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七一八章 霍小山的苦恼-抗日小山-
抗日小山

第一七一八章 霍小山的苦恼

    自打劳军大会那天之后,亓远已经有一个星期没有见到王跃武了。

    不是他不想见王跃武,而是王跃武不想见他。

    亓远甚至坐车去了趟霍小山直属团的驻地,只是他并没有不识趣的闯进去,而是远远的观望着。

    他看到直属团的人已经全都换上了美式军装,如果套用古代形容部队的话那就叫“甲胄鲜明”。

    直属团能够甲胄鲜明这无疑代表了王跃武的一种态度。

    亓远是一个典型的阴谋论者,尽管他并不自知,他只知道自己这回真的是由于不小心而在阴沟里翻船了。

    可他又怎能认输,毕竟他是军统的人,他上面那是有大老板的。

    于是,他在想了一夜后,终于是给自己的大老板发去了一封电文。

    电文自然不会太长,但他觉得自己该表达的意思都表达了,那就是霍小山以自己的阴谋制造出战功的影响获得了王跃武的庇护。

    他这封电文里无疑有向大老板求援的意思,毕竟王跃武现在是方面军级的司令长官,论官职已经是和原来老虎仔将军所任的战区司令长官相仿,那已经是直接可以和委员长对话的封疆大吏了。

    不久,亓远就收到了大老板的回电,大老板的回电很简单,上面只是说让他找一份*月*日的大公报看一下,然后说这件事不用他再管了。

    亓远有了不好的预感,只是找大公报并不是官方的报纸,他为了找到那个日期的大公报就又花了两天,这还是动用了他74军副参谋长的职权。

    然后他就看到了在那张大公报的头版头条上有这样一个黑色大字的标题,那标题竟然是和他那天所读的文思瑜所做的那首诗的名字是一样的,就叫“有这样一支队伍”!

    有哪样一支队伍?至于那报导的文字内容亓远还没有看,便知道了那一支队伍是哪个了。

    报导所配发的照片中,正是霍小山直属团的人和那个美军飞行员的合影,还有那个大山里所来的漂亮的野孩子给霍小山献花的照片。

    亓远在看到霍小山照片时脑袋“嗡”的就是一下子。

    他满以为自己给大老板所发的电文中说的不细,就可以掩饰住自己工作之中所带来的纰漏。

    在他那习惯的阴谋论的惯性思维里却没想到霍小山的反击是如此之凌厉,人家根本就没有看得上那阅兵场上的敬礼,人家想要的是举国上下的敬礼!

    报纸整版的文字写的都是霍小山从一个军需处后勤连开始与日军作战的故事直至这次雪峰山会战。

    在那个如此可恶的曾敏之的笔下,那霍小山就仿佛是闹海的哪吒石头里蹦出的孙猴子上天入地无所不能!

    而这也就罢了,这篇报导最要命的却是依然如同方觉先从日军那里逃到重庆后大公报所写的评论。

    那评论当真是针针见血!

    上面配发的照片可不光是霍小山直属团的,竟然还有阅兵队伍的,两相对照,那个社评便质问当局,有功为什么不赏,为什么再次让我们的英雄流血流汗又流泪?!

    甚至那报纸还含沙射影的指出,国军有中央军杂牌军之分,可是那霍小山直属团可一直也是中央军的啊!那也是老虎仔将军的嫡系啊,为什么就闹了个人走茶凉个个如街头乞食的要饭花子一般?

    报纸在亓远的手中飘落,他知道自己在这次斗争中当然也可以说是争斗中输了。

    他输的很彻底,军队方面王跃武不理自己了,军统方面的大老板也不理自己了。

    而此时与“上进心如此之强”又跌得如此之惨的亓远相比,直属团的人则是天天充满了欢声笑语。

    直属团精锐们天天除了例行训练外就是守在那台收音机旁,听里面关于抗战的各种消息。

    这一天黄昏,郑由俭的收音机旁边自然又围了好多人,于是他们为了能听清楚自然又开始你争我夺挤了起来。

    霍小山本来是紧挨着收音机坐着的,他见手下们都在争位置便站了起来向外走去。

    尽管他脸上的表情依然平静,可是直属团精锐们便悄无声息了下来,甚至连平时最没眼力见的莽汉都不敢吭声了。

    “还特么的被人家称作有这样的一支部队呢,原来就是这样的一支部队啊!”沈冲骂了一句,瞪了一眼刚才仗着自己身量最大抢位置抢得最欢的莽汉,他也从收音机边上站了起来向外走去。

    “听就好好听,不许碰收音机啊!谁特么的要是把收音机给我碰坏了,小心你蹲茅坑时我给你一掷弹筒!”郑由俭气恼的说了一句他也抬屁股出去了。

    一时之间直属团精锐们面面相觑脸红了,而这时李向白和小石头也站起来向外走去了。

    得,这回直属团精锐们彻底消停了,现在直属团公认的权力最大五个人都“生气”出去了,没人再敢往上挤了,这回却是都老老实实的坐在那里听广播了。

    霍小山一个人站在院门外的大槐树下看着西方那已经没有了耀眼的光辉而是变得红彤彤的夕阳沉默无语。

    沈冲、郑由俭、李向白、小石头相继走了出来,于是便看到了霍小山那沉默的背影。

    那四个人也走上前去,一同看着那正在西沉的红日同样沉默了起来。

    良久,沈冲问道:“别憋着,看你心事重重的样子,这回这一关不是熬过去了吗?”

    霍小山瞥了沈冲一眼没吭声。

    熬过这一关有什么用,如果自己跟王跃武表态说愿意为党国效忠,王跃武都能给他个师长当,可是他能表这个态吗?除了打鬼子和汉奸,他哪伙都不想打!

    沈冲见霍小山不说话,自然是拿霍小山没招于是便看向了郑由俭说道:“胖子,你脑袋好使,你觉得他在想啥呢?”

    郑由俭皱了皱眉,他不是性格深沉的人,既然沉默被打破了便顺着沈冲的话说了下去:“这关暂时是熬过去了,可是现在看小鬼子很快就要输了,小鬼子一输这国共之争只怕就起来了啊!霍小子现在就是那出头的椽子喽!”

    “头儿的前途嘛,好几个呢看他自己咋选呗。”李向白接口了。

    “咋还好几个呢?”小石头诧异的问。

    “我给你们数数啊,咱们明人不说暗话。”李向白说道。

    李向白这句“明人不说暗话”一出口,那几个人心中都是一动,当然了霍小山除外。

    他这句“明人不说暗话”无疑是承认自己是共产党的身份了,其实李向白是共产党直属团这些头儿们包括下面的军官都心中有数,只不过是没人点破罢了。

    但这毕这是李向白头一回自己当众承认了。

    李向白也没打算瞒着直属团的这些头儿,并且他也知道这个是根本瞒不住的。

    “什么明的暗的,快说吧。”郑由俭不满的说道。

    郑由俭现在在内心那自然也是彻彻底底倒向八路军了,自己老婆孩儿可都在根据地呢!

    于是李向白接着说道:“第一种是他接着领着咱们接着在国军,但这个可能性基本没有,第二种那就是他带着咱们团投八路军,可是你们觉得头儿肯吗?第三种是上面给他个闲职,第四种那就是最坏的了。我觉得运作好了的话,第三种吧。”李向白分析道。

    李向白所说的第一种第二种霍小山接着领着直属团的可能性确实很小,以霍小山一向的观念肯定是不愿意在内战之中出手。

    李向白以一个共产党员的分析来看,国共矛盾那就是阶级斗争。

    阶级斗争到了尖锐的时候,那也同样是刺刀见红,绝不会比抗日斗争弱!

    说你想在保持中庸两边都不得罪不在国共之间选边站那是不可能的!

    别看李向白自己是共产党员,可是他才不会劝霍小山投八路军呢,人家霍小山媳妇在八路军里比自己级别还高呢,这事轮不到自己劝!

    “胖子你觉得那种最可能?”沈冲又问郑由俭。

    “第三种或者第四种吧,我为啥说第四种,军统那帮人可不是吃素的。”郑由俭答的很快人,很显然关于霍小山的前景他也早就分析过了。

    “李向白胖子你们想得太多了。”霍小山忽然悠悠说道。

    所有人都看向了霍小山。

    霍小山却忽然笑了道:“哪有最坏的,我不会跑?”

    霍小山这么一说,沈冲和小石头都笑了,是啊,以霍小山的本事要跑谁能逮到他?

    “好象你真能跑似的?”郑由俭一撇嘴道。

    “头儿怎么就不能跑?”小石头表示了反对。

    “你个死胖子不实话实说不行啊,唉——”霍小山紧接着却是叹了一口气。

    “咋不能跑?”沈冲小石头齐道。

    “咋不能跑?我哪都能跑!天南海北就没我不能去的地方!”霍小气道。

    但紧接着他却是苦恼无限的样子了,叹气道:“问题是我还想和我家丫丫生一大堆孩子呢,要是光生一个倒也无所谓,可是想要生个五六七八个可咋跑?唉,愁死我了!想了半个多月了我也没想出好办法来!”

《抗日小山传奇》最新章节《 第一七一八章 霍小山的苦恼》网址:http://www.114ttg.com/txt/92/92402/5170554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