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六九二章 深夜魔鬼(三)-抗日小山-
抗日小山

第一六九二章 深夜魔鬼(三)

    与庵堂院里日军一片压抑与恐怖的气氛相反,树林里直属团与马腾连的人一个个却是喜笑颜开。

    虽然说前方的火线已经熄灭了,树林中又变得一片黑暗,但不少人都低声兴奋的说着。

    只因为刚才火光之中,在那子弹流光之下,从庵堂里出来的日军真的就象那被挥镰割倒的稻草一样倒了下去。

    “跟着我们头儿打仗,不敢说没吃过小鬼子的亏,那时候,有,但真的不多!”有直属团士兵在黑暗之中骄傲的说着。

    于是他的话引起了马腾连士兵的一片赞叹声。

    “把嘴闭上,注意隐蔽!谁也不许出声了,战斗还没完呢!”粪球子忽然在众人的窃窃私语中提高嗓门说了一句。

    于是,树林中所有的声音在这一声令下后全都消失于无形。

    刚才说话说得有点兴奋的士兵在黑暗之中吐了一下舌头忙操起了枪平复起了心情。

    粪球子的这声警醒还真的就发生作用了。

    士兵们的声音刚消失了一会儿,庵堂院落里的枪声突然就响了起来。

    日军射出子弹的流光向没有悬崖的这三个方向如同雨点一般就打了过来,那情形仿佛就象暗夜之中从某个原点爆出了一场流星雨!

    多亏粪球子说了一声注意隐蔽,否则士兵们在兴奋之余保不准谁就会有谁被日军子弹打中呢。

    什么情况?小鬼子这是要干什么?

    此时在正面指挥的粪球子愣了,那两个方向带兵的铁锁和铜锁也愣了。

    “小鬼子不是又要突围吧?霍长官可是在里面呢!”马腾在黑暗对粪球子说道。

    “先别还击!”粪球子也没有想明白。

    他之所以下令不让士兵们还击那是有原因的,那自然是大家都知道霍小山可是在庵堂里给日军捣乱呢!

    如果不是霍小山在那庵堂里制造出足够的恐怖,庵堂里面的日军又怎么会往外跑?

    霍小山今夜对日军的作战方案是这样的,其实他派人偷偷摸到那庵堂院墙下用集束手榴弹炸开了院墙那只不过是一个声东击西的计策罢了。

    由于那声爆炸,庵堂里的日军被爆炸声吸引以为直属团要夜攻,所以他们的注意力就都集中到了正面去了,而这时霍小山却恰恰趁机从侧面翻墙进去了。

    可是现在,霍小山还没有从庵堂里出来,日军就从庵堂里向外射击,那么现在直属团还击的话误伤到自己的团长怎么办?

    “头儿在里面,头儿在里面。”粪球子自言自语的叨咕了两句,突然他觉得自己好象想明白了什么事情。

    正是因为头儿在里面那么自己就更应当下令地日军进行攻击了!

    如果此时在外围的他们不对日军进行攻击,日军岂不是能想到头儿就在庵堂里面?!

    “射——等等!”粪球子刚要下令,却是又把射击的命令打住了。

    马腾在旁边静静等着粪球子的命令没有再掺言,因为白天的时候他可是听直属团的人说了,此时这个负责指挥的其貌不扬的小东西已经是少校了,人家是不乐意当营长才特意下来参加战斗的。

    并且,马腾还听说了,这个长得跟麻脸小土豆似的小东西可是从淞沪会战开始一直在战场上打到现在的,论资历那是比直属团团长霍小山还老的!

    人老奸马老滑那自然是贬义,可是去除了这层贬义之后,那就说明人家这个小东西能活到现在绝对是不简单的!

    打仗也如同做人,耍小聪明的人可得一时之逞,但天长日久后你看哪个人凭着耍小聪明成大器的?做人要踏实!能在人山血海之中冲杀出来活到现在那绝对是有真本事的!

    黑暗之中,没有粪球子的命令所有人都趴着任由子弹在头上飞过听着那三八大盖的子弹“噗噗”的钻进树干里还有那打飞了的流弹将树上的枝叶扫落了一头。

    那两个方向铁锁和铜锁带的那两个连自然也知道霍小山在庵堂里面呢,正面没有打他们也没有打。

    又过了五分钟,日军的射击也停了下来,估计日军的弹药也不多了,他们也得省着用。

    粪球子依旧没吭声。

    又过了几分钟后粪球子才说道:“让后面的掷弹筒冲着那个墙豁子打两炮,只打两炮啊!通知铁锁铜锁一会儿咱们射击他们也射击,但是不许用掷弹筒!”

    过了一会儿后方“嗵嗵“两声炮响,两颗掷弹真的是丝毫未差就在那个被集束手榴弹炸出来的墙豁子处炸响了。

    而这时粪球子才大声命令道:“全体都有了,向前方射击!”

    咦?这是个啥子打法?马腾都被搞糊涂了。

    可是军令不可违,那就打吧,于是轻机枪步枪冲锋枪就都奔着日军占据的庵堂打出了过去。

    他们这面一动手,那两个方向直属团的人自然也不能闲着,于是三个方向子弹的流光便向庵堂集火而去。

    但是令人奇怪的是日军竟然也不反击了,庵堂墙壁屋顶被打得火星四溅,日军却是一枪也没有还击!

    这仗打得把马腾弄得真是糊涂了,这是打仗吗?怎么感觉倒象是两伙人做买卖,日军先是借给了国军一些子弹,现在国军竟然又特么的给还了回去!

    马腾是糊涂的,可是此时霍小山心里却是已经在夸粪球子聪明了。

    此时为什么日军没有还击,只因为日军已经从庵堂的后门溜了出来。

    庵堂的后面不是悬崖吗?是的,确实是高达二百多米的悬崖!

    可是真属团在遇到悬崖时都知道结绑腿为绳往下爬,日军也同样会想到啊!

    眼见打打不过溜溜不掉的饭岛保三郎便想到了这招,可是他又怕霍小山藏在他们中间捣乱,便下令向外围射击。

    他那射击其实就是判断霍小山是否还在他们日军中间的。

    如果中国军队敢往庵堂里开枪并且射掷弹,那说明霍小山已经撤回去了。

    反之如果中国军队不敢,那就说明霍小山就在他们中间,他自然就没法实施他的从悬崖上往下溜的计划了。

    粪球子并没有猜到日军竟然想从悬崖绝壁那头下去。

    但是,粪球子却隐隐约约猜到了日军开枪的意图,你不是想证明我们团长是不是在庵堂之中吗?那我就制造出我们团长已经回来的假象。

    日军停止射击后,粪球子之所以犹豫了一下没有让立刻射击,那是他要给日军制造出我们团长正在从那斋堂里出来的路上呢我们也怕把他误伤了!

    过了一会儿,粪球子下令射击了,那自然是因为我们团长“回来了”!

    黑暗之中日军开始解绑腿结绳了。

    最终在黑暗之中这根绳子便被日军绑在了庵堂后的一棵大树上,然后便有日军顺着绳子往悬崖下爬了。

    过了几分钟后,在上面的饭岛保三郎感觉到了下面绳子的晃动,于是便下令让另外一名日军抓紧了绳子往下去了。

    人由于体质不同心理素质不同,有晕高的有不晕高的,但是黑夜之中由于什么都看不见,反而晕高的人也不害怕了。

    不一会儿下面又晃动绳子了,便又有日军下去了。

    日军很慢,因为那是绑腿,一回也只敢上一个人,上多了怕再把那绳子压断了。

    饭岛保三郎终于高兴了起来,终于可以逃掉了,终于可以逃出霍小山这个魔鬼的掌心了啊!

    然而,他高兴的时间并不长,就在第七名日军下去的时候,始终摸着绳子的饭岛保三郎忽然觉得绳子一松,然后他就听到了一声从那山崖上部一直向下如同跌到了无尽和深渊之中并且还带着恐怖的回响的“啊——”

    绳子,断了!

《抗日小山传奇》最新章节《 第一六九二章 深夜魔鬼(三)》网址:http://www.114ttg.com/txt/92/92402/5170552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