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五八六章 不忠心的大狼狗-抗日小山-
抗日小山

第一五八六章 不忠心的大狼狗

    整件事的“始作俑者”霍小山这些天来依旧带着自己的那三个人上街游逛,甚至他们还换了便装。

    街上那欢迎方军长归来的热烈气氛对他们并没有丝毫影响,他们便如同游客一般,每日里吃着各种火锅看着皮肤白晰的川妹子说着那满嘴好听的川话。

    但只有在他们回到旅馆的时候,沈冲姚文利小石锁才会问霍小山,头儿,咱们啥时候回去啊?

    霍小山诧异的反问,咱们这样不是很好吗?

    小石锁便回答,一点也不好,不是自己的家。

    霍小山便问,你的家在哪?

    一时之间小石锁被霍小山问住了。

    是啊,家在哪?

    自己在两淮的家早就已经消失在战火之中了,爹没了娘也没了,大哥二哥打鬼子也打没了。

    沈冲想了想替小石锁回答道,家在战场,家是兄弟!

    沈冲的回答不由得让那三个人都竖起了大拇指。

    最后,霍小山便说,等着吧,没看尾巴天天都在咱们后面跟着呢吗?该找咱们的人总是会来的。

    于是,四个人又依旧是每天在大街上闲逛,不知不觉中竟然已经逛了一个多月了。

    好在霍小山出来的时候,郑由俭给了他足够用的钱,就是四个人住一年旅店逛一年街那钱也是够花的。

    这一天,四个人下午又逛了个够这才找地方吃饭。

    姚文利笑着对小石锁说道:“你看刚才的那个川妹子长得水灵不?”

    小石锁回忆了一下,点了点头。

    姚文利便道:“那你说我要把你的抗战功绩说出来,你现在咋也能当上个连长吧,我去给你说合一下,让她给你当媳妇怎么样?”

    小石锁不吭声,霍小山和沈冲也是好笑便都等着小石锁的答案。

    过了一会儿,小石锁才说道:“那姚哥你去问问她家姐几个?”

    姚文利奇道:“你问这个干嘛?”

    小石锁便很认真的回答:“我三哥四哥还没媳妇呢,我不能比他们两个娶媳妇更早,要是她们是姐三个正好嫁给我们哥三个!”

    小石锁的答话换来了霍小山他们三个的哈哈大笑。

    “那人家要是没有姐妹呢?”姚文利笑问。

    “你去跟她父母说让他们再生俩,咱们小石锁还小,等得起!”沈冲插嘴道。

    于是,所有人又都大笑了起来。

    眼见前面有一家面馆,说闹够了的四个人正在向那里走去,却听“吱扭”一声一辆黑色的高级轿车在他们四个人身边停了下来。

    在四人惊奇的目光中,刘文成从驾驶室里把头探了出来冲霍小山招了招手。

    见是刘文成,沈冲他们三个心中便是一动,而霍小山脸色不变走向了刘文成。

    刘文成则是很简单的说了一句“上车”,霍小山后开后门便钻了进去,然后轿车开动,在路边留下了心里有所希冀又对霍小山有所担心的三个人。

    轿车在山城重庆那高高低低的山路上行驶,刘文成通过车内的倒车镜扫了一眼霍小山,见坐在后面的霍小山平静如初,心中不由得对霍小山真的是佩服之至。

    只是刘文成要拉霍小山去哪里他并没有说,而霍小山也没有问。

    车行了十来分钟后,刘文成把轿车驶进了一条小巷这才把车速降了下来。

    这时,他才说了一句话:“好话我已替你说尽,剩下的就看你自己的造化了。”

    霍小山冲着倒车镜里友善的笑了笑依旧无语。

    很快,轿车驶到了一座院落前,有站在门口的穿着中山装的人打开了院门,那轿车便驶进了院子停了下来。

    “下车吧!”刘文成说道。

    于是,霍小山下车便站在院中。

    并没有人来找霍小山让他做啥,霍小山也只能这样一直站着。

    院子里有一座三层楼,只是大多数楼房都是坐北朝南的,这座楼房也不例外。

    现在已经是冬天了,冬天的太阳西去的早,于是霍小山便明白自己就是瞪大眼睛去看那楼房玻璃也肯定看不出里面有什么来的。

    更何况作为一名绝对老兵的霍小山何须细看,他也只是拿眼睛一扫便明白了这里的地形,于是他就老老实实的站在那里。

    直到站了半小时后,那楼房的门一开却是从里面蹿出一条“汪汪”狂吠着的大狼狗来!

    那大狼狗喂养得极是膘壮,毛孔闪着油亮亮的光,张开血盆大口冲着霍小山便扑了上来。

    霍小山动都没动只是拿眼睛看着那大狼狗,于是就在那大狼狗在扑在他身上的刹那,那原本是是嘶咬霍小山的血盆大口竟然变成了亲昵的一舔!

    狗见人就扑只有两种情况,一种自然是比如自家院子里进了小偷,一种那便是见到了久别重逢的主人。

    而这条大狼狗在这三十多米的奔跑之中却是把上述两方面都体现得淋漓尽致。

    那扑上来时的嗜血的凶残与双爪搭在霍小山胸前时瞬间所产生的神反转端的是让在轿车内一直看动静的刘文成目瞪口呆!

    而这时那大狼狗已是“哈哈”的吐着猩红的舌头依旧是往霍小山身上亲昵的贴着,直到霍小山实在是受不了他那张嘴里的腥气才说了声“下去”那狗才收了前爪落在了地上。

    可是随即就在霍小山伸手抚摸它的脑门之际,那大狼狗就又撒娇一般的在地上打起滚来。

    刘文成虽然说是军统湖南站的站长却也知道*老板有一条极其钟爱的大狼狗,并且听说有一回抓到了一名76号的特务,那特务说啥也不招,却是让*老板放这条大狼狗给给生生咬死了!

    (注:76号,汪伪特务机关的代名词)

    他也不知道霍小山来了,*老板竟然将这条大狼狗给放了出来,看到那大狼狗扑出来的那一刻他的心真的是替霍小山揪起来了。

    刘文成见过霍小山的本事自然是相信霍小山完全可以把这条大狼狗拎尾巴抡起来摔死!

    可是,若是霍小山真把这条*老板最喜欢的大狼狗给摔死了,只怕他也活不成了。

    可是他却真的没有想到那看着如此威武凶残的大狼狗在扑到霍小山身上的刹那怎么就变成了一条哈巴狗?!

    这太出乎刘文成的意料了!

    但是,霍小山可不会,霍小山记性一向好,他怎么可能不认识这条大狼狗呢?

    这条大狼狗可是他送给老虎仔将军不要,老虎仔将军又转手送给了*老板的。

    人说打狗还得看主人,现在他都看到狗了自然也就等于看到这狗后面的主人了。

    所以他又怎么可能把这条自己救下来的大狼狗摔死呢?而那条大狼在扑上来刹那却也认出了霍小山自然是不会来咬霍小山的。

    其实就是霍小山原来没救过这条大狼狗,就算它是头吃人的豺狼那又能如何?

    说老虎不敢咬自己那是吹牛,可是自打从那天坑绝地出来之后,霍小山还真的没有见过会咬自己的狗呢!

    一人一狗在一起很开心的玩了足足有二十分钟,那大狼狗才趴在了霍小山脚边却依旧是摇着那毛蓬蓬的大尾巴。

    而这时,从楼里又跑出来了一个穿中山装的年轻特工对霍小山说道:“以后要听话,你可以走了!”

    霍小山一愣随即便明白了这名特工也只是代人传话罢了。

    于是他站在了原地“啪”的向那楼房敬了个军礼,转身上车。

    此时在那楼房的一个房间的窗户边有一个人透着玻璃看着那正驶出院子的轿车,脸上却是带着一丝自嘲一丝欣赏一丝无奈叹了口气道:“看来老天爷也保佑你呢,那就让你先活着吧!“

    而这时他看到了那条跟着轿车跑到门口见轿车驶走了才想起返身往回跑的大狼狗,于是他的嘴角抽搐了一下说道:“我不想再看到这条不忠心的狗了!”

    “是,老板。”站在他身后一名特工恭敬的应道。

    :

《抗日小山传奇》最新章节《 第一五八六章 不忠心的大狼狗》网址:http://www.114ttg.com/txt/92/92402/5104423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