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六三四章 御敌于阵地之外(五)-抗日小山-
抗日小山

第一六三四章 御敌于阵地之外(五)

    在战场上敌我双方究竟杀死了对方多少人这个数字从来都是一个大概的数字。

    在阵地战中还好一些,数一数阵地前敌人的尸体便有了那么大概的一个数字。

    但有时就不行了,比如狙击手向对方打冷枪,枪响了对方就倒下了谁也不可以去对面查看,只要看到枪响之后对方没有动,那就算是击毙了。

    更兼敌对双方出于宣传的需要从来都是夸大对方伤亡减少己方伤亡的。

    经常会出现这种情局,在一次战斗中,国军上报击毙日军三千五,而日军的战报上他们的伤亡却不足百人。

    而日军那头却又说在这次战斗中中国军队伤亡八千四,国军对外宣传的伤亡则没有这么多,也只是三千五千的,那自然是为了怕打击全国抗战的士气。

    但是国军在上报给最高统帅时这个伤亡数字则可能变成九千六也可能还是三千五或者更少一些只有两千八了。

    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情况呢?

    有时多报日军伤亡那就是增加了自己的战绩,自己伤亡数字报的大,那是为了向某人要补充兵员要钱要枪,有时自己伤亡数字报的小却又是为了证明我手中还有人有枪你可不能降我的职!

    运用之妙存乎一心,国人已是将这个道理运用得炉火纯青。

    这其中的说道实在是太多,正如那个《大公报》的记者曾敏之在欢迎方觉先回来的号外社评中所说,如果人人皆如方将军抗战又何须打这么久?

    话说远了,但此时对夜战中的直属团来讲,他们是真的没法统计杀敌多少。

    沈冲也不管它,只要能杀鬼子就行啊,于是在听到了日军过河时的趟水声时,他低喝了一声十来颗手榴弹就飞了出去。

    于是在那一瞬间,手榴弹的爆炸声、日军的惨叫声、小河被溅起的水声就搅成了一团。

    扔完手榴弹沈冲低喝了一声“走”,于是他们就往后撤去也不和日军缠斗。

    不和日军缠斗那自然是怕双方混在一起,真混在了一起这伤亡可就大了。

    但不想与日军混在一起那只是想法,战场情况可是瞬息万变的。

    这支日军一个大队都被沈冲他们祸害没大半了,那个大队长视之为奇耻大辱,他都快有了自裁的念头了,今天在出发前他却是对要求自己的残部必须攻击到中国军队阵地的下面!

    沈冲他们在日军的攻击下就往后撤,日军却是拿出来了一副不撞南墙不回头的架势依旧摸着黑儿如同瞎目杵子似的往前压。

    黑暗之中,敌我双方谁也不知道对方伤亡了多少人。

    但是毫无疑问,日军的伤亡是远远大于沈冲所带的这个连的。

    因为他们地形熟啊,撤到了能避开日军子弹的地方就在那里等着,听到日军过来了就接着扔手榴弹然后再跑。

    只是当沈冲带人退到了一道只有半米多深的浅沟的时候他却不再退了,因为再退他就把自己预留的那二百米距离用没了!

    一旦有日军掉到了公路边的坑里被炸死,活着的日军就该发现直属团在路边的坑里埋地雷了,这是坚决不可以的!

    于是,在黑暗之中沈冲便对身边的张富贵耳语了几句,张富贵就跑开了。

    没有一会儿,就在他们的左翼六十多米开外的地方便响起了尖锐的哨音。

    这哨音就是沈冲的命令,告诉直属团的不能再退了,再退小鬼子就进雷区了,那样的话明天白天日军再来大队人马咱们的雷就白埋了就没的玩了!

    得到命令的直属团士兵们便全都停留在了原地藏了起来静等日军再来。

    果然没一会儿功夫,日军便又摸了上来。

    随着战斗的进行,日军现在也乱了,他们也不可能保持着横排上来自然也是有先有后。

    直属团的士兵们也不会死板的再等沈冲的命令,也不知道哪里先开的枪,于是一瞬间枪声大作,日军就又被伏击了一回。

    得到死命的日军也不会往回退了,于是便射击着向前冲来,很快双方便在黑暗之中搅杀在了一起,再也分不清敌我了。

    张富贵吹完了哨子他并没有再返回沈冲这面来。

    日军肯定是不明白那哨音所代表的意思的,但是他们可是能听出那哨音离他们有多远,自然便有日军向张富贵所在的位置摸来。

    张富贵吹哨子时便有这种心理准备,于是他干脆又往左面运动了一段距离,那些日军自然就扑了个空。

    可是等张富贵躲过了这伙日军再往回摸的时候,中日军队已是在黑暗之中搅在一起了。

    张富贵拿着自己的盒子炮走着走着就进入到一群人之中,他也搞不清这伙人是自己人还是敌人。

    于是他也只能静静靠在一块石头旁静观其变,可是这群人的想法无疑跟他是一样的,人家也在静观其变。

    听了一会儿张富贵倒是听出来自己前面能有那么七八个人,却也没有搞清到底这几个人是自己人还是敌人。

    这也不能总这么耗着啊!

    于是他忽然张嘴就说出一句日语来,他这句日语翻译成汉语就是“富士山下鹅卵石”。

    这句话却是沈冲他们白天约好的万一打乱了用于辨别自敌我的口令。

    他这一说,他周围的人自然就是一愣,而张富贵便听到就在自己身后所靠的大石头后有人也用日语说话了。

    那话说的很简单,翻译成汉语大意就是:谁特么让你讲话的,你再把中国军队招来!

    张富贵见周围再也没人接话,心中便明白了自己已是走进鬼子堆儿了!

    因为白天他们定的口令自然也是两句,下句也是日语的,但肯定不是“谁特么的让你讲话的?”

    张富贵反而收起了盒子炮,摸出了匕首,嘴里还用日语叨咕着“该撤就撤吧,大队长阁下已经玉陨了”,说完人便贴着那大石头转了过去。

    那名日军听说大队长玉陨了哪知这是张富贵使诈,却是张嘴小声说道:“真的吗?要不咱们撤吧!”

    一块石头能有多大,这功夫张富贵便已绕到了他身边了。

    张富贵听那日军说话也是搞清了他的具体位置,黑暗之中伸手一捂还真就把那名日军的嘴捂上了,同时他手中的匕首上来就给那名日军来了一个割喉!

    那血溅了张富贵一脸,可是张富贵哪顾得上这个,收回匕首又一刀扎在了那名日军的心窝处就将他顶在了这块大石上。

    待那名日军不再挣扎,张富贵这才慢慢将那尸体放到了地上,收了匕首,重新把盒子炮又摸了出来。

    他干掉这名接话的日军那是因为他发现就这名日军在自己身后他需要这名日军士兵的藏在大石头后的位置。

    这回张富贵并没有等多久,不远处有盒子炮的枪声响起,于是他所藏身的大石头前面的日军便也纷纷向那盒子炮枪响处开始了射击。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张富贵在石头后探出身来向着那几处日军射击的位置就是一阵短点射!

《抗日小山传奇》最新章节《 第一六三四章 御敌于阵地之外(五)》网址:http://www.114ttg.com/txt/92/92402/5125905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