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五九九章 奇葩的口令(一)-抗日小山-
抗日小山

第一五九九章 奇葩的口令(一)

    在那枯叶的“哗啦”声中,霍小山听到那两名日军士兵交谈了几句。

    交谈的内容无外乎这个对那个说你听到有“叭嗒”一声响没有那个说我没有听清啊又接着抱怨了几句这该死的风总是让他们这些哨兵提心吊胆之类的话。

    然后,两个哨兵分开,原本在霍小山右翼的那个家伙就原路返回了。

    只是他在原路返回过程中便发生问题了。

    当他经过一棵树旁的时候,他的咽喉直接撞到了黑暗之中一直等在那里的一只手。

    那只手的拇指与食指随即一用力他便已发不出一声示警更别提反抗了。

    甚至,他手中的步枪也没有掉到地上,因为霍小山的脚等在了下面。

    那枪直落到了霍小山的脚面上,黑暗之中霍小山的脚面在碰到那落下来的步枪时竟然在一触的瞬间还轻柔的往下让了一下,从而一点声音都没有发出。

    半分钟后,霍小山将那名日军已经死去的日军哨兵轻柔的放在了地上,没碰响一片枯叶。

    然后,他就向自己左侧那个日军哨兵摸了过去。

    已经取得了日军口令的霍小山这回已经是放松下来,他只需要杀掉这名日军哨兵就可以了。

    于是当他在距离那名日军哨兵只有十多米的时候,他确定他们两人中间没有树阻挡便掏出了弹弓摸出旋子,然后在一阵风地起时将那名日军一旋封喉!

    霍小山慢慢向那名倒在地上的日军走去。

    正当他考虑是否回去把沈冲他们叫过来的时候,他却又听到了前方三四十米处又传来了人类走在枯叶上的沙沙声。

    霍小山之所以想叫沈冲他们过来,那是因为这座小山上日军的警戒哨足足有一个分队11人呢,他现在只杀了两名,要是让他一个人杀那真得杀上一会儿的。

    可是,对面那走路的“沙沙”的脚步声已是越来越响。

    好吧,一客不烦二主,既然这名耳朵如此好使竟然能在风声中还听到人倒地的声音的日军哨兵自己凑过来了,那就解决掉吧。

    霍小山小心的贴在一棵树的树干上又扯开了弹弓……

    一直在后面的沈冲他们那些人真的都等的有些着急了。

    他们离日军的哨兵也并不是很远,但由于风是从西向东刮的,他们是处于日军的上风口。

    所以虽然说也听到了日军哨兵好象说什么话了,却终究没有听清楚。

    他们没有想到霍小山会去了这么长时间没有回来,他们已经在猜霍小山肯定是自己一个人要把整座山上的日军警戒哨都干掉了。

    至于说霍小山在摸哨时出了什么意外他们倒不会那么想,别说是霍小山了就是他们摸哨失败也不会把自己扔在那里顶多是让日军大喊一声或者开枪示警罢了。

    象沈冲他们这样经常在黑夜之中摸哨的老兵都已经养成习惯了,就是在黑暗之中不看表,他们也能估摸出大概的时间来,而绝不会出现那种由于过去紧张觉得时间过得很慢的错觉从而出现判断失误。

    一个半小时后,前方终于传来了约定好的暗号声。

    黑暗之中沈冲小石头他们不由得长吁出了一口气,这时他们发现自己这些老兵还是紧张了。

    虽然说他们坚信霍小山不会有事,但这回摸哨的时间实在是太长了,在他们的潜意识里还是替霍小山担心了!

    “全干掉了?”那沈冲摸到霍小山身边时轻声问道。

    “是。”霍小山说,随即他又下了个命令道:“刘栓娃你回去告诉胖子,把迫击炮弹换燃烧弹!”

    刘栓娃并没有穿日军军装,他是负责掩护那伙的。

    霍小山所说的话让所有人一愣,但随即他们便明白了霍小山的意图了,他竟然要放火烧日军,好主意!

    “好了,沈冲咱们走。”霍小山再次说道,率先转身而行。

    霍小山也没有想到自己摸掉11名日军哨兵会用上这么长时间,麻烦出在最后那名日军哨兵那里。

    他在摸过去之后,他搜索了一会竟然没有发现那名日军哨兵在哪里。

    他在那里等了二十多分钟,那名日军哨兵依然没有出现。

    最后他也只能扮作日军哨兵向前走去,直到走到黑暗之中的某处时才传来了那名日军哨兵的有点颤抖的问话“你到哪里去?”

    霍小山在答出了“我向西方去”去的时候,他甚至听到了就在自己几米远处传来了那名日军哨兵长吁一口气的声音然后竟然还说“吓死我了”。

    由此,霍小山推断这名日军哨兵竟然是一名新兵!

    看来,日军是真的不景气了,连哨兵都用上了新兵,当时霍小山想。

    但是,这并不妨碍最终他杀死了这名侵略者,因为这是战争,战争本就是疯狂的有时无可理喻的!

    霍小山他们沿山坡而下,日军的篝火已是又熄灭了几堆,却正好给他们提供了进入日军宿营地的机会。

    但霍小山并没有因此大意,在进入那处火光之间的黑暗之时,他再次仔细观察倾听把自己感官的功能发挥到了极致。

    在确定不会有日军注意到他们的时候,他才在黑暗之中站起身来带着沈冲他们以纵列的队形向前走去。

    进入宿营地的的时候并没有出现意外,没有日军发现有一支本应当担任警戒的分队返回了。

    可是就在他们在日军的宿营地里行走了几分钟奔着他们所观察到的那几处军用账篷方向行去的时候,迎面却是与两名日军撞上了。

    那是两名日军军官,虽有篝火的光亮但还不足可看清这两名日军军官的军衔,但是霍小山却注意到了有一名日军夹了一个皮包!

    “你们从哪里来?”对面日军忽然问道。

    此时包括霍小山在内这11名直属团精锐都是一惊!

    沈冲他们惊的是,这是问口令还是直接问他们话,他们搞不明白,下山之前霍小山并没有跟他们提起日军的口令是什么。

    而霍小山所惊的是,这日军怎么不按套路出牌?!

    刚才他得到的口令不是“你们从哪里来”而是“你们向哪里去”啊!

    现在麻烦了,刚才是向西方去,现在自己到底是该从西方来还是东方来呢?

    刚才自己向西方去,那么现在自己从西方回来了,这个说得通。

    可是,自己刚才是向西方去,那么自然是从东方来的,这个也说得通啊!

    这特么的就是一道二选一的选择题啊!一念天堂一念地狱莫过如此啊!

    可是此时哪由得他犹豫,于是他张嘴便答道:“我从东方来!”

    然而,令霍小山遗憾的的,他的回答错了!

    “敌袭——”两名日军军官随即就扯脖子喊了起来。

    尽管正有风从山上来刮得枯叶响,可是这两名日军军官的喊声显得还是那么的凄厉,就犹如曾几何时中国的陪都重庆见日军飞机来了所拉起来的那防空警报!

《抗日小山传奇》最新章节《 第一五九九章 奇葩的口令(一)》网址:http://www.114ttg.com/txt/92/92402/5110044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