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七0四章 大排场-抗日小山-
抗日小山

第一七0四章 大排场

    当霍小山从对面山坡上下来的时候下一跳,因为他和小石锁莽汉他们一直在制高点监视战场了的。

    他们是眼见搜索队伍都走远了才下来的,可是刚下来的时候就听前方传来了隐隐一声喊,然后他们就看到前方有士兵军官刷的一下子就敬起礼来了。

    昨夜的战斗中霍小山和郑由俭的位置是属于那种斜对面,而且那还不是一般的斜,他根本就看不到郑由俭,他自然是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而在那名少校军官的带动下,隘路之中的国军官兵才搞明白昨天让他们顺绳子爬上去从而自己避免了更大伤亡的竟然是直属团的。

    于是那些官兵就如同田径场上的接力赛一般,隔着几十米便有军官或者士兵主动又接着喊道向直属团敬礼。

    而此时霍小山他们听到的那声喊他们就没听清,只是见前方有官兵竟然在战场上敬起礼来了,不由得是奇怪万分。

    在战场上不允许下级给上级敬礼那就是没有明文规定也是约定俗成的事情了,他们又怎能不奇怪呢!

    “这战场上敬哪门子礼?”莽汉叨咕了一句。

    可是这个时候前头便又响起敬礼的喊声了,而这回那接力的喊声离他们就近了,这回霍小山他们就听清了,那喊声竟然是“向第九战区直属团咱们的英雄咱们的救命恩人敬礼”

    霍小山一听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别看他没有看到郑由俭,但昨夜在照明弹的光亮之下他可是看到自己的士兵就在对面的崖顶了。

    霍小山太了解自己的这些手下了,兵分三路,哪个带队的见这里战斗打得最激烈从而过来“凑热闹”那都不是奇怪的事。

    正因为如此,他自己都没敢带队进入到这隘路之中,他想的就是关键时刻能给下面的国军官兵,也别管是自己的人还是友军的在崖顶提供火力支援了。

    霍小山见隘路上的国军官兵齐刷刷的给自己直属团敬礼尽管那些官兵根本就不大可能知道哪个人是直属团的,那心里当时真的是一热。

    就这段隘路上昨夜打得最激烈,那被打死的日军多的地方都已经撂了四五具日军的尸体了,而马颈骨最狭窄之处日军的死尸都已经把隘路堵死了,过人时是现扒开的。

    日军人很多,那国军的人能少吗,就霍小山估摸一下昨夜在这里参加战斗的国军官兵怎么也得有三四千人的样子。

    所以现在这段隘路之上国军官兵依旧是人头攒动不见少啊。

    想一想,在血腥的侵略者死尸枕藉绵延好几里地的战场上,数千名官兵接力式的给直属团敬礼那是一种何等壮观的场面!

    霍小山正心热着呢,那喊敬礼的接力声可就传下来了,这功夫霍小山他们身旁的国军官兵听到之后那也毫不犹豫就是立正敬礼。

    然后那就跟部队列队报人数似的,自有军官或者士兵受前面官兵情绪上的感染喊着那敬礼的内容就把这命令传了下去。

    一眨眼间,霍小山他们后面的国军官兵都在齐刷刷的敬礼了。

    可是如此一来,霍小山他们这些直属团的人就显眼了。

    他们不可能敬礼啊!哪里有自己给自己敬礼的道理?!

    于是,霍小山他们身边的国军官兵就有对他们不乐意的了。

    那是真不乐意!

    就在场的这几千国军官兵哪个不是在人家直属团的火力掩护下顺着直属团的绳子爬上去的?

    那叫救命之恩!

    细伢子给了一名伤员几片药黎亮又给了那名伤员四个大烟葫芦就把那个伤员感动哭了,那只是伤员那是救伤,可是昨夜那可是救命啊!

    这是什么年代?

    河南黄泛区闹“水旱蝗汤”的时候,你给个大饼子哪怕你都七老八十眼看就要入土的人了你就能娶个十七八岁的大姑娘当媳妇你就能一树梨花压海棠!

    人没在穷困潦倒到那一步的时候永远不会知道自己对留在这个世间有多么的渴望!再苦,人也本能的想活着,没有人愿意主动去死!

    为什么佛说救人一命胜过造七级浮屠?

    救人一命就值这个!

    可是眼见着人家直属团的人一下子救了咱数千人的命,你们这些士兵怎么就不给人家直属团咱们的救命恩人敬礼呢?

    人家直属团能求你啥?打完这仗大家说不定就各奔东西再也不可能在一起并肩战斗了!

    所以霍小山他们周围的这些国军官兵一看霍小山他们竟然不给救命恩人敬礼那是份外的生气与愤怒。

    于是马上就有那脾气火爆的官兵问霍小山他们了:“你们为什么不敬礼?”

    霍小山心下既是感动又是好笑,他没有那种高调作人的习惯。

    这倒不是说霍小山不喜欢这个,这个与霍小山的信仰有关系。

    后世讲学**做好事不留名,那在中国是有历史传承的。

    就是说一个人做了好事做了善事不要宣扬出去那才会有福德呢,施恩是不讲回报的,绝不象后世什么事情都讲个等价交换,做了点好事恨不得做个门帘子般大的纸条贴脑门子上让别人天天来夸你,那要是有人花钱找你做个广告那就好更好哩!

    可是霍小山又不喜欢撒谎,他正想着怎么把这个问题糊弄过去呢。

    莽汉却已经说话了:“敬啥礼?”

    莽汉这一句话就把周围的国军官兵惹恼了!

    他们心道你特么的耳朵聋啊!整个战场上喊这么大动静你听不着?!所以那些官兵立刻眼睛就瞪向了霍小山这些人。

    只是莽汉的话还没说完呢,莽汉接着就说道:“我们就是直属团的我们给自己敬礼啊?再说了你们瞎呀!我们团长就在你们眼前呢,你们冲那棵歪脖树敬j**礼?!”

    莽汉还恼了,因为他看到有人正冲着山崖顶上的一颗歪脖树敬礼呢?再莽汉看来你特么就是给树敬礼你倒是挑棵直溜的啊!那歪脖树是给死人上吊用滴!

    莽汉这翻话可是一下子“惹祸”了!

    一听霍小山就在这里呢,那些官兵当时就更激动了,至于说莽汉说话带了啷当骂了娘却是已经被直接忽视了。

    于是所有人就看着霍小山他们,可是霍小山他们穿的可都是士兵衣服,长得都是一个鼻子俩眼睛,他们一时之间哪分辨得出来谁是霍小山?

    霍小山心下感动,知道闹到了这个地步自己再不出头可就说不过去了。

    没奈何也只能往前走了一步,却是“啪”的打了一个立正,大声说道:“弟兄们好!我是霍小山!”

    就这一句,当时周围的国军官兵的目光一下子就锁定在霍小山的身上了。

    军队是有规矩的,人不可能往上拥,但是所国军士兵不约而同的一碰脚后跟一挺胸,那原本敬礼的手收了回去后“啪”的一声给霍小山又重敬了个礼,这个礼敬的真是齐,真的是庄严无比!

    霍小山这敬礼的手也没法放下,他也只能敬着礼向前走去。

    而这时候便有一名国军中校大喊了一声:“向霍团长敬礼!”

    前面那些给直属团全体刚敬完礼的国军官兵一听霍小山过来了,于就听“哗”的一片枪械,并腿提臀虚腹挺胸,那军礼就又敬上了!

    于是便如同那将军检阅一般,霍小山走到哪里,在那尸横一路的战场上,哪里便有“向霍团长敬礼”的喊声响起,无数腰板拔得溜直的国军官兵或手执枪械或还带着战场所特有的硝烟气息在向自己心目中的英雄敬礼!

《抗日小山传奇》最新章节《 第一七0四章 大排场》网址:http://www.114ttg.com/txt/92/92402/5170553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