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六0六章 原来你们在这里!-抗日小山-
抗日小山

第一六0六章 原来你们在这里!

    贺正勇的第二场伏击并没有打成,只因为山上观察哨看到前面的日军增兵了。

    于是山上观察哨的旗子一阵急摆后,山上贺正勇的那个营和下面郑由俭小石头的这支奇兵也赶紧撤退了。

    资水以东现在可得算是日军的地盘,要是把日军惹毛了派上大部队把他们一围把他们堵到资水边上那可就没地方退了,想过河你就算是水性再好那也是需要时间的。

    刘道江一边和小石头和郑由俭跑着一边又问小石头道:“兄弟你们到底是哪个部队的?”

    小石头没有郑由俭那么矫情,便直接说道:“九战区直属团的。”

    “难怪!我说怎么神兵天降呢!”刘道江恍然大悟的叹道。

    一听小石头说他们是直属团的,连刘道江手下的兵再看直属团的这些尖兵们那眼里都露出了热切与钦佩,一副原来如此的样子。

    不过刘道江却是又觉得奇怪的问道,“不是你们在衡山那面打游击战吗?”

    刘道江这么一问小石头都奇怪了:“兄弟你们73军的还知道我们团,连我们团在哪打游击都知道?”

    刘道江笑了,便对小石头说道:“你问问我手下的弟兄有不知道你们直属团的吗?你问问73军的作战部队有不知道你们直属团的吗?”

    “我们直属团的咋了?”跟在小石头后面的孟凡西也奇的问道。

    “说有一支部队最早是一支军需处的后勤连,却是自打淮河大捷后就打遍了几乎全部的大战役,从一个连又打成了一个团,咱不说有多大功劳消灭了多少小鬼子,就说人家都活下来了,你问问咱们全中国的国军这样的部队有吗?”刘道江说道。

    由于此时还在行军之中,所以他说了这么大段话难免会喘,但是他却依旧兴奋的把话说完了。

    “还有呢!”一听小石头他们就是直属团的,刘道江手下的士兵也来精神了,“我们还听说,说为什么你们没有参加所有的大的战役,那是因为那是在同一时间发生了两场战役,否则你们肯定会打遍全中国的战场!”

    小石头郑由俭和这十来名尖兵们互相看了看,这其中即有惊异,我们有如此出名吗?当然更多的还是骄傲与自豪,原来,我们真的是这么出名了啊!

    当霍小山他们从最早的一支名不见经传的后勤连刚取得些战绩的时候,听到的人最初听到时会觉得不服,不就是一个后勤连吗?

    战争是宏大的,在每场几十万人的战役中难免会出现某支部队或者某个士兵由于机缘巧合创造出来的某种传奇。

    比如,某个新兵因为把枪弄丢了,害怕长官惩罚,就一个人摸进了日军阵地,杀了日军十来人,自己还扛了六支三八大盖回来。

    比如,某个机枪射手选了一个极佳的地形,一个人用一挺机枪就干掉了几十名日军。

    这种很神的特例都是有的,只不过那是特例而不能普遍罢了。

    就是抛除正义与非正义之说,只从军事角度讲,抗战初期人家日军一个分队(一个班)撵得国军一个营鸡飞狗跳的跑,从日军方面讲那也是一个传奇。

    但是,当一支部队不停的创造这种传奇的时候,那就定有过人之处了。

    全面抗战已经打了八年了,有这样一支部队人越打越多,战力越来越强,那么创造出这么多传奇来必有过人之处!

    此时,国军官兵已经没有人再怀疑霍小山直属团了,虽然军方在正式场合从来不会提起霍小山直属团。

    但是,霍小山直属团已经成为了一种传奇,一种精神,甚至说是基层官兵心目中的一面旗帜!

    “你们都不知道啊!我们不光知道你们团的事,还知道你们很多人的事!”刘道江兴奋的说道。

    “还知道我们很多人的事?”刘道江这么一说,郑由俭这些直属团的尖兵就更奇怪了。

    “你们管团长霍长官不叫团长,叫头儿!你们有一个见小鬼子就嗷嗷往上冲的沈疯子,你们有一个没参军时就用红缨枪挑了一大串鬼子人头的小石头,你们还有咱们国军最优秀的冷枪手,机枪玩得最好的机枪手,你们和日军打白刃战就没有输过,尤其你们还有一个——”刘道江说道这突然把话顿住了,他却是不由自主的看了看郑由俭。

    “尤其你们还有一个什么?!”郑由俭着急了,这小子怎么这么不会来事呢?把那帮小瘪犊子夸了个遍,怎么就没提我老人家?怎么就没提炮神我老人家?!

    “尤其你们还有一个炮打得贼好可是就是为人特别能的瑟的山炮!”刘道江憋着心里的笑没好气的说道。

    既然已经知道对方是直属团了,那么刚才这个张嘴就把射击诸元报出来的人是谁那还用说吗?

    “鹅()——艹!”你说刘道江这句话可是把郑由俭气坏了!

    炮打得贼好那自然是夸自己呢,可是后面那个特别能的瑟是怎么回事?尤其后面的那个“山炮”更是对他极大的贬低啊!

    直属团都跟着霍小山混,自然知道东北话里说你“山炮”啊?那个“山炮”的意思可绝不是什么炮神,那个山炮的意思是等于同于“二百五”“二”的意思!那是骂人的!

    “我们那是炮神,怎么就成山炮了呢?”郑由俭为自己辩解道。

    他一听刘道江逐个表扬直属团的人那可就是盼着人家表扬自己呢。

    他都想好了,人家说直属团说有炮神,那自己就可以一拍胸脯说道“鹅()就是啊”可是人家非但没说“炮神”反而说是山炮。

    这样一来,他哪敢承认自己就是那门山炮啊!

    刘道江一看郑由俭那吃瘪的表情自然就更确认了郑由俭的身份,却是心道,你就再是英雄打鬼子再厉害那你也得有那品性让我敬佩,就你先前那两句“我们是抗日义勇军“是吧?哼,都是老兵,看我咋收拾你!

    于是他却是故作神秘的把脚步慢了下来,神神秘秘的对郑由俭说道:“我听说你们那个山炮是那个什么山东省主席***的表弟呢,其实吧,你们那门山炮也挺厉害的,不过他做了多些那也是替那个***赎罪吧,你说呢?”

    我艹,原来都是***给我闹的!

    这下把郑由俭气的!于是,他张嘴就骂道:“***我日你先人板——”随即他却又把嘴闭上了。

    自己和***是一个先人哪!

《抗日小山传奇》最新章节《 第一六0六章 原来你们在这里!》网址:http://www.114ttg.com/txt/92/92402/5119581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