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六六六章 莫名其妙的俘虏-抗日小山-
抗日小山

第一六六六章 莫名其妙的俘虏

    “巴嘎!”“巴嘎!”“巴嘎!”

    每声“巴嘎”都伴随着一个“啪”的大嘴巴,一名叫斋藤信的日军军曹已是被他的大队长永里太郎左右开弓打得只能一个劲“嗨伊”了。

    永里太郎在一直打了斋藤信七八个耳光之后,才抽出了自己的直挥刀,他把自己那锋利的指挥刀按在了斋藤信的脖子上,眼睛都已经瞪出血来了。

    这时,斋藤信终于是低下了那倔强的头。

    “牙几给给!”长满了络腮胡须的永里太郎终于没有用刀劈了自己这名不听命令的下属,而是把指挥刀指向了山下。

    还好,脸已经被这顿狂抽抽得红肿起的来斋藤信终于是抽出皮套里的王巴盒子一转身向山下走去。

    斋藤信分队的那些士兵互相看了看,也只能端起了三八大盖跟着自己的分队长小心翼翼的向前走去。

    原来,日军为了堵住直属团的袭扰,自然不可能只在山野间放上几十名散兵游勇,就在不远处的山头上他们还放了一个大队的编制。

    之所以叫一个大队的编制而不是一个大队的兵力,那是因为这支被称作永里大队的日军是不足编的。

    他们只有一个中队多点的兵力了,其余的兵力除了阵亡在洞口镇外就是伤员已在部队医院中了。

    在前几天的时候,大队长永里太郎是踌躇满志的要攻下洞口镇的。

    当时他的络腮胡须已经很长了进攻洞口镇的时候,他很豪迈的向旅团长和部下夸下海口说,我的胡子不用刮,等我打下洞口镇到洞口镇里去刮!

    然而进攻洞口镇的结果是,他领着自己的大队打了一个星期,伤亡了两个中队的兵力却是连洞口镇的第三道城墙都没有打破。

    对永里太郎失望至级的旅团长也只好把他们大队撤换了下来,亲自督导其他部队去进攻洞口镇了。

    正是因为这个原因,永里大队的官兵们已是被洞口国军守军把士气打没了。

    就在前几分钟他们再次听到了前方传来了密集的汤姆逊冲锋枪那“他他他”的射击声,可是等他们赶过来时,在山头上却是看到己方三十多名士兵已是倒在了山谷间的水洼处。

    永里太郎其实也被中国军队打怕了。

    在他进攻洞口镇的这一个星期里,中国军队使用的美制汤姆逊冲锋枪给他留下了太深刻的印象。

    中国军队主力部队的一个连都接近二百人了,如果这二百人中有十四五挺捷克式轻机枪或者布伦轻机枪的话,那么他们在进攻中就会面临中国军队强大的火力。

    可是当中国军队一个连的大部份兵力用的都是火力上与捷克式轻机枪一样强劲的汤姆逊冲锋枪时,那么他这个大队所面对的对方火力上的压力就可想而知了。

    而这既是他们大队没有拿下洞口镇的原因之一,也是永里不敢亲自带兵下去查看自己那些倒毙在水洼附近的下属的原因。

    天知道对面那郁郁青山之中是否藏着那支神鬼莫测的支那魔鬼部队,中国军队的74军都全用上美械了,那么他们的魔鬼部队怎么可能不用美械?

    对方只要在山半腰的树林中藏上一个连在他们接近那些尸体的时候来一场火力急袭,那么他永里太郎的生命也就从此终结了。

    为了避免出现这种情况,永里太郎便让自己手下一个斥侯分队先过去查看,可是那个斥侯分队的队长斋藤信竟然拒绝执行他的命!

    这自然让永里太郎恼火万分。

    所以他也只能用一顿大嘴巴子把自己的那名下属硬扇下了山坡去对面查看了。

    永里太郎在万不得已的情况下他还真的不敢用刀劈了自己那名下属。

    至于原因嘛,由于兵败他现在在他的大队已经没有威信了。

    永里太郎知道,其实非但自己的部队,就是其他大队都已经斗志不高了。

    钳制住公路的芙蓉山要地已经打了快半个月了,可是大日本皇军依然没有攻下来。

    为了满足前线弹药给养的供应,他们的辎重队已经被迫使用肩扛人背的方法在那险竣的山间小路上往前线运物资了。

    正因为如此,如果自己挥刀砍掉了自己那这名拒绝执行命令的下属的脑袋并不能真正解决问题,所以他也只能用一顿大嘴巴子伺候了。

    而此时就在日军对面的山头上,直属团的人也正隐蔽在树后。

    “刚才那名鬼子军官在做什么?我好象看到了他在扇他下面人的耳光呢!”说话的是高峰。

    和高峰趴在一起的却是用狙击步枪的黎亮,而黎亮旁边则是李向白所带领的直属团人中枪法最好的那些人

    对于高峰的问话黎亮也只能摇摇头。

    虽然说他那狙击步枪上的狙击镜头的本质也是望远镜,可是也只是放大2.5倍的罢了,你用望远镜都看不明白,我这小镜头就更是白搭。

    永里太郎还真的就蒙对了,李向白带着两个连的还真就埋伏在了永里对面的山头上。

    李向白他们也是被高峰他们击毙日军的那些“散兵游勇”的枪声招来的,如沈冲猜测,他们真的就不远。

    “黎亮,细伢子,一会儿不管沈冲得不得手,你们先把那个大胡子的日军军官干掉!”同样举着望远镜观察敌情的李向白说道。

    黎亮细伢子应了一声“是”后,接着把自己的步枪瞄准了几百米外已是躲在一棵树后向下张望的那名大胡子日军军官永里太郎。

    此时挨了一顿大嘴巴子的斋藤信已经领着自己手下的士兵快接近他那些同伴的尸体了。

    斋藤信心中是邈视自己的大队长永里太郎的。

    大日本皇军本来是一支讲究武士道精神的队伍,所有的中队长大队长都是靠前指挥的,哪有一个象永里太郎这样怕死的?!

    既然你经常表白自己为天皇武士的人的都怕死,那么我们下面的小兵为什么要为天皇尽忠?

    情绪激动的斋藤信现在已经不管对面是否有那支支那魔鬼部队的人了。

    此时的他对战争已经没有兴趣了,所以他走在了第一的位置上。

    他要让永里太郎看看,大日本皇军的军官应当是这样当的,尽管他只是最低一级的军官。

    按照他们日军内部下层军官与士兵的传说,支那魔鬼部队的人想打死他们这些射距顶天在二百米左右完全露在对面山坡射界上的人是根本就不费力气的。

    只是此时的斋藤信并不知道,正是因为他的不怕死反而让他活了下来。

    斋藤信一步一步的走近了水洼,看着那些已经死去的同伴还有那水洼里仍是鲜红的血水。

    然后他继续向前,因为就在前方十多米处一棵树下还卧倒着一名他的同伴。

    斋藤信自然明白,永里太郎给自己下的任务可不是来检视尸体的,而是看那现在距离他只有五十来米远的对面的山坡上是否有支那伏兵的。

    于是,他继续向前,在他的想法里就这么一直走下去直到对方一枪打死为止!

    只不过在经过这名趴在地上的最后一名死去的同伴时,斋藤信注意到这名同伴身上好象没有血。

    算了,不管了,斋藤信现在已经生无乐趣了,用一句中国话来形容他此时的心情就是,乐咋滴就咋滴吧,包括自己死!

    可是,就在他刚刚要走进山坡的树林时,他听到了枪声,齐刷刷的三八大盖射击的“叭勾”声。

    那枪声来自对面,生无乐趣的斋藤信竟然没有卧倒!

    他回头看了一眼,却发现自己带出来的这十名士兵已经齐刷刷的倒了下去。

    对,是倒了下去,而不是卧倒,在枪响的一刹那他们竟然同时中枪了。

    就在斋藤信感叹着对面果然有支那魔鬼的时候,他却看到靠着那棵树趴着的那名同伴突然就活了,竟然一下子从地上跳起向他跑来。

    什么情况?斋藤信楞了!

    死人咋还活了呢?

    就在他看到那名“同伴”手中拿着的竟然是中国军队才会用的那种叫作盒子炮的毛瑟短枪时,那枪口已是指向了自己。

    “进去!”那名“同伴”用熟练的日语对他说道。

    已经明白了些什么的斋藤信却突然有了一种解脱感,他手一松,手中的王巴匣子就掉到了地上,然后他竟然一转身就很听话的往树林里钻去了!

    这特么的都是什么情况?

    乔装成被击毙日军的沈冲心里都愣了一下,脚下步子却不慢跟着就追进了树林。

    而斋藤信进树林,沈冲复活这一幕竟然全都落入了正拿着望远镜观看情况的永里太郎的眼中。

    永里太郎也愣了,对面有支那魔鬼部队他已经料了个八九不离十了,可是斋藤信那又是什么情况?

    永里太郎在这一愣之间,双方子弹交错中,便有两颗子弹同时射穿了他的脑袋!

《抗日小山传奇》最新章节《 第一六六六章 莫名其妙的俘虏》网址:http://www.114ttg.com/txt/92/92402/5156594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