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五九八章 奇葩的口令(上)-抗日小山-
抗日小山

第一五九八章 奇葩的口令(上)

    夜黑下来了,梁克用在树林中和小兵嘎子在一起,小兵嘎子那是霍小山给他找的贴身护卫,尽管霍小山没有明说。

    梁克用所在的山头自然不是最靠近日军的那座,在霍小山的作战方案里依然是依次阻击,所以梁克用所在山头应当算是二线山头吧。

    梁克用没有想到霍小山他们真敢去夜摸敌营,但是他也承认自己小看了直属团,看来直属团打出来这么大的名声绝非浪得虚名。

    天黑前他惊讶的看到霍小山带了十个人竟然全都换上了日军的军装扛上了日军的三八大盖。

    他同样看到直属团每个人无论军官还是士兵都有一种老兵的平静却还有那么一丝见猎心喜。

    他还看到就在自己的身边,直属团竟然架起来四门迫击炮指向了远方的那他并不能看到的日军军营。

    那个被别人称作胖子的岁数大的人亲自跑到了前面去测的与日军军营的距离与高程,回来后就把射击诸元调好然后就不动了。

    在霍小山把作战方案布置下来后,他还看到军官们并没有下过多的命令,然后士兵就按部就班了,显然他们训练有素经常这么干。

    梁克用也是黄埔生,所以他才能在74军中做上参谋,他从戎也有十来年了,虽然一直是做参谋。

    他承认自己对直属团看走了眼,但他更知道成败论英雄,所以他现在所能做的就是等待,等待今晚霍小山直属团的战果,尽管这种战果是无论吃亏还是占便宜都要躲开日军。

    占了便宜就走那叫主动撤离,要是占不到便宜那就叫落荒而逃!

    而此时霍小山哪管梁克用怎么想,这次“自找”的战斗与往常的战斗并没有什么不同。

    此时,他已是带人摸到了日军外围警戒哨附近了。

    他带着的除了沈冲他们十个也乔装成日军要与他一起摸进日军军营的人外,还带了二十多人,这二十多人是等他们从日军营地里出来后负责打掩护的。

    有一点让霍小山很高兴,那就是今夜有风。

    时下已是四月份虽然树木刚刚开始泛青并没有绿叶但在山风的吹动下还是会发出各种各样的声音来,这样他们摸哨就省了不少麻烦。

    天还亮的时候,在前面的沈冲和小石头就已经观察好了日军的警戒哨的位置。

    沈冲他们的运气很好,他们正赶上了日军宿营,远远的就用望远镜看着一个日军分队从日军大队里出来攀上了一座小山。

    而沈冲他们则恰恰就在与那小山相邻的山头上。

    只不过这座山更高一些,很明显日军警戒哨并不认为会有中国军队对他们这样的大部队发动攻击,所以他们并不想去爬这座更高的山。

    而实际上,日军的警戒哨的想法也是正确的,霍小山自然也没有想要用自己一个团去硬撼日军一个联队。

    他只是想摸进去,看看能不能弄到啥情报,然后顺便给日军添点堵。

    自己的直属团也是有时间没有到大队日军中摸营了,不知道日军现在对他们这支“魔鬼部队”防范严不严?用不用再搞到日军的口令呢?

    当霍小山想到这个问题的时候,他的脑海里灵光一现他忽然有了主意。

    于是,他对跟在自己身后的沈冲耳语了一句就一个人向前了。

    春末夏初,树上没有绿叶可不等于树下没有枯叶,当风吹来的时候便会有干枯的树叶被吹得骨碌碌的向前跑去。

    如果落叶有知,会感叹自己的生命的终点在哪里,或许它在哪里腐朽那么那里就是它最后的坟场。

    霍小山便借着这风吹树叶的掩护向前匍匐前进着,风动树叶动他便也动,风停他便也停。

    山下日军燃着的篝火在黑暗之中显得格外醒目,霍小山在天黑之前已经观察过了,日军点燃的火堆数量并不多。

    这大概是天干物燥的原因,日军也怕引起山火吧!

    想到这里的时候,霍小山的心忽然跳了一下,他的脑海中便突然跳出来了一个比刚才那灵光一现更疯狂的主意,自己给鬼子放把火咋样?!

    于是他竟然不再管自己现在是去摸哨那日军的哨兵离自己已经很近了,他竟然在黑夜之中闭上了眼睛。

    他在回忆,回忆自己白天所看到的日军营地的情形。

    日军的宿营地在一片山坳之间,哪里有干枯的蒿草,哪里有落叶松,哪里有日军的账篷。

    霍小山这回回忆的时间有点长,但好在他的记忆力就象他的感知一样从来都是无与伦比的。

    于是,当他睁开眼睛的时候他的脑海中便已经有了郑由俭打出去的烧夷弹应当落的地方。

    那是烧夷弹那并不是炮弹,对爆炸范围并不需要太精确,只要能把那可燃物点着就好。

    当霍小山再次确定自己判断分析无误后,就借着风力的掩护继续前行,等他停下来的时候,已是快到两名日军警哨中间了。

    他趴伏在了一棵树后又开始观察。

    日军哨兵的警戒位置距离日军的宿营地在一百五十多米的距离,远处日军那闪亮的篝火在日军警戒哨所带的钢盔上所造成的反光让霍小山这次摸哨来得最为容易。

    那个疯狂的放火的主意还要等,现在是他要实现那灵光一现的主意的时候了。

    于是,他从兜里摸出来了一个石子往自己右前方十多米处的一棵树抛去。

    “叭嗒”一声响毫无意外的产生了,然后霍小山就静静的伏在那里不动了。

    风吹枯叶那是“哗啦”,石子砸树那是“叭嗒”。

    日军的警戒哨的耳朵并不“跛”,所以这声“叭嗒”自然就被右前方的那名日军警戒哨听去了。

    于是,霍小山就听到了那名日军警戒哨踩着枯叶发出“沙沙”的声音向自己这个方向走来。

    霍小山静静的盯着这名日军哨兵就在自己十多米的身前走过,而他的身体就仿佛是一段毫无生机的枯木。

    而这时候霍小山便听到自己左侧的那名日军拉动枪栓的声音,然后便问道:“你到哪里去?”

    霍小山一愣,日军哨兵相互之间竟然没有问口令!

    我晕,自己这不是白设计了吗?

    而这时这名从右翼过来的日军哨兵也说话了:“我向西方去。”

    霍小山又愣了,自己才在他们两个日军哨兵的西边呢,他这不是往北去吗,怎么是往西?他转向了吗?

    可是旋即霍小山却是差点叫出来了,这伙日军太有才了,竟然起了这样的口令,差点把自己蒙了过去!

    因为日军那一问一答“你到哪里去,我向西方去!”那就是通行口令!

《抗日小山传奇》最新章节《 第一五九八章 奇葩的口令(上)》网址:http://www.114ttg.com/txt/92/92402/5110044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