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四七章 南京城破 生命无法承受之伤-抗日小山-
抗日小山

第一四七章 南京城破 生命无法承受之伤

    南京,六朝古都。

    南京历史的悠久不光体现在夫子庙,秦淮河上,就连它的石头城墙都充满了历史的厚重感。

    所谓帝都,自然是防备森严防御最强的,经过历代的加高加厚时下的南京城墙最高处已有三十多米,最低处也有十几米,平均厚度四五米。

    而在1938年12月初,南京城墙又一次面临了古未曾有过的战火的洗礼,只是,这回不是内乱,而是外侮。

    在日军的连续炮击下,古老的城墙又一次经历了考验,虽然也留下了大大小小的弹坑,却依然屹立而不倒。

    能够奇迹般的不倒,一个原因是南京城墙是纯石头的。

    四五米厚度的石头墙作为防御工事从坚固的程度来讲,这城墙甚至已经超过了霍小山他们所守的钢筋混凝土的国防工事,所以就是日军的火炮打到上面也只是带来炸出大大小小的弹坑。

    另一个原因是南京城里有专门保护城墙的高炮与高射机枪,所以虽然政府机关,轮渡码头,车站飞机场都遭到了日军航空兵的狂轰滥炸,但日军飞机在轰炸城墙里被打下来一架后就再也不敢对城墙进行俯冲投弹,因此威力巨大的航空炸弹并没有给城墙带来巨大的伤害。

    只是令人无比遗憾的是,城墙虽存,只是此时南京城的防线却已不存在了。

    挹江门,通向江边的经必之路。

    去往挹江门的街道上挤满了撤退的****士兵和逃难的百姓,从上空俯视下去,到处是黑压压蠕动的人头。

    周列宝此时就在这摩肩接踵的人流中被后面的人推攘着缓慢而机械地挪动着脚步。

    他肩部腿部的枪伤虽经包扎止住了血,却因失血过多而带给了他从未曾有过的虚弱,而被火焰灼伤的地方每挪动一下身体都带给他一种撕心裂肺的痛楚。

    他是在前天守光华门时受的伤。

    那时光华门被日军两次突破,虽然入城的日军均被歼灭,但仍有少量残敌隐藏在城门洞中。

    周列宝在当天半夜,率敢死队从箭楼上将汽油油桶摔到门洞里,点火烧敌,并亲自带队打开城门,和城上顺绳缒下的****士兵一起前后夹击,把里面的日军“包了饺子”。

    战斗中周列宝也被火焰灼伤了,这让他的身体弯得无比虚弱,不过,此时的周列宝更多的情绪是愤怒。

    在阵地战上,虽然****处于绝对的劣势这是明摆着的,自己所带领的团损失惨重,可是阵地还是守住了呀,光华门依然在我军掌控之中啊。

    可就在今天,长官部却命令撤退,等他再派人联系长官部时,得到的报告却是,别的部队已经开始后撤了,日军已经入城了。

    在刚开始撤退的时候,他碰到别的部队一问,才知道,不只自己所在的光华门,其它的中华门中山门水西门都还没有被攻破,甚至紫金山第一峰第二峰也还在手中,乌龙山要塞甚至没有与日军进行正式的火力接触,南京守备的战略支撑点还在呀,为什么却要撤退?!

    刚开始时长官部说要保卫南京血战三个月,而在外围受到日军攻击后撤时,又说要血战一个月,誓与南京共存亡。

    可怎么一夜之间就全变了,却要撤退呢,而****的一惯撤退习惯就又把一次撤退变成了一次溃退。

    局势在下令撤退的刹那已经变得不可逆转。

    长官部没有制订详细撤退计划就撤退这已经让周列宝愤怒了,而眼前的情况就让周列宝愤怒的无以复加了。

    因为他前面的城门口正在枪战,****士兵之间的枪战!

    听前面的人说,守门的部队并没有接到上峰允许撤退的命令,与急于撤退从前线撤下来的部队展开了枪战,那熟悉的哒哒哒的捷克式轻机枪的声音,本来应当是冲着侵略者就在周列宝前方街道拐脚不远的地方响起。

    在周列宝的身后仍有数不清的士兵百姓汇入到逃亡的队伍中。

    人群越来越挤了,不用问也知道,日军肯定已经进城了,这从越来越近的枪声与手榴弹的爆炸声炮声中就能感受到,这一定是还有****部队试图摆脱日军的追击或者进行着最后的自发的抵抗。

    但可以想见,南京城破已势所难免,一场近二十万人参战的战役,几十人几百人的战斗有时甚至连局部战斗都算不上了。

    是的,南京城破了,准确地说在长官部开始撤退的时候,而不是他们通知所属部队开始撤退的时候。

    因为长官部虽然通知了各部长官,但很多长官们在没有通知道部属的情况下,就已经率先奔下关方向逃命去了。

    知道前面正在枪战的人用力向后挤着,虽然着急逃命,但也没有人想撞到自己人的枪口上。

    后面不知道前面情况的人却拼命地向前挤着,试图在日军杀到之前逃出生天。

    但随着逃亡的人越来越多,人群整体向前还是缓缓移动着,人群已经越来越拥挤了,所有的人已经顾不得男女老少士兵百姓了,已经全都前胸贴着后背一点一点向前捱着。

    周列宝没有力气象别人一样去挤了,他虚弱着愤怒着无奈着随波逐流着。

    就在周列宝被后面的人挤的已经离那个街道拐角还有二十来米的时候,前面的人群突然发出哄的一声,所有人都向前奔去,那情形就象被憋了很久的洪水,冲破了堤坝。

    “快跑啊,前面不打枪了!”前面无数人呼喊着,后面的人在短暂的大脑空白之后,未加思索,本能地向前拥去。

    周列宝的反应并不慢,他也向前跑去,不,准确地说是被后面的人流冲了出去。

    可是他的身体太虚弱了,他在人流中挣扎着,努力保持着平衡不被人流冲倒。

    就在他冲过了街道拐脚的时候,他脚下一拌,向前摔了出去。

    他的下巴重重地撞在了前面的人的脚后跟上,而这时周列宝还没有忘记用余光扫了一眼把他拌倒的“东西”,那是一名****士兵的尸体。

    周列宝刚想到这名士兵是被自己的人堵在城门口用枪打死的,后面就有数不清的脚踏在了他的身上!

    那脚步是如此密集,那脚步是如此的仓猝与沉重,也踏碎了周列宝最后一点试图爬起来的幻想,完了,我没被鬼子打死,却被自己人踩死了,真特么的窝囊!

    这是周列宝最后的一个意识,然后,就是他整个的世界在轰然的脚步声中的坍塌。(未完待续。)

《抗日小山传奇》最新章节《 第一四七章 南京城破 生命无法承受之伤》网址:http://www.114ttg.com/txt/92/92402/3161394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