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七0八章 那日余波-抗日小山-
抗日小山

第一七0八章 那日余波

    转眼间,那天“打脸”霍小山的一幕又过去半个月了。

    只是直属团似乎并没有因为霍小山而受到不公平待遇而有什么异常。

    霍小山每天依旧命令全团训练大半天的时间,其余时间都在那军营之中呆着。

    而李向白却变得忙碌了起来,时不时的就被那个亓远叫走了,直属团上下也全当未见,就当没李向白这个人似的。

    倒是不时有就住扎在他们附近的74军的军官过来找霍小山喝酒串门的。

    74军那是国军王牌,军纪自然也是相当严明的。

    那些曾经被霍小山直属团救过的军官虽然是利用私人时间找直属团喝酒,但也不会把影响弄得很大。

    所以那些军官却是排着队来,初一张三,初二李四,初三王二麻子,初四那自然是小淘气儿。

    只是,人家来了也不白来,知道直属团现在身份未定也没有个翻号在钱财上也肯定紧张,却都是带酒带菜来的。

    他们来了霍小山就招待,但他自己却是滴酒不沾的,完全让沈冲、郑由俭、粪球子他们陪着喝酒,但那喝酒也是限量的。

    席间只谈打鬼子,至于别的事是一概不说,非但当官的不说,就是当兵的也是不谈。

    有时74军的人特意把话头往别的方面引,直属团陪酒的人要么就是“来!兄弟,喝酒喝酒!”要么就是大嘴一咧“想当初我们在淮河大捷的时候”或者“我们在影珠山的时候”或者“黄河发大水时我们正在抓小鬼子的一个女间谍,那女间谍长得那个风骚啊,那水那个大啊——”

    总而言之一句话,喝酒欢迎谈打鬼子高兴谈女人那也行,别的,嘿嘿,免谈!

    要说这74军的军官来找直属团军官喝酒,文必泰又怎么可能不知道,因为有些军官就是在他的命令下去探直属团口风的。

    文必泰才不管上面怎么处置霍小山呢,他有他的渠道,他自然知道这小鬼子要完蛋了,一山不容二虎,内战只怕就会起来了。

    至于霍小山和共产党方面有些瓜葛他也听说了,但这事和他没关系,他才不管上面怎么处置霍小山呢。

    但是,这可并不代表他不好奇。

    每回文必泰听自己手下回来汇报说直属团一如平常的表现,士兵对霍小山是一如平常的尊敬,就是对每天穿着新军装的李向白也是说说笑笑根本就没有一点矛盾的样子。

    听着千篇一律这样的话,文必泰在手下面前也只点下头表示知道了。

    可是,他独自一人时不由得啧啧称奇,内心倒是对霍小山愈发的钦佩了起来,暗自感叹也不知道人家霍小山怎么把自己的兵带的!

    这兵带的有水平啊!

    亓远那天就是奔着给霍小山打脸给直属团制造矛盾去的,文必泰才不会干那别人装枪他放炮的傻事,所以自然也不会做那只给李向白这个副团长穿新军装让霍小山这个正团长穿破军装的可碜事。

    可是亓远这么搅和人家直属团全没当回事,要说霍小山直属团从上到下所有人都是二傻子那是不可能的,可是人家的兵就能管住自己的嘴人家就是不议论还是依如既往的一片和谐啊!

    这其中的关节,文必泰也唯有“啧啧啧”了。

    要说直属团为什么还能一片平静,那是因为就在那天那辆美式军吉普拉着两名少将一名新晋上校走了之后,霍小山对依旧站在那里的全团官兵说了几句话。

    当时直属团全团可是在一起列队呢,霍小山也没说解散,自然所有人不能散开。

    这是军队,平时不集结的时候,在底下怎么闹都没事,可要是几百人在一起象那纪律不好的小学生似的“嗡嗡嗡”那就不是直属团了。

    而眼见军用吉普走了之后才从院子里出来靠在门边的沈冲也被霍小山一瞪眼撵到了队伍里。

    当时李向白去换上校军装的时候,沈冲就是在屋子里头的,他说出去逛逛眼见文必泰他们来了却是又拐回了屋里,全体集合他根本就没出去!

    没出去归没出去,他可是一直躲在门后听动静呢。

    就在亓远让李向白换上校军装的时候,沈冲恰巧偷偷从门里探出了头去,一见下面的人那脸上的表情就狠狠的瞪了一眼缩了回去,于是他适时的一眼就把那有可能产生出来的哗然给瞪了回去。

    霍小山见沈冲入列了,却是讲了一翻话来,那翻话倒也言简意赅,根本也不复杂。

    当时霍小山原话是这样的:

    “好了,我来说几句,你们要记住我所说的每一句话。

    现在从全国的形势看,小日本肯定是兔子尾巴长不了了,所以咱们直属团无仗可打那是早晚的事。

    这就涉及到以后咱们直属团的去向了,你们要去哪里那是们自己的事,原来我也和你们说过。

    我呢,就是带你们打鬼子,打完鬼子我呢由于你们都知道的原因最终去哪里我也不知道,但是你们要团结,要相信李副团长,别在底下没屁ge&am;nb;le&am;nb;嗓子!

    (注:粗话,意即别讲闲话)

    都听明白了啊?都听明白就解散,该嘎哈就嘎哈去。”

    要说为啥文必泰啧啧称奇呢,因为霍小山的原话他是一个字都没有落下的知道了。

    因为他在直属团有“奸细”啊!

    当时他那宝贝闺女文思玳瑜可是在院子里呢!

    一开始李向白进院子换衣服她一个姑娘家赶紧又躲进了屋里,等出来时见自己老爹和亓远倒是坐车走了。

    可是直属团依旧在列队呢,文思瑜自然知道军营的规矩,所以也只能接着在院子里呆着。

    于是她自然听到了霍小山对直属团全体的讲话。

    等他从小石锁那回来后,文必泰自然要问自己走后的情况。

    文思瑜也没听霍小山讲了什么见不得光的话,小石锁也没嘱咐她我们团长说的话不许外传,于是自然就一个字不漏的学着霍小山那平静如水的腔调给自己老爹学了一遍。

    文必泰现在都有一种预感。

    亓远就是再忙活就是把霍小山这个团长给撸了,人家直属团还是直属团,别看现在李向白对亓远是言听计从的,可是就那李向白到底是向着霍小山还是取代霍小山这都是两说的事呢,弄不好亓远也是一顿瞎忙!

    但是文必泰也只是好奇,他是明哲保身的,这些话打死他也不是不会说的!

《抗日小山传奇》最新章节《 第一七0八章 那日余波》网址:http://www.114ttg.com/txt/92/92402/5170554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