后刘文成却是向四周看了看这才伸手蘸着酒水在桌上写了个“三”字。

    霍小山这回被弄愣了一下,随即笑了,伸手替刘文成抹去了桌上的水渍,说道:“喝酒,我只打鬼子!”

    当时在场的沈冲、小石锁、姚文利在一旁只有看的份儿自然不会掺言,但他们却也明白头儿和那个军统头子在打什么哑谜。

    霍小山反问刘文成“自己是在日军还是在国军中出名”。

    刘文成的回答是“你在三军之中很出名。”

    联系到前面的那两个日军和国军便不难想象得到刘文成所说的第“三”军实际上是指“共军”。

    霍小山打鬼子如此厉害,他家的丫丫在八路军中也应当是大名鼎鼎的人物,如此一来,霍小山可不就是在“日、国、共”三军之中都同样出名吗?

    双方喝完了酒自然是各回寓所,霍小山他们四个带着微微的酒意在重庆的石板路上走过便回了他们所住的旅店,对后面依旧盯梢之人仿佛浑然不觉一般。

    直到进了寓所关上了房门后,沈冲才说,那刘文成什么意思,不是说咱们自投罗网了吧。

    霍小山笑了,你想那么多干嘛?把该做的事做了其余的交给老天爷就是,然后又说,睡觉,我半夜行动。

    沈冲愣愣的看着说睡就睡已是酣然入梦的霍小山,想了想也笑了。

    小石锁和姚文利便问,沈头你笑啥。

    沈冲笑道,论脑瓜子我比他(霍小山)笨多了,我操那心干嘛,他要是都想不明白我就更想不明白了,睡觉!

    说完他也倒头就睡了。

    于是弄得一头雾水的小石锁和姚文利互相看了会儿便不约而同也躺到回床铺上睡觉了。

    后半夜的时候,霍小山真的就爬了起来,推开门摄手摄脚的出去了。

    足足过了两个小时,霍小山才返回到了寓所中,上了自己的床接着倒头就睡。

    ……

    天亮了,曾敏之从床上坐了起来并没有马上下地而是看着窗帘后的晨光默默无语。

    曾敏之,《大公报》记者,这些天他正在探访一件事情,因为他听说第10军军长方觉先已是偷偷来重庆了。

    消息来源应当是可靠的,只是他找来找去却终究是无法找到,国军高层对此全是三缄其口。

    可是曾敏之是做什么的?他是记者,而且还是资深记者!

    本来他对方觉先回到重庆那也是有几分不信的,可是一看国军高层那直否定这条消息的态度他内心便已认定方觉先定然是已经回来了!

    想当初衡阳城丢掉的时候,国军高层可是大肆宣扬第10军与日军玉石同焚方觉先军长以身殉国的!

    可是随即就又从前方传来了日军说方觉先已是投降了日军,据说日军报纸上还有方觉先穿着日军军装的相片。

    后来便有人猜方觉先是投降日军了,但也有人猜那是日军污陷方军长那照片上的人是假的。

    一时之间两种不同的说法搞得是大家莫衷一是,人心慌慌,而国军高层则是一口咬定了方觉先已经殉国了。

    那么,假如现在方觉先回来了,这打的可是国军高层当然也可以说是某人的脸了,那国军高层自然是不会承认的了。

    曾敏之也能想到,先有郝令奇被错杀了,后有余万程突围而出被判入狱了,再有这方军长都说殉国了却又回来了,那他的处境可是不妙啊!

    所以,自己必须要找到方觉先将军,他可是创造了国军坚守一座城市时间最长且与日军作战以少胜多的纪录啊!

    曾敏之可不管最后方觉先最后是否由于什么原因投降了日军,再说了那就是真投降了又能如何,你蒋委员长还提倡曲线救国呢,人家现在不是回来了吗?

    这么大一个国家民族的大英雄回来了,你到处藏着掖着不让民众知道,那是绝对不可以的!

    曾敏之在床上想了半天这件事情,想了一会儿见没有什么头绪,便从床上下来,他要拉窗帘洗漱了,新的一天开始了。

    只是他刚拉开窗帘的时候却是发现自己的窗户竟然被推开了一道缝儿。

    不对啊,他记得自己的窗户是在里面用插棍插死的!

    现在可是快12月份了,纵是四川属于亚热带气侯,但那12月份谁家也不可能开窗户过日子了。

    这怎么窗户就开了呢,怪不得昨夜自己盖着被子觉得比往日都冷呢。

    这时他一低头才发现自己窗户的插棍竟然已经断了!

    他这个插棍可是小细铁筋做的,那断口那么齐是是怎么回事?自己昨晚上招贼了吗?

    这个念头一起先是吓了曾敏之一跳,随即却又安下心来,自己只是一个记者罢了,又没有什么钱,哪个贼会来偷自己?

    再说,不对啊!自己可是住在三楼的,那贼是怎么上的三楼窗户又把插棍从外面切断的呢?

    一系列的疑问之下曾敏之要开始检视自己的房间了,只是他才一低头就发现自己的窗帘下面竟然有个纸飞机!

    这是什么玩应?国家正是多事之秋民族正是危亡之时,自己一个忧国忧民的大记者可不是那童心未泯之人哪!

    曾敏之是资深记者,以他的阅历便觉得自己好象已经明白什么了。

    那个贼半夜把窗户弄了个缝把这个纸飞机放到窗台上了,而或许是半夜有风把纸飞机就给吹地上了,当然也可能是自己拉窗帘时不小心把这个纸飞机给碰到了地上。

    于是,他俯身伸手便将那个纸飞机捡了起来,然后他便看到了那飞机翅膀上竟然还有字。

    由于纸是叠着的,他自然看不到被叠在里面那部份的字,但是光看着翅膀上的两个字,他就觉得自己的心跳突然加速了。

    因为那两个字是“方觉”!

    曾敏之急不可耐的拆开了那纸飞机让它又回复成了一张纸,而当他看清了那张纸上的字时,心跳已是“砰,砰,砰”了!

    因为那纸上写的是“方觉先在陈城陈公馆”!

    :

《抗日小山传奇》最新章节《 第一五八四章 带来惊天消息的纸飞机》网址:http://www.114ttg.com/txt/92/92402/5100793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