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五二章 血染长江水(二)-抗日小山-
抗日小山

第一五二章 血染长江水(二)

    鬼子追上来了,从江上浮尸上看,上游的鬼子已经追到了江边,而下游鬼子的武装汽艇的威胁也已迫在眉睫。

    “快划啊!”霍小山船上的人高叫着,都在船上蹲下身来,用手,甚至用枪托当桨在水中滑动,以期让小船跑得更快一些。

    饶是如此,在水流湍急的江心,那小船的速度也只是快了一点点,离对岸还有一段距离呢。

    要命的是,在江水从上而下的推动下,那小船不可能是笔直地驶往江对岸,而是边往前行进边向下游偏移,就如同主动地靠向了鬼子的汽艇一般。

    日军汽艇上的机枪仍在突突突地叫个不停,不断有渡江的****被击中坠入水中。

    霍小山眼见着鬼子的机枪击中了最下面他们曾注意到的那渡江的一人一马,看着紧抱着马颈的那人身子一颤,然后身子就软了下来,他的双臂挂在颈上,头也垂贴了上去,显然已经是中弹了。

    而他的坐骑尚兀自不知,江水之中四蹄拨动着,依旧奋勇地驮着他的主人向前向前。

    “那是黑电呀!”

    霍小山和沈冲同时想了起来,那马他们是见过的,是黑电,是那匹他在军校时骑过神骏的战马,此刻它竟然在这危急时刻驮着自己的主人过江,这是一件多么让人不可思议的事啊!

    可是,在日军的机枪扫射中,在中国军队士兵不断的中弹落水的惨叫声中,霍小山和沈冲现在他已经没时间去替黑电和他的主人惋惜了。

    “不行啊,这样下去不行啊!”霍小山急道,然后突然大吼一声,“手榴弹,给我手榴弹!”

    粪球子一边手忙脚乱地摘下他一直挂在脖子上的甜瓜式日军手雷,一边问:“你要这个干嘛,鬼子汽艇远着呢,你还能把手雷扔那去?!”

    正蹲着划水的沈冲和慕容沛却明白了霍小山要手雷的意图,慕容沛用担心的眼神看着霍小山,沈冲则是急道:“小山子,我去!”

    “哪那么多废话,替我照顾好丫丫!”霍小山接过两个手雷,看了一眼沈冲,又深深地看了一眼慕容沛,然后他双臂伸直并拢,身子反弓,双腿用力一蹬船,身子向后一倒,就投入到了那滚滚长江水中。

    他的动作是如此的轻盈,众人中觉得船身一颤之际,霍小山已是如同一条跳龙门的鲤鱼扎入到了江水之中,除了最初那投入水面的泼喇一下,竟没有溅起多大的水花。

    须臾功夫,霍小山从船下方的水面上出现了。

    他平躺了下来,头向着小船的方向,手脚微动,只是在水面上维持着身体的平衡,任由那江流涌动着,带着他向下方而去。

    这里早就见过霍小山游水的有慕容沛沈冲和细妹子爷孙俩,所以他们并不惊讶,只是担心这冰冷的江水会让霍小山抽筋。

    至于霍小山带上船的那几个士兵则已全部石化,粪球子更是张大了嘴成o型,也忘了划水了,过了好一会儿,才喃喃地道:“是不是人啊,这样也行?!”

    “你才不是人呢。”沈冲来气,直接给了粪球子一个肘击。

    粪球子一晃,险些一头栽到江里去。

    “都举枪,准备掩护。”沈冲喝道。

    江水涌动,霍小山仰面躺在水面上,手足轻摆,不仔细看,和刚刚上游冲下来的浮尸也没有什么区别。

    九十米,八十米,七十米,霍小山离鬼子的汽艇已经是越来越近了。

    而就在这时,他们下首的那条小船却已经被日军击中了,一梭子子弹过后,那小船多出了一排筛眼,船上的人纷纷落水,在水中挣扎着,惨叫声中,他们无疑已经成为日军机枪手追逐的目标。

    但要命的是,霍小山此时正在水流的作用下经过这条小船,他又不敢做出太大的动作以免招致日军的扫射。

    眼见日军的机枪子弹将霍小山前方不远的地方射起一排水花,霍小山危险了!

    “都干瞪着干嘛?开枪啊!”慕容沛倒是最先反应了过来,她抬手冲着日军汽艇方向就是一枪。

    慕容沛手中的勃朗宁手枪还是他原来朝舅舅要的。

    勃朗宁手枪那是属于****高级军官的那种佩枪,枪很小巧,很精致,但有效杀伤距离在五十米左右,这对于距离他们还有近百米距离的日军汽艇来讲,远谈不上威胁,所以那颗子弹已经不知道飞到什么地方去了。

    但枪声却已是提醒了小船上的士兵们,沈冲高喝一声道:“粪球子,趴下,撅起来。”

    粪球子也明白过来,在沈冲前在趴了下来,屁股却高高撅起。

    “笨蛋,横过来趴!”沈冲更急,“哎呀,你把屁股低点!这枪能架上吗?”

    手忙脚乱之际,沈冲终是把他一直拿着的歪把子机枪架到了粪球子的后背上。

    “突突突……”这是沈冲的机枪响了。

    子弹从日军的头上飞过,正好打中了日军汽艇上挑着的那面膏药旗。

    拴膏药旗的绳子被打断了,那面膏药旗,飘飘悠悠地被江风吹着向江面上落去。

    汽艇上的日军被吓了一跳,他们未曾想到,在江面上竟然遇到了抵抗,而那枪声竟然还是自己耳熟能详的歪把子。

    “突突突……”日军反应过来了忙掉转枪口开始射击,扇面形扫过的弹幕,在小船的前方打出一串水花。

    船上的人唯有压低身体,却也在拼命地用机枪,步枪向汽艇射击。

    压低身体那只是人自我保护的下意识罢了,毕竟只是条木船,也没有什么坚固的掩体,这条薄薄的小船不用说对于机枪,就是对于手枪来讲,它的防御力也只能等于零。

    杂乱之中,日军的机枪突然哑了。

    “哈哈,我打的!”小兵嘎子兴奋地叫了起来,尽管这一枪是蒙的。

    江水涌动使得老兵们原本瞄准好的一枪打高了,反而本来就瞄得低了的小兵嘎子在开枪的刹那时江浪托了下小船,反而打中了那个趴在那里向他们射击的日军机枪手。

    “趴下!”旁边一名士兵伸手一按小兵嘎子的肩膀,一排子弹从他的头上飞过,却是日军从汽艇另一侧挪过来了另外一挺机枪开始射击了。

    “打中也是蒙的,你当你是我呢,子弹打不着你脑袋呗?”粪球子仍旧趴在那里,给沈冲当着机枪的支点,但并不耽误他表示出对于小兵嘎子神奇一枪的不屑。

    “少废话,屁股再低点!”沈冲一压机枪,就又把粪球子说话时又撅起来的屁股压了下去。(未完待续。)

《抗日小山传奇》最新章节《 第一五二章 血染长江水(二)》网址:http://www.114ttg.com/txt/92/92402/3161395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