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四九章 南京之觞(二)-抗日小山-
抗日小山

第一四九章 南京之觞(二)

    “哒、哒、哒……”鬼子的机枪响了起来,密集的子弹打在了他们藏身的破墙上,一片石屑飞扬。

    “小山子,咋办?”士兵们都把眼神转到了霍小山的身上。

    蝼蚁尚且偷生,虽然他们选择了跟着霍小山回到了南京,他们也不会放弃自己手中的武器,可是下意识地谁又不想撤出南京城呢?毕竟局势在这里摆着呢。

    霍小山深吸了一口气,慢慢吐了出来,说道:“撤,出城”

    如果此时只有霍小山自己的话,他肯定会和日军周旋的。

    可是现在情况已经这样了,自己还有几个弟兄,几个还活着的需要把活着的一个都不落下的带出去,而现在慕容沛又出现在自己身边,那么撤出城去已经是他唯一的选项了。

    沈冲刚要站起身来,可是日军的机枪却又打在了这堵破墙的窟窿上,日军的机枪已经封锁住了这个唯一的出口。

    “别硬冲。”霍小山一拉沈冲。

    他转身面向了身后的那堵墙,向前急跑几步,远气发力,“哈”的一声就直接就撞在了那墙上。

    轰然而鸣中,在沈冲和那几个士兵愕然地注视下,那墙竟然被撞出了一个一个豁口!

    霍小山又是几脚,踹飞了豁口边的几层砖,说道:“别愣了,快钻出去。”

    众人一个个的钻了出去,粪球子是最后一个钻出去的,出来后,他还没忘看了一眼这个被霍小山硬撞出来的豁子,那墙是跑的双砖。

    几个人拼命在城市的废墟中穿过,直奔挹江门而去,

    日军的枪声历历在耳,霍小山他们是在和时间赛跑。

    南京城破已经有一段时间了,日军开始全面占领南京,追击的步伐决不会比溃退的中国军民慢。

    霍小山沈冲慕容沛毕竟在南京城里住了一段时间,又常去江边,对挹江门一带的街道还是熟悉的。

    近了,离挹江门越来越近了。

    只是随着城门的临近,街道上被抛弃的枪弹衣服已经越来越多了,而且竟然出现了尸体。

    奔跑中,他们扫视了一眼,那尸体多是老弱病残的,想必是在逃亡的过程中体力不支而摔倒或者被踩倒的。

    “停!”霍小山把手一扬,他的另一只手此时正攥着慕容沛的小手。

    “咋了?再拐一个弯就能看到城门了!”沈冲不解。

    “快把衣服换了!”霍小山边说,边已经撒开慕容沛的手去拾他脚边的一件军装。

    其余人恍然大悟,他们还穿着日本人的军装呢,这要是被哪个有血性的中国士兵看到了,保不准就被捷克式一梭子给突突了,几个人着急忙慌地捡衣服换衣服。

    “咋这么多军装呢?”粪球子奇怪。

    他捡的军装明显偏大,那衣服的下摆已经垂到了他的膝盖了,可是这时候谁还管得了那么多。

    “还用问,都是怕死脱了军服好装老百姓的呗。”沈冲愤愤。

    “好了,好了,快走!”霍小山催促。

    众人复又奔跑,一拐过街角,却惊呆了。

    天色已经渐黑,城门就在前方不远处,只是他们面前的街道上却已经是伏尸遍地。

    那尸体有军人的有老百姓的,人挨着人,人挤着人,人压着人,密密麻麻。

    显然这些人死去已有一段时间了,可血迹依旧未干。

    如果不是尸体太密,想必尸体下流的血已经能够汇成一条小河了,因为那刺鼻的血腥味已经盖过了枪炮射击产生的硝烟味!

    众人正在震惊于怎么会有这么多死人的时候,慕容沛哇地一声就吐了出来。

    霍小山叫了声阿弥陀佛,一低腰一伸手就把慕容沛反揽在后背上,吼道:“接着走!”

    几个士兵如梦初醒,求生的欲望瞬间超过了对死亡的恐惧,复又向前奔去,却已顾不得脚下踩的是男是女是战友是乡亲。

    只是霍小山和沈冲却不知道,在他们脚下那么多的尸体中,其中就有周列宝的——他们在中央军校的教官,一位抗日英雄,没有死在日军的枪弹下,却被自己的同胞踩死在撤退的途中。

    “拐弯,上城墙!”沈冲跑在最前面,他喊着。

    拐过弯,城门就在前方。

    不知道城外哪里来的火光,城墙上的天空一片通亮,城墙垛口看得格外分明,而城墙内则是黑乎乎的一片。

    也幸亏迎面火光的作用,使得他们看不清脚上到底有多少尸体。

    黑暗之中,他们磕磕跘跘,脚下踩着的尸体也不知道有几层了,好在唯一的不是军人的慕容沛是被霍小山背着的。

    跑到近前,霍小山他们看到那城门是被堵上了的,砖石沙袋把偌大的一个城门封得严严实实,密不透风一般。

    这时所有人才猜到,为什么这条街上死了这么多人,看来是发生了枪战,而且是****之间的枪战。

    霍小山他们顺着城墙内侧的步道跑到城墙上时,火光中眼见得一个老百姓正从垛口上往墙那头爬。

    那个人还惊慌地向后看了一眼。

    他看到了霍小山他们也登上了城墙,或许是他太着急逃命了,或许是他误以为后面上来的这几个人是日本鬼子,一紧张,慌乱之中那抓绳子的手没抓牢,妈呀一声,人就不见了,显见得已是跌下了城墙。

    “这特么的,堵城门干嘛?”沈冲边跑边骂道。

    霍小山没吭声,可是沈冲的话也正是他想说的,堵城门干嘛?

    或许是为了防止日军从江上进攻过来,或许是为了防止守军撤退。

    可眼巴前的情况却是,城外目前还没有听到枪炮声,很明显日军还没有从江上打过来,堵上了城门却没有堵住守军的撤退,这个城门堵的真是太特么的糟糕了!

    这时他们已经跑到垛口处了,看到城墙的所有垛口处,都卡着东西,有扁担有木方有甚至有成捆的手榴弹。

    显见得城门被堵,城里的军民是把绳子褥单之类的系在这些卡在垛口处的东西上缒下城去的,刚才那个人正是顺着这样的绳子下城墙的。

    他们在同样顺着那些绳子褥单往城下缒落的时候,在城外的火光中,已经看到了很多人影正向江边方向而去。

    他们终于赶上了撤出南京城军民的最后一拨,而日军却已经追的很近了。(未完待续。)

《抗日小山传奇》最新章节《 第一四九章 南京之觞(二)》网址:http://www.114ttg.com/txt/92/92402/3161395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