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七一0章 劳军大会之“筹备会”-抗日小山-
抗日小山

第一七一0章 劳军大会之“筹备会”

    国民政府对这次芷江劳军很重视,到时会有军政要员、中外记者以及社会各界劳军的代表到场,这对内对外可都代表了国军的形象。

    所以在某人的一声令下特意组织了劳军大会筹备委员会,而亓远就是军方的代表。

    亓远既是军统的人又是军方的人那是双重身份的,而这次他到74军任副参谋长也正是奔镀金来的。

    雪峰山大捷他沾了个边,那功劳便也有他一份。

    而他临来之前自有军统人员跟他提了霍小山的事,他满口答应下来,一个小团长后面也没有什么根基,找个借口收拾一下那还不是小菜一碟。

    只是他没曾想自己头一天下部队视察战场就碰到好几千人给霍小山敬礼的大场面,这才让他意识到,自己想要收拾霍小山还真得找个好借口。

    于是他就开始在军统在74军里的内线的建议下开始重用李向白打脸霍小山,那个李向白倒是挺识趣的一个人,这点让他很满意。

    其实就是截止目前他也没有觉得霍小山这个事算个事,他现在很忙,忙着把劳军大会办好,上面的人可是答应他把事办好了就把他变成正职参谋长的。

    自己一旦成了正职有了实权,想收拾霍小山那还不是手拿把掐的。

    所谓官大一级压死人,更何况这里是军队自己大霍小山多少级呢!

    在他看来自己打个喷嚏一个小团长那里就得下场大雨,这事根本就不值得他用多大的动作刻意去做。

    他现在主要的任务是把劳军大会的事弄好了,让国军脸上有光自己脸上也就多了层粉。

    每个人都有擅长的一面,而亓远对搞形式上这一套那绝对是个大行家。

    于是为了扩大劳军的影响,他甚至派出了军车让士兵开着拿着大喇叭沿着日军刚修好没多久的公路到芷江周围的村子甚至到那雪峰山的村子里去喊,那自然是为了到劳军大会那一天老百姓人来得多点,到时拍上照片上了各国报纸,国军也有面子。

    于是,有一天,那个大喇叭声终于就传到了雪峰山西麓的一个村子里。

    “外面大喇叭在喊什么?”有一个穿西装结领带的人问道,他此时正在一家山民的屋子里,那屋子里却是老老少少聚了不少人。

    而那人的旁边还跟了两名国军士兵,而那两人赫然是肖伟和姚文利!

    “喊说后天在芷江要开劳军大会,说有国军队列以及枪操表演,让村里的人把手头的活暂时放下都去看呢,壮我民国军威。”有个村民说道。

    “我还看到村长说上面来人了,说要挑得好看的大姑娘小媳妇去给国军献花呢!”一个十来岁的小男孩在旁边补充道。

    “哦。”那个穿西装结领带的人点了点头。

    “我爷说到时候也让我去给你们直属团献花,我采我们大山里最漂亮的花你们团长送去!”那个孩子很是纯真的说道。

    “人家说大姑娘小媳妇献花,你刚多大,媳妇还没有呢,一边拉撒尿和泥去!”旁边便有大人逗他。

    “我小?那我让我姐去!你敢说我姐在咱们十里八乡不是最漂亮的?哼!给我姐说媒的把我家门槛子都踩坏了!可是我姐说了,嫁人就嫁直属团这样一心打鬼子救咱老百姓的英雄好汉!”童言无忌,那孩子却是说出一大堆话来。

    于是引起屋子里的人一片大笑。

    “曾先生,您看您在这雪峰山里转了也有些日子了,那咱们现在是不是也该去芷江了呢?”这时姚文利在一边很恭谨的问道。

    “明天吧,我再到各家转转。”穿西装的人说道。

    “好的。”姚文利点头。

    ……

    “咦?李副团长,要开劳军大会,象您这样的中央军王牌部队都武装得溜光水滑跟小白脸似的,你这换上旧军装是为那门子?”霍小山的屋子里,沈冲一本正经的问正在穿士兵衣服的李向白道。

    沈冲这一问,小石头郑由俭小石锁便在旁边乐。

    “团长——你看沈疯子又欺负人!”李向白拿沈冲没招就冲坐在一旁的霍小山告状。

    霍小山就笑,说道:“好了,沈冲你别闹了。”

    “今天饶了你,哼,天天给我们直属团霍团长上眼药小心哪天我看你不顺眼就削你!”沈冲伸手在李向白的脑袋上弹了个脑瓜崩这总算是放过李向白了。

    “不过,真的,我说李向白,明天开劳军大会你穿破衣服去干嘛?”小石头在旁边也问。

    “你们别太欺负人啊!你们再欺负我,我有好消息就不告诉你们了!”李向白拿小石头也没招。

    李向白也是两淮子弟,和小石头是同一批参的军,他还是小石头给招到直属团来的呢。

    至于说为什么他李向白要换上旧衣服,沈冲和小石头都是明知故问的。

    明天要开劳军大会,亓远派人来告诉说给直属团出二百人的名额,那意思就是说场面太大人太多也不行,那二百人就当是直属团的代表了。

    可这回李向白可是坚决不会穿那套新军装出去的。

    在自己直属团时那无所谓,那是他作为一名下级军官不能不听亓远的话。

    可是到了公开场合,自己一个副团长穿得军装笔挺的,而团长却穿得跟要饭花子似的,那不是明显打霍小山的脸吗?

    无论从哪个角度他也不能这么做。

    亓远倒是暗示他把霍小山排挤了并给他升官的许诺了的,可是这回李向白对亓远也有说的,我总不能为了当官把我们直属团的官兵都得罪了吧,那以后打仗谁听啊?

    “行了,我不叫你小白脸了,快说说,有啥好消息!”小石头听李向白这么说忙问道。

    他可是看到这几天李向白、沈冲还有郑由俭三个人没事的时候就在那蛐咕蛐咕(方言,说悄悄话的意思)的了,便知道这中间肯定有事。

    李向白神秘的笑了笑,冲小石锁一使眼色,小石锁便乖巧的到门外站岗去了。

    然后李向白、沈冲、郑由俭、小石头四个人的脑袋便凑在了一起,李向白又开始蛐咕上了。

    霍小山又好笑又气的看着这四个人拿他们也没办法,再说人家也是为了自己好,也不掺言。

    过了一会儿,李向白讲完了,小石头问道:“会不会闹得太大了啊?这要闹得太大可不好收场!”

    “闹小了能起作用?你不知道这国共之仇有多深?”李向白反问道。

    “也是。”小石头点了点头。

    “不过,这么一闹只怕——”李向白沉思道。

    “只怕什么?”小石头他们三个人齐问道。

    “这么一闹团长性命应当是无忧了,只怕他这个团长就当不成了,还只怕我真的就得当这个团长了。”李向白哭丧着脸说道。

    “滚!”李向白关于只怕的表态遭到了那三个人齐齐的鄙视。

《抗日小山传奇》最新章节《 第一七一0章 劳军大会之“筹备会”》网址:http://www.114ttg.com/txt/92/92402/5170554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