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七二一章 学俄语的霍小山-抗日小山-
抗日小山

第一七二一章 学俄语的霍小山

    曾经不可一世的大日本帝国就这样投降了,带给了中国人民无数的苦难,而他们自己自然也付出了沉重的代价。

    只是,当初那些战争的发动者们知道会有今天还会发动战争吗?那七名被判处以绞刑的甲级战犯在看着那根以蓝天为背景的要他们小命的绳子的时候,他们会这么想吗?

    这是一个有趣的话题。

    按照中国人的老话讲,叫“早知今日何必当初”。

    可是,在后世一位历史学家看来,这种想法也只是中国人想当然的想法罢了,而在那些日本侵略者看来,他们才不会象中国人那样去想“早在今日何必当初呢”呢,他们的脑袋里所悔恨的应当是无数的“如果”。

    如果我大日本皇军在那次会战中发何如何,如果我大日本帝国不采取那样的策略我们会如何如何,如果我大日本帝国早一些把满洲国变成日本第二,那么,战争应当就不是这样的结局吧。

    战争的发动是需要战争的土壤的,不根除这种土壤,日本大和民族也就注定了是一个死性不改的民族!

    但,不论如何,日本一个个区区岛国在中国大陆上前前后后打了十四年,终究还是输了。

    1945年8月21日下午,日军陆军副总参谋长今井武夫在芷江城外七里桥村磨溪口向中国军方交出了日军在华兵力分布图,并与中国军方商定日军投降的具体事宜,史称芷江受降。

    而就在日军投降代表今井武夫坐车进入到七里桥村的时候,以李向白为首的部份直属团人员有幸看到了这令中国人扬眉吐气的一幕。

    当然了,他们现在已经不叫第九战区直属团而是被第74军改编了,团长是被升为了上校的李向白,其余人的军衔却也没变,直属团的人没人在意这个东西。

    既然霍小山不在了,那就意味着直属团头上的红色标记被去掉了。

    于是接受了受降警戒任务的74军,特意把直属团调了过来享受这一殊荣。

    其实,与其说是让直属团执行警戒任务,倒不如说是对直属团这些年杀死日军无数却没有拿到一枚抗日勋章的某种精神上的补偿。

    既然担任警戒任务那自然是要军姿严整的,只是他们也只是看了那名日军投降代表一小会罢了,然后那日军代表就钻进屋去与国军高层研究事去了,直属团精锐们的新鲜劲也过去了。

    直属团人是见过大场面的,他们听说这次芷江受降并不是日军的正式投降,此次日军那个今井武夫的到来只是在做正式投降之前的准备工作罢了。

    毕竟战争是宏大的,一个国家向另外一个国家投降那也是一个庞大的系统过程,这也是需要好好协调下的。

    所以此时直属团的精锐们一个个看似面无表情,但内心却是都开始想念起霍小山来了。

    小石锁和别人比相对要轻松一些,他并不需要象别人那样象个门神似的在那站着,他现在的身份依然是传令兵,李向白的传令兵。

    小石锁看着远处来看日本投降的百姓,看着那些喜笑颜开的美军官兵,脑袋里想的却是自己等自己跟着李向白到时回归八路军的时候,怎么把自己媳妇文思瑜带过去呢。

    因为,头儿可是特意跟他说了的,其实头儿并不担心直属团有人不会去八路军,毕竟他自己带的兵自己心中有数。

    可是你这媳妇可咋整,我现在也管不了你了,你可想着回八路军的时时候把媳妇带回去啊,你那媳妇挺好的!

    小石锁在霍小山走后哭了几场后心情自然调整过来了,只是他依旧没有想出用什么办法什么时候把一个国军师长的女儿带到八路军那头去,唉,头疼啊,

    ……

    时间过得很快,转眼一个多月过去了。

    陪都重庆已经从最初日本人宣布无条件投降的喜庆气氛之中降下温来,那凄厉的空袭警报已经成为了人们的记忆,市井上的人流熙熙攘攘。

    “长官,这俄语的书就这一本,别的是真找不到了,您也知道,这年头那印刷厂也不正常工作,这本书还是原来的老底子呢。”一家书店里一名店员正把一本书递到了一名国军军官的手里。

    那本书的名字叫作《俄语对话一千句》,这个倒不是很重要的,重要的是拿着这本《俄语对话一千句》的人是霍小山!

    此时的霍小山穿了身上校军装,只是他的身材本就偏单细了一些,所以此时给人的感觉他虽然是个军人,却仿佛只是一个军队文职人员一般。

    “哦。”霍小山点了点头然后又问道,“附近是不是有大学?”

    “哎哟,长官一听您这口音,就是外来的,我们这周围还真有好几所大学呢!

    您出门无论是左拐右拐向后拐还是过了前面那条街随便往哪头拐,您都一定能碰到大学!”那个店员很是热情的介绍道。

    霍小山合上了自己刚刚翻开的书抬头看了一眼这个年轻的比自己还得小两岁的店员,笑了一下,心道是不是全国各地哪里的店小二都这么热情也这么饶舌啊。

    然后他从口袋里掏出张钞票递给了那个店员道:“剩下的钱不用找了,就当你给我介绍哪里有大学的工钱了。”

    于是,霍小山就在那名店员欢天喜地的欢送下走出了书店,进入到了熙熙攘攘的人群之中。

    霍小山到重庆已经有些日子了,文必泰在找他谈话的那天告诉他,司令长官王跃武已是跟军统的大老板谈好了,让他去重庆先在一个闲职部门呆着。

    而那个闲职部门的名称叫作第二方面军驻重庆办事处。

    那里自然有负责的军官,王跃武已经给那个军官下令了,霍小山虽然是上校和你这个负责的军官同级,但他不管事你也不用给他派活,让他天天养着就行了。

    于是那个办事处主任自然便以为霍小山是哪位要员的亲属找个闲差混点薪水罢了自然也不会管他。

    而文必泰在和霍小山的谈话中也有意无意的暗示了,司令长官认为你杀鬼子有大功,用你却没法用,所以你现在干嘛去都成,你就是现在跑到八路军那头去也没人管你。

    霍小山自然没想好去哪里呢,他要是想找慕容沛自然什么时候都能去。

    霍小山习佛已久,深知外患一去内战必起,以他修佛人的心思让他杀尽日本侵略者那自是佛门狮吼金刚持杵,可是让他杀中国人心中终是有障碍。

    学佛之人也好,修道之人也罢,终于不忍心同室操戈的。

    于是,他也不着急,在哪呆不是呆,先看看国内形势再说,于是他就来重庆了。

    只是前些天却有国军大员派人找到了他,问他去不去东北,因为国军要派要员从苏联人那里把东北接收回来了。

    霍小山却是想都没想就答应下来了,东北那是自己的家啊,自九一八被小鬼子占了然后自己和自家丫丫千山万水奔南京可是有十多年了,能回去看看自然是好的。

    于是他就想起学俄语到书店来找俄语书来了。

《抗日小山传奇》最新章节《 第一七二一章 学俄语的霍小山》网址:http://www.114ttg.com/txt/92/92402/5170555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