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四五章 沈冲归来和要突围吗-抗日小山-
抗日小山

第一四五章 沈冲归来和要突围吗

    这个小队是以霍小山为首的马连财连的最后残部了。

    他们是摆脱了树林中日军那个一个小队的追击后才逃出来的,而这次也是追击他们的日军离他们最近的一回。

    他们在付出了二十来人的阵亡后,才从优势日军的追击中逃出生天。

    这多亏了霍小山“交替掩护”四个字,这四个字使得原本极可能可能出现的溃败变成了一场有序撤退。

    他们本就就有两挺捷克式轻机枪,伏击日军又缴获了四挺歪把子。

    交替掩护的时候,总是有两三挺机枪地封锁住了那个小山丘,等待日军惊讶于他们的火力反应过来从山丘侧方绕出时,霍小山他们已经逃出了一定距离。

    于是战斗就又恢复到了原来最早被追击时的局面:一方玩命地跑,一方拼命地追,双方都是靠自己队伍中的神枪手来打击最前面的追兵或者最后的尾巴。

    这次日军的追剿中队真的是被打痛了。

    一个小队八十来人所剩无几,余部这才如梦方醒,为啥原来整整一个中队竟然连这个支那军的一个连队都没有拿下。

    于是这次日军追的分外卖力,霍小山他们也是和鬼子兜了一天的圈子费尽九牛二虎之力才得以消失在日军的视野之中。

    只是他们已经被日军追得慌不择路,为了摆脱日军那是一顿不分东西南北的跑,等到觉得自己暂时安全了,停下脚步时才发现他们就如同一群在森林中迷路的人,竟又撞回到了原本防守的侧翼阵地来了,只不过这回是原来阵地的后方。

    霍小山看着或坐或倒在地上的士兵,虽然他比别的士兵体力要好很多,但也有些累了,但他觉得自己如果也象他们这样悲悲戚戚的,那么大家的精神头可就都没了。

    他站了一会儿,终于还是挺起精神走到粪球子伸前,说道:“把老马葬了吧。”

    然后,他手里拿着一把军刺,在离众人稍微远的地方开始挖起了坑。

    死者已逝,生者何欢,而生者却还是需要为活着的人考虑,尽管不知道明天自己是否还活着。

    霍小山不会把这大道理讲给这些原本就不识你几个字的士兵们听,但此时,他无疑已经成为了士兵们心中的主心骨。

    于是,在霍小山的带领下,慢慢的,一个,两个,三个,最后七个士兵都从地上爬了起来,默默地加入了这场葬礼的行列。

    在工兵锹刺刀的捅捅戳戳下,半小时后这里多了一个土丘,里面埋着一个打过他们骂过他们也救过他们的老兵。

    霍小山在这个新坟前默默站立了一会儿,让所有士兵原地休息,吃下随身携带的已经所剩不多的干粮,就一个人往侧翼工事所在的崚线上信步走去,他心里在考虑着如何领着这些弟兄冲破日军的围堵重新归队。

    夜色中崚线上工事残骸依然还在,看着那些工事的废墟的黑影,霍小山不禁摇了摇头,在他看来,如果这些建筑在崚线上的工事,当时如果能够建在土里半截,变成地堡,那么他们也就不用那么太畏惧日军的狂轰滥炸了。

    想着这些的时候,他已经来到了工事废墟后他们挖的那条战壕边上,他脚下的这段战壕还比深,差不多快有一人深了。

    就在霍小山跳入战壕的刹那,脚刚落地,他忽然有了一种不妥的感觉,因为他本能地感觉到了凌利的杀机!

    他脚落地后,不站反蹲,就在他矮身的一刹那,一把军刺带着嗖的一股风声从他的头顶划过,如果不是霍小山那异于常人的反应速度,此时他的脖子就已经多了一道致命的划痕了。

    霍小山转身之际,已经把背后的雁翎刀抄在手中,这时他就听到偷袭的那个人加咦了一声,显然是惊讶于霍小山的反应,对于自己志在必得的一击竟然失手了感觉到很意外。

    那人作势又欲再次扑上时,却听到霍小山嚷道:“死沈冲,你想杀了我呀!”原来,虽然他只是咦了一声,霍小山却已经知道这个偷袭自己的人是谁了。

    那人一听到霍小山的声音“吗呀”一声跳将起来,也嚷道:“小山子,我总算找到你们了!”

    两个人同时撒手扔刀,在夜色中熊抱在一起。

    “你是咋回来的?路上不好走吧?”霍小山急急地问。

    “那还用说?我都随部队快撤到南京城墙根儿了,才回来找你们的。”沈冲说

    “都到城墙根儿了?我们这几天被鬼子截住了,想追你们也追不上啊!”霍小山这几天忙着和日军打仗,这才想起来,他们所在的防守阵地离南京城实在是没有多远呀。

    “追我们?不用追了!”沈冲的话让霍小山脸上惊鄂。

    “南京城已经乱成一锅粥了,我这回赶回来就是周长官要我转告你长官部已经决定突围,我是怕鬼子合围,换上鬼子的衣服才混出来的呢!”

    “什么?突围?往哪突围?!”沈冲的后面的话霍小山已经没有注意听了,他现在所听到的是沈冲所说的突围,饶是霍小山一向定力迥异常人,还是被这个突如其来的消息弄蒙了。

    “当然是往南京外突围,现在南京三面都被围得跟铁桶似的了,谁还能再杀进去?”对于突围这个问题,沈冲比霍小山知道的早自然也就没有霍小山那么吃惊,他之所以说三面围得跟铁桶似的,是因为任谁都知道,南京的北面是条江,长江。

    霍小山震惊了!

    上峰怎么会命令突围呢?前一分钟他还在想着如何带领着剩下的弟兄如何归队保卫南京呢啊!

    在出发之前南京的司令长官可是宣称血战三个月誓与南京共存亡的啊!南京可是中华民国的首都呀!十几万部队如果拼个玉石俱焚难道真的就守不住南京吗?

    突围可就等于弃守了,弃守了鬼子就进来了!鬼子进来了,娘怎么办,娘还在南京城里呢!

    不行!我要去救娘!我要带娘一起离开南京!

    黑暗中霍小山胸膛起伏得越来越厉害,呼吸也越来越急促,显见情绪极为激动。

    这种情况在沈冲认识霍小山以来是绝无仅有的!

    “小山子,你怎么了?周长官还让我对你说一件事。”沈冲又说道。

    霍小山由于震惊于突围的消息,完全沉湎于对娘亲子君的安危的挂念,竟没有听到沈冲的这句话!

    霍小山因为习佛的原因,他的本心常处于清明之中,加上他天生反应敏锐,所以他的反应总是异于常人,换句话就是霍小山走神儿的时候很少。

    但此时对娘亲子君的担心已经让他彻底走神儿了,满脑子都是怎么会突围,娘亲怎么办?!

    沈冲毕竟和霍小山在一起呆得久了,也觉出了霍小山的异常,忙伸手拍了霍小山的肩膀。

    “啊,你刚才说什么?”霍小山这才反应过来,同时,也意识到自己失念了,忙默念了几声佛号,心情才平复下来

    “我说周长官还让我告诉你一件事”沈冲又说道。

    “周叔叔说什么?”霍小山问。

    “周长官让我告诉你咱们走之后,长江上的船只都被司令部搜走了,江上无船。”沈冲转述

    “江上无船?”霍小山沉思着,“周叔叔那有没有说是让我回防还是突围?”

    “那倒没有说。”沈冲答。

    “哦。”霍小山在夜色中点了点头,没说吗,霍小山马上明白了周列宝的意思了。

    周列宝的意思无疑是告诉他,回南京是一条死路,因为三面已被日军包围,另一面却江上无船,那么守军的结局岂不是注定的了吗?

    可是,告诉霍小山突围也不行啊,毕竟他的娘亲子君子还在南京城呢!

    周列宝不能替霍小山做这个主,所以只是告诉他江上无船,让霍小山自己拿主意。

    可是自己已经答应了马连财,要把活的弟兄全带出去。可是,娘,也是必须要管的!那么如何和这帮患难与共的弟兄说呢?

    霍小山的纠结也只是瞬间的事情。

    天大地大,娘亲最大!不行!一定要把娘从南京城里救出去!

    自己可以问连里弟兄的意见,让他们选,是跟着自己打回南京去,还是突围出去,霍小山暗下了决心。

    “对了,那有没有消息说,具体什么时候开始突围呢?”霍小山想到了一个关键的问题。

    “周长官说,应当是在明天下午,怎么,你要回南京吗?”沈冲毕竟是霍小山的好朋友,很自然猜到了霍小山的想法。

    “嗯。”霍小山点点头。

    这里离南京城并不远,明天一大早往回赶还来得及,大家都需要休整一下了。(未完待续。)

《抗日小山传奇》最新章节《 第一四五章 沈冲归来和要突围吗》网址:http://www.114ttg.com/txt/92/92402/3161394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