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四八章 南京之觞(一)-抗日小山-
抗日小山

第一四八章 南京之觞(一)

    夜色降临了,但此时的南京城却不再被夜色笼罩,只是照亮南京城的不是那绚丽的霓虹,而是炮弹爆炸后的闪光、在夜空中穿曳着的子弹的轨迹、日军坦克汽车的照明灯还有那燃烧着的民房。

    中华门,中山门,西水门门户已经大开,日军一辆辆坦克车沉重地碾过南京城古老的街道,那震颤声那轰隆声刺激着南京军民本已脆弱的神经。

    穿着黄军装的日军狂势的呐喊着拥入城中,无数军靴踏过街道,然后又分成若干股开始向逃亡的中国军民追击着,他们狂热的已经变态的战争情结在此刻得到渲泄释放的口子。

    该防守的城门大开,该撤退的城门去被堵死,这对于守军来讲无疑是一个最大的讽刺。

    很多街道两旁的房屋已经被炸得面目全非,街面上遗留下遍地的枪枝弹药。

    一队日军就在这样的街道上向前奔跑着,因为他们得到通知,在前方不远处有一个营的支那部队正在进行抵抗。

    一片混乱之中,这支队伍前面大多数的人都没有注意到最后面的几名士兵一拐弯钻进了侧面的一个胡同里。

    但却还是有一名日军佐官注意到了这一幕,他追了上来,用日语大声喊着:“你们要去哪里,我们的战场在那边。”

    这个佐官也钻进了胡同,但他一拐弯时却发现那几个士兵正在胡同口看着他,他下意识地感觉到了哪里不对。

    在不远一处燃烧的火头的映照下这几个士兵穿的确实是大日本帝国的军装,只是这佐官在他们的眼睛里看到了明显的对自己毫不掩饰的仇恨。

    日军佐官脑袋嗡地一下,反应过来,伸手去摸腰间的王八匣子,张嘴欲喊,却没有喊出声来,因为已经有一支黑色的箭矢穿透了他的咽喉。

    他用惊愕的目光顺着那箭矢射来的方向看去,只见一个面色冷竣的士兵手中正端着一把奇怪的武器,那武器是一张平端着的“弓”,这个日军士官用最后的力气伸手去抓那个扼住他声道的箭,向后倒去,至死他也没有知道,那张平端着的弓在中国的学名叫弩。

    半小时后那几个穿着日本军装的士兵,站在南京街头的一片残垣断壁前。

    这片建筑明显遭到了日军飞机的轰炸,那瓦砾已经堆成了小山,瓦砾堆的间隙中还能看到有死者的脚体露在外面。

    其中一个士兵放下了手中的枪,跪了下来,郑重地向这片瓦砾堆磕了三个头,站起身来时,眼角已经噙上了泪花。

    这几个日军打扮的人,正是马连财连最后的残部,而磕头的那个人正是霍小山。

    虽然霍小山已经知道娘肯定往生了,可是作为一个儿子,他还是多想再见娘一面。

    于是他们就打扮成了日军,乘着夜黑日军攻进城时的混乱纷杂,也摸进了南京城,霍小山更是用飞翼弩射杀了那个怀疑他们的日军佐官。

    只是当他们来到宋子君的施粥铺时,不光这个粥铺找不到了,整片街道都已经成为了废墟,尚有未燃尽的房梁有着红色的炭火。

    这时急促的枪声在邻近的街道响了起来。

    一个放哨的矮个子士兵匆忙忙地向瓦砾堆这儿赶来,边跑边喊“走了,小山子,鬼子追上来了。”

    来人是粪球子。

    霍小山多想扒开那废墟找到自己慈爱的娘亲,可是,没时间了,他还有跟随着自己的弟兄,过去种种不可追甚至连回忆的时间都不给他,他此时心中满是不甘。

    于是,这不甘又转为了对鬼子深深的痛恨。

    “走?为什么要走?!”霍小山伸出衣袖狠狠地在眼角上擦了一下,“就是走,我也要再杀掉几个鬼子!”

    霍小山一撩衣襟,拽出了那掖在腰带上的两把盒子炮,就向枪响的地方跑去。

    沈冲二话没说,也抓着手中的歪把子跟着霍小山就跑。

    粪球子楞了一下,瞅了一眼还楞在那里的几个兵,吼道:“发什么呆,都跟上!”

    霍小山他们几个跑过这片瓦砾堆,躲在相邻街道头里一间被炸塌了的房子里向街面上望去。

    在火光的映照中,但见子弹飞曳中,远远看到一个人正急忙忙地向他们这面跑来,边跑边回头向身后用手机射击着,在他身后街道上已经有鬼子露出头来。

    “咦,这跑路的姿势咋看着怪呢?”一个兵小声说。

    那人跑路的姿势很轻盈,就象一只跳跃的小鹿,虽然他的动作很急。

    “是怪,看这姿势象是女人。”又一个兵说。

    “她根本就是一个女人。”霍小山沉声说道,因为他已经认出来了这个人是谁了,尽管很吃惊!

    话未说完霍小山已是一下子站起身来,抬手就是一枪,街道那头一名刚举起枪准备射击的日军士兵应声而倒,其余的日本兵一惊,呼拉拉地全都趴到了地上。

    “丫丫,快跑,我们在这!”霍小山大声地喊道。

    紧接着,他手中的驳壳枪就连珠炮似地响了起来,这时他已经不求杀敌了,只求压制住日军的火力,给这个跑得已经离他们越来越近的人提供火力掩护。

    沈冲手中的枪也响了起来,霍小山一声“丫丫”,他自然也就知道了这个正在日军的枪口下逃命的人是谁了。

    不错,前面这个拼命奔跑的人,正是慕容沛。

    只不过她现在又恢复了假小子的打扮,原本秀美飘顺的长发已经被剪掉了,穿着一身男人的衣服。

    如果她是正常走路,一般人还真看不出她是女扮男装,但现在却是被日军追着跑,却不能不让人怀疑她的性别。

    只是这对霍小山来讲是无所谓了,他无论如何也是能认出慕容沛来的。

    终于,慕容沛跑到了霍小山他们藏身的破房子前,霍小山一伸手直接就把冲进来的慕容沛拽进屋来。

    本来慕容沛还不至于跑得脚软,可是一看到霍小山,她觉得自己忽然跑没劲了,腿一软,顺着霍小山的一拽就直接扑到了霍小山的怀里。

    “都这节骨眼儿了,你咋还在城里?”霍小山瞪大眼睛急急地问。

    “我,我,不放心宋阿姨。”慕容沛自然明白霍小山为什么急,她回避着霍小山的眼神,嚅嚅地说。

    “她没有在家里,我就赶紧跑到这儿来找她了。”慕容沛接着解释。“对了,你娘呢?”

    “娘,”霍小山顿了下,将目光投向了西方。“娘走了……”

    他仿佛又看到了那朵硕大无比的金色莲花。(未完待续。)

《抗日小山传奇》最新章节《 第一四八章 南京之觞(一)》网址:http://www.114ttg.com/txt/92/92402/3161395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