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六七四 川口宽一的谎言-抗日小山-
抗日小山

第一六七四 川口宽一的谎言

    日军的炮击已经停了。

    中美联合航空队的到来,不仅仅让日军的补给线受到了攻击,更让日军的大炮们集体失声,但前方的战斗依旧在继续。

    摇身一变成了防疫给水部队的直属团的人在沈冲的带领下用那架马车和上面的毒气桶作为道具义无反顾的向前方行进着。

    之所以说是义无反顾,那是因为天知道前方会发生什么的情况。

    直属团在哪场会战中没有深入敌后的时候?就是从外围摸进被日军包围的国军据点那也不是一回两回了。

    但是这回却又格外的不同,日军分三面围上了洞口镇,至于第四个方向那里是难以逾越的天堑,沈冲他们也过不去。

    当然了,沈冲他们过不去日军也肯定是过不去,否则日军岂不把洞口镇直接包围了吗?

    走向未知是需要勇气的,沈冲他们的胆大就是刚刚反水过来的斋藤信都暗自觉得心惊。

    可是人家直属团人就是敢,就是这样一步步的走向充满了危险与不确定的未知。

    他们当然有可能抓到个机会冲回本队,当然绝大多数的可能还是他们被日军抓住某个破绽从而给自己弄个灭顶之灾。

    可是沈冲他们才不去想那百之九十的死亡和那只有百分之十的生的希望呢,他们直属团精锐们就是这样在一场场的会战中凭借着自己的勇敢和机智硬生生杀出来条条生路来的!

    当沈冲他们前进到距离那枪声爆炸声只有一公里的地段时,他们被日军截停了。

    “你们是防疫给水部队的?”有一名日军的少尉军官上前问道。

    回答他的自然是川口宽一的一声“嗨伊”。

    “你们的小队长小笠原呢?”那名少尉军官又问道。

    “小笠原君已经为天皇玉陨了。”川口宽一现出悲痛的表情。

    “嗯?”那名少尉军官露出了意外与伤痛的表情。

    “我们过来时恰恰遇到了支那军的飞机轰炸,小笠原君被炸弹命中了!我们只找到了这个!”川口宽一回头指着马车上用破军装包裹着的一物说道。

    那名军官上前掀开了那件满是血迹和污秽的军衣看了一眼却又赶紧盖上了。

    只因为那军衣里包着的是一个人血肉模糊的小腿,不过那只有军官才穿的长桶马靴倒还是套在上面呢!

    “巴嘎!”那名日军军官骂道。

    他这声骂里有骂中美空军的成分也有骂象川口宽一这样的小笠原的士兵的成分。

    在这名日军军官想来,就是小笠原玉陨了,你们弄不回来一个全尸怎么也得给弄个脑袋回来吧!

    怎么只捡回来了一条小腿,有你们这样当部属的吗?

    “都是卑职无能!”川口宽一表情沉痛的说道,“当时小笠原君命令我们隐蔽可他自己却赶着马车想找个地方隐藏起来,结果炸弹就炸到了他,而那里恰巧有一片很深的水洼,轰炸过后我们也只找到了这个了!”

    川口宽一是日本和尚出身,本来就是一书呆子木讷的形象,虽然说到了直属团后被众人好一翻调教,但那气质却是不会变的。

    总是给人一副在霍小山说来那叫悲天悯人在其他人说来叫傻了巴唧的气质。

    而此时在那名日军军官看来这种气质就叫“悲恸”!

    原来是这么回事啊!

    倒霉的小笠原竟然被炸到了水里,这也怪不得他的下属了,战况紧急谁又能下河去特意捞他的脑袋呢?

    川口宽一以他的“悲恸”成功的让他们这些小笠原的“下属”摆脱了只带回了主官一条小腿的责任。

    “你们去那里,有任务时我们会派人告诉你们的。”那个少尉军官无奈的指着一处山丘的后面说道。

    于是在川口宽一的“嗨伊”声中,防疫给水分队便向那个山丘去了。

    那名少尉军官再次用复杂的表情看了一眼那马车上军衣上所包裹着的东西,暗暗的叹了一口气。

    只因为他和那个已经玉陨了的小笠原同乡,他听说自己老乡玉陨了,很想再看上一眼,却未曾想到只看到了血肉模糊的小腿和一只马靴。

    他却怎么可能知道,他的同乡倒真的是被飞机给炸得四分五裂的,只是只找到一条大腿那自然就是直属团的杜撰了。

    沈冲他们也只是在在那爆炸现场捡上来了一条大腿给他们自己做护身符罢了!

    防疫给水分队很快就在那个小山丘后安置了下来,而这时斋藤信才松了一口气。

    作为一名日本人他在刚才的这个过程中那小心脏真是“砰砰砰”的跳!

    可是他就搞不明白这群支那魔鬼,不,这群他中国的魔鬼队友是如何把这份压力扛下来的而身边的川口宽一又怎么能把这个谎撒的那么圆?连本是知道实情的他自己都差点被川口宽一弄感动了!

    一个个的现在竟然还都满脸悲恸的样子呢,魔鬼部队就是魔鬼部队啊!斋藤信暗叹道,他们装日本人实在是已经真假难辨了,以至于都给他了一种重返大日本帝国军队的感觉!

    “洞洞洞”,就在他们这支防疫给水分队旁边不远处的重机枪阵地上的重机枪响了起来,然后前方歪把子机枪的射击声也响成了一片,这意味着日军对洞口镇的又一次进攻开始了。

    防疫给水部队这个位置在日军预伏阵地中属于中间的位置。

    往前进攻冲锋那是步兵的事情,后面都是大队人马与重火力的掩护。

    而象他们这种用大桶放毒的方式那还是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中施放毒气的方法呢,其实对现在的日军来讲那也是一种很鸡肋的毒气战方式。

    若不是毒气弹在往洞口前线运输的过程中被中美空军的飞机给炸了,日军指挥官也不会想起用毒气桶来放毒。

    毒气桶不象毒气弹,它所受限制实在是太多了,必须风向适合不下雨时才能放毒,在这个阶段的洞口战场基本上是用不上的。

    日军指挥官也是抱着有了总比没有强才调了一支毒气分队上来,却不成想半路上被中美空军也给炸了还损失了两桶毒气。

    当然,他们更不可能知道此防疫给水已非他们那支防疫给水了。

    日军在旅团长关根正雄的亲自督战之下调动频繁,谁又有功夫来他搭理他们这一伙一发重炮就能报销的了的小分队呢。

    于是直属团这乔扮成日军毒气部队的二十来人便在这个不起眼的山丘后呆了下了,等待日军指挥官那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下达的施毒的命令。

    沈冲已是带了几个人爬到了这个小山丘顶后用找来的几块石头在丘顶搭起了一个不起眼的眺望孔来。

    还有人从丘后弄来了些灌木树枝趴在的棱线后面给那个瞭望孔做上了掩护。

    前方激战正酣,他们既想找机会混过去又还从没有在日军角度看过中日部队那血腥厮杀的战场呢,此时又怎能不观?

    :

《抗日小山传奇》最新章节《 第一六七四 川口宽一的谎言》网址:http://www.114ttg.com/txt/92/92402/5156595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