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六七一章 再入敌后-抗日小山-
抗日小山

第一六七一章 再入敌后

    一名日军的炮长举在空中的旗子落了下来,沉闷的炮声响起。

    在炮弹出膛的一刹那,巨大的后座力让那大炮颤抖了一下,然后整个炮位就被巨大的烟尘包围了起来。

    当那烟尘刚刚落下,下一发炮弹便已入膛了,于是又是一声令下一拉绳子一记炮响。

    这片树林里四门日军的山炮,他们根据命令进行了四轮齐射。

    当这四轮齐射完毕后,日军的炮兵们才在那烟尘中略微轻松了下来。

    周围依旧有持续不断的炮声,为了打下洞口镇,日军真是下了大力气了。

    大大小小的火炮就调来了近百门,而所有炮击的目标就是一个,洞口镇中国军队的第三道城墙。

    “不知道支那的那道墙到底是什么做的,为什么就炸不倒?”有一名日军炮兵感叹道。

    “就是钢筋混凝土也该炸倒了啊!”第二名日军炮兵同样感叹。

    “不是说是用糯米和什么三合土筑起来的吗?”第三名炮兵掺言。

    “我是不信,不是支那的这座城也有什么神灵护体吧?”第一名日军炮兵说道。

    只是他说这话可是有伤士气的,他偷瞥了一眼身后,见炮长已经走了过来于是赶紧闭上了嘴吧。

    日本人也是迷信的。

    那个关于日军迫击炮弹在中国某地老君堂打了十三发迫击炮弹一发未爆的小道消息都已经传到他们这里来了。

    据说那还是前些年战争刚开始的时候,日军的迫击炮向着一个传说中的中国神仙的住处打了十三发迫击炮弹,竟然一发没炸,甚至当时的参战人员在望远镜里还远远的看到有一颗迫击炮弹就夹在了那住处的一棵树的树杈上!

    由于中国的面积太大了,战争的时间和空间都变得久远,有些事情已经很难还原其本来面目了。

    但是本身就富有传奇色彩的事件经过悠悠众人之口就变得越发离奇。

    “接着搬炮弹去!”日军炮长看了一眼自己这几名部下说道。

    于是那几句士兵赶紧走开了。

    日军的炮长自然是听到了手下的感叹的,他现在都已经对这场战役能否取胜产生怀疑了。

    炮兵一百余门炮却没有轰塌一堵墙,而前方却是近一个个旅团五六千人的兵力在攻击着洞口镇啊,可是截止目前也只是过了两道墙,第三道墙始终屹立不倒,而据说在那里防守的中国军队只有半个团。

    日军炮长也只能无声的叹了口气,这时他看到一队三四十人的步兵经过自己炮位不远的地方又在向自己炮击的方向前进。

    那些步兵扛着步枪还有挑着担子的,上面盖着布也不知道里面装着的是什么样的武器。

    怎么,又增兵了吗?

    日军炮长在内心给自己玩了一个小小的黑色幽默,前方五六千人都不管用,还差几你们这三四十人几担挑子?

    他并不知道,此时这队人中有人正在小声叨咕着:“又是两门炮啊,可惜了——”

    他说的是汉语而不是日语,那么这句可惜的内涵就变得不言而喻了,可惜现在不能炸啊!

    为什么说可惜,不仅仅因为这三四十人是直属团人假扮的日军,更因为说话的人是沈冲。

    “这一路上炮是多,可就算真咱们动手顶多也就能捣毁一处炮兵阵地,还是快走吧!”特别理解沈冲还能说沈冲的那是李向白。

    李向白所说自然是有道理的,这一路上沈冲他们已经看至少不下十处的日军炮兵阵地了。

    可是那又能如何,你顶天也就能摧毁一处。

    因为只要袭击炮兵阵地的战斗一打响,日军就围上来了,就别说你还能不能打第二处炮兵阵地,到时候你能不能跑出去都已经成为大问题了。

    沈冲已经不再说话了,接着向前走,只是依旧想着那些不能炸毁的炮。

    本来,每当直属团在敌营中执行任务时一般头兵那都是沈冲的事,谁叫他有日本血统谁叫他日语说得最好谁叫他看起来就是日本人?

    可是这回却是不用了,这回沈冲前面还有两个人,一个是川口宽一,一个是斋藤信。

    那个斋藤信也是日军的一个老兵了。

    他从最开始的一名并不狂热的军国分子到慢慢厌战,中间又受了某种刺激,到最后彻底对日军失去了信心成为了直属团的俘虏。

    在川口宽一的现身说法后,他终于反正了。

    说他受了某种刺激,那是他在前几年接到家里的一封信后彻底的对大日本皇军愤怒了起来。

    那封信是她母亲写来的,他最喜爱的妹妹被征召成了随军艺伎!

    什么是随军艺伎,斋藤信又怎能不明白?

    几十名上百名的大日本帝国的士兵在慰安所外提着裤子排着长队,而那慰安所里慰安的除了中国女人朝鲜女人菲律宾女人外,还有日本艺伎!

    当斋藤信得知自己的妹妹竟然被征召成了艺伎之后彻底被刺激了。

    因为他知道所有的艺伎最终会成为什么样子,没有例外。

    于是,长期量变最终发生质变了的他在被沈冲用枪指向他而他又看到了曾经同为大日本皇军的川口宽一时,他便彻彻底底的反水了。

    在用那个简易喇叭冲着永里大队曾经的同伴们喊话时报出自己的名字那是他自愿的,他用这种方式向中国军人递了一份投名状,以示自己与日本军国主义的切割。

    此时,李向白他们自然是奔洞口镇去的。

    李向派自己那两个连包括黎亮细伢子他们对日军的狙击,那只是一个牵制行动。

    他们需要让日军认为支那魔鬼部队已经被撵得远远的了,而他们这支小队却是再次扮成了日军从后方向洞口镇行来。

    李向白还是秉持初衷的,必须给团长霍小山扬名,怎么可以总在敌后转呢?

    在敌后你就是杀了再多的日军立了再大的功劳洞口镇里的国军主力也未必能知道。

    虽然说还有高峰那十二个人与他们在一起作战,但是这子弹是无眼的,万一高峰他们那啥了呢,是吧?战争发生什么都是有可能的。

    所以打助拳必须做在明处,于是他干脆也和沈冲他们一起奔这洞口镇来了,而高峰他们则正好可以给他们打证言。

    这回他们可不是奔破坏日军后方来的,这回他们要找个机会冲进洞口镇内,他要借高峰之口向国军主力们陈述霍小山直属团的骁勇善战!

    战争就象读一本书,只是深入其中那也只能是一名读者或者奋勇杀敌的战士,只有还能超脱其中做更深层次的思考,才能成为将军或者作者!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零点看书手机版阅读网址:

    :

《抗日小山传奇》最新章节《 第一六七一章 再入敌后》网址:http://www.114ttg.com/txt/92/92402/5156595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