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四四章 同样致命的漏算-抗日小山-
抗日小山

第一四四章 同样致命的漏算

    这无疑是一场出日军意料的伏击,也是马连财他们成功的一次伏击。

    当然也有运气的成份,那就是日军指挥官的大意与急躁让他犯了灯下黑的错误。

    从战斗开始到结束前后也只用了不到十分钟,却差点全歼了日军的一个小队,这是马连财连前所未有的胜利,所有参加战斗的人都打得酣畅淋漓扬眉吐气。

    “抓紧打扫战场,只要吃的和枪枝弹药,马上撤退!”马连财大声吆喝着,这些天一直拉得很长的如同鞋拔子样的脸终于笑得象个孩子一样。

    战士们忙着收拢着战利品,他们自己所携带的弹药已经不多了,事实上他们原本所携带的弹药也就够打这一场伏击战的了。

    这场胜利缴获的枪枝弹药无异于雪中送炭,由于有的战士步枪已经没有子弹了,于是干脆就拿起日军的三八大盖和歪把子机枪。

    在马连财的催促下,几分钟后,所有人都携带着战利品从战场上返身往山丘顶端走,因为他们要返回去与矮山上的那些伤兵汇合。

    马连财兴高彩烈地走在最前头。

    “我原来以为小日本长着三头六臂呢,原来也这么不禁打呀!”说话的人就跟在马连财的后面,是个新兵,当然,现在也可以称作老兵了。

    “小鬼子也是妈生娘养的,有啥打不死?!”回话的是跟在他后面的粪球子,他用一副老兵才有的口吻回答道。

    他个子本就小,所以也没捡鬼子的三八枪,而是在腰里别了一个王巴盒子,腰带上滴了郎当地挂了好几个日军的甜瓜式手雷,肩上扛着的还是中正式。

    “嘿嘿”那个新兵挠挠脑袋“我这回用手榴弹崩死几个鬼子不知道,可我用枪打死了两个。奶奶滴,就是死了这回也赚够本了!”

    马连财这时已经走到丘顶了,一听这话,扭过头回手就给了那个新兵一巴掌:“少特么的在我面前说死,净说丧气话!”

    没等那个新兵回话,这时异变突生!

    马连财忽然听到身后一声急促的喊叫“连……啊~”再转回头看时,却看见在山丘后面的树林边上,一个弟兄冲着自己作势欲奔,但他的腹部却突兀地冒出了一把刺刀!

    他身后正有一名穿着黄军装的日兵端着三八枪,那刺杀的动作显然在那个弟兄惨叫声中刚刚完成。

    “有鬼子!”马连财感觉自己的脑袋嗡地一声,就要卧倒。

    但这时,对面的枪声响了!

    “突突突”那是日军机关枪连射的声音,几发子弹毫不留情地穿透了马连财的胸膛,在子弹的冲击下,马连财向后倒了下去。

    马连财后面的人呼拉一下趴了一地。

    “连长,连长!”粪球子忙把马连财往后托,借着山丘的掩护,和别的士兵把马连财身子扶正,却见马连财的胸口上开始汩汩地冒出鲜血,人眼见也是出气多进气少了。

    “艹你妈的,都是你刚才那丧气话说的!”粪球子挥拳就找刚才说死的那个新兵,拳头高举却没有砸下去,因为那个新兵此时也已倒在血泊之中。

    “老马,老马!”霍小山从后面跑了上来,霍小山刚才在战斗中他是追鬼子追的最远的,因为一直在射击那几个逃跑的鬼子,所以他是走到整个队伍最后的。

    马连财看到霍小山,原本无神的眼睛忽然一亮,噏动着嘴角要说话的样子。

    霍小山忙俯过身去,只听到马连财用微弱的声音说道:“带弟兄们出去,活的…一个也别…落”说出这句话,马连财仿佛已经用尽了所有残存的力气,他的脑袋失去了最后的支撑,耷拉了下来,瞳孔已经散了。

    马连财,七十四军々团々营々连第四任连长,终于没有逃脱出历任连长的宿命,在他当上连长后的第七天,与日军战斗中牺牲,时年仅二十七岁.

    哪里来的鬼子?

    霍小山脑中一震,刹那间就明白了:自己这些人千算万算却算漏了一样,日军既然认定了自己这些人在树林中,那么肯定采用迂回包抄的战术,后面追击的人数没有变,但却通知了另一小队鬼子来抄自己这些人后路了。

    只是日军指挥官,也算漏了一点,犯了灯下黑的错误,把小山丘当成了进攻的踏脚板,于是当网没合拢时就被打了个措手不及。

    由于战斗进行的太快,等包夹的鬼子又从后面上来,前面的日军已经被歼灭了,于是他们这些毫无防备的胜利者要返回树林里时就又受到前来包抄日军的伏击。

    日军的本意肯定是要无声无息地杀掉他们留在树林里的那些伤兵,没想到却有伤兵及时喊了一声连长,及时地报了警,撞破了鬼子的计划。

    否则如果他们走过了小山丘的棱线,全进入到日军的射界里,等待他们的无疑是全灭,一个也跑不了,霍小山也不行。

    事情复杂,但前因后果,刹那间霍小山就想了个通透。

    日军机枪的子弹依旧在头上尖叫着,啾啾地那是子弹钻到土里发出的声音。

    日军马上就会使用掷弹筒向他们进行火力夺制,然后就会进攻了。

    现在剩下的弟兄已经超不过三十人了,是和日军拼不起的,他们没有时间悲伤。

    “背上连长,交替掩护,撤退!”霍小山喊道,因为他要按马连财所说的去做,把弟兄们带出去,活着的一个也别落。

    ……

    夜的大幕即将拉上,一小队疲惫不堪的****士兵此时正站在龙首山侧翼阵地前。

    之所以被称为一小队,因为只有区区八个人了。

    在依稀的暮色中的这八个人表情要么是惊愕要么是失望。

    “对不住,连长,我不是特意摔到你的,我实在是没劲了。”暮色中是粪球子哭丧着声音。

    “死的不管,活着的一个别落下”马连财的这句临终之言并没有被他的士兵们不折不扣地执行。

    他的尸体还是被大家连抬带背地弄了回来,这也是这次摆脱日军格外费力的原因之一。

    “连长,这都是啥子嘛?你也不保佑保佑我们,真是撞到鬼打墙了,我们咋又回来了呢?”粪球子的声音里已经带了哭腔,他脸又脏又黑还带着已经干了的血渍。

    那血是他自己的。

    在山丘顶马连才和那个说丧气话的新兵都被日军的子弹打中的时候,粪球子由于个小腿短就比他们慢了半步,他的上半身还未完全出现在丘顶棱线之上,所以日军的子弹只是擦破了他的头皮,打出了一道血槽,虽然当时弄了个血流满面,却避免了子弹穿颅而过的厄运。

    粪球子的表现毫无疑问地感染了众人,现场一片沉默,却难掩悲戚失望。

    饥渴饿累的他们在面现惊愕之后,又哪能不失望呢。

    那个小兵嘎子“哎呀妈呀”地叫了一声,就沮丧地一屁股坐到了地上,仿佛受到了传染,其余几人也无力支撑了一般,直接或坐或倒在了地上。

    只有一个人在那里沉默无语地站着,那是霍小山。(未完待续。)

《抗日小山传奇》最新章节《 第一四四章 同样致命的漏算》网址:http://www.114ttg.com/txt/92/92402/3161394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