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六一一章 该轮到咱们的小炮了-抗日小山-
抗日小山

第一六一一章 该轮到咱们的小炮了

    无论是直属团的还是73军的,所有的中国官兵看着前方炮击的场面都眉开眼笑大声叫好,千言万语汇成一句话:小鬼子们,你们也有今天?!

    江水中水浪涛天,资水虽然很急但也只属于长江水系的一个支流,资水又多险滩,大船根本就不可能从下游划过来,日军过江所用的都是小船与木筏。

    所以就是炮弹不能直接命中爆炸所掀起的水浪也足以将那小船与木筏掀翻了,然后日军士兵就被那急流往下游冲去。

    那水真的是太急了,直属团的士兵们在望远镜里看到有不少日军那也是会水的。

    只是再会水之人被那湍急的水流一冲便控制不了水中姿态了,有的撞到了那岸边的岩石上当时就不再挣扎的了。

    这就是撞不死也淹死了,这段水域可是比昨天他们泅汇率的那段险多了!

    “这小鬼子真搞笑,过河要么用小盆要么用盖帘,没过年就请龙王爷吃饺子!”有士兵笑道,于是所有人都笑。

    可不是么,他们远远的看去,那小船真就是象是小盆而那木筏就象高梁杆做的盖帘,日军掉到水里就象下饺子!

    岸上的日军都在躲避炮火已经被大炮轰散了,过江的日军也被打断了,一时之间都在远方高处的国军官兵们看着日军在炮火中躲避着竟然有了一种造物主俯视苍生般的感觉!

    这场炮击断断续续足足持续了足有两个多小时,过河的日军也没有集结起来。

    只要他们一集结,山上的解正元王风就招唤来炮火又把日军趋散了,一时之间,山下的日军已经成了惊弓之鸟四散而逃。

    可是他们偏偏又不敢跑远,因为他们最终的目标是要集结成队攻打芷江,这队伍连集结都集结不上还说什么打芷江那不就成笑谈了吗?

    过江的日军此时在炮击之下损失的兵力已经有三分之一了,这个时候,直属团的人眼睛都亮了,全都看向了郑由俭和小石头,来机会了啊!

    他们所处的这段江岸沟沟坎坎,有山石有树木有小山有土丘,这也是73军没有在这里设防御阵地的主要原因。

    如果是原来国军炮火不强的时候,这里是理想的防御阵地,但是现在国军的炮火与空中力量都强于日军自然就没有必要再和日军拼伤亡了。

    并且资水的水面宽度也有限,如果他们在这头设阵地与日军打起来,对岸的日军却是可以很轻易的提供火力支援的。

    但是,这样的地形直属团却是最喜欢的,他们就喜欢这种复杂的地形,地形越复杂就越利于单兵素质很高的他们发挥战斗力啊!

    “打旗语问问哪,73军的大炮还打不打了,他们要不打是不是该咱们上了啊!”直属团中的好战分子说话了。

    听到了那名士兵说话的郑由俭和小石头互相看了看却没吭声。

    “你又不是不会打旗语,你去问吧!“孟凡西一本正经的说道,“对了啊,躲到那个山的后面打,你别把小鬼子的冷枪招来!”

    “去就去,有什么啊!别看我还没打过旗语,可没吃过猪肉还没看到过猪跑吗?”那个士兵说道,于是他真的就伸手接过了信号兵递给他的小红旗。

    刘道江此时自然是和郑由俭他们在一起呢,他一开始也奇怪这回直属团的人对打鬼子好象不太积极啊。

    不过,随即他就想明白了是怎么一回事,于是心里憋着笑冲自己手下的士兵一瞪眼示意谁也别吭声。

    直属团的那个士兵拿着小旗往前走了几步他突然也觉出不对劲来了,却是又一扭头回来了。

    “你咋不去了啊?快去啊!我也等着打鬼子呢!”孟凡西依旧一本正经的说。

    “哼!”那个士兵随手就把那两支信号旗塞给了信号兵说道,“打信号旗是他的活,我怕——”他转了转眼珠,“我怕打错了耽误事!”

    “你要是能用这信号旗和人家73军的炮兵观察哨联系上,就怕人家那观察哨要不后脑勺要不太阳穴上就得长眼睛了,杭(hng)松!”郑由俭笑骂道。

    “哄”的一下,很多人都笑了起来了。

    你当郑由俭不想和山上的73军的炮兵观察哨联系啊?他也想!

    问题是人家那观察哨肯定是在观察前面的日军呢,你就是在后面再打信号旗有啥用,也得让人家能看到算啊!

    “行了,所有人都撤出去找到合适的战斗位置,把这个山头给咱们这四门炮留着,大炮打完了该轮到咱们的小炮了!”郑由俭说道。

    73军既然已经打了半天了,直属团这四门迫击炮再开炮就没有什么关系了。

    但是,这涉及到一个自身安全的问题。

    73军打炮没事,因为人家那重炮远着呢,至少得十里八里地以外呢,日军找不到炮兵阵地也无法与73军打炮战。

    日军自然知道这片山上有国军的炮兵观察员,但是想在茫茫山野之中找到几名炮兵观察员却是极其困难的事情。

    当然,日军找到中国军队的炮兵观察员的事情也发生过。

    那是在一次战役中,日军已经控制了某片山区,但是就在日军集结的时候,远处国军山炮的炮弹就不期而至了。

    被集中杀伤的结果自然是伤亡惨重,于是日军发了狠的对整片山区进行了搜索,最终找到了国军的那两名炮兵观察员。

    虽然那两名国军的炮兵观察员在向攻上来的日军开了几枪后就举枪自尽了,但是依然被恨得兽性大发的日军把尸体用刀卸了最终喂了他们的狼狗。

    不过,这样的事情只是特例,一般情况下想找炮兵观察员那是费力不讨好的事情,敌我双方对此心惹悬镜。

    73军的炮击终于慢慢稀疏了下去,日军又多伤亡了一百余人。

    这回直属团可以出手了,只是郑由俭要注意迫击炮的安全,他们迫击炮离日军近,很有可能被日军发现受到攻击。

    而且郑由俭可不是一直在看热闹,他可是一直在望远镜里盯着呢,他可是看到日军有迫击炮也过河了,而且那炮弹可是带过来了不少。

    他惦记日军的炮弹呢,他们昨天天黑过河的时候不可能把马车上的炮弹全带过来,以战养战那是直属团一惯的打法!

    :

《抗日小山传奇》最新章节《 第一六一一章 该轮到咱们的小炮了》网址:http://www.114ttg.com/txt/92/92402/5119581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