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五五章 憨子-抗日小山-
抗日小山

第一五五章 憨子

    霍小山醒了,准确地说是被人拽醒的。

    当他的意识重回到身体里的时候,他觉得一股大力正拖着自己向后,芦苇叶带给他划痛的感觉。

    他下意识地叫出声来,同时双手撑地,用没被抓住的那只脚向后踹去,而这时他已经被人生生拖出草堆了。

    “哎呀俺地娘啊,咋还活了咧?!”抓他的人吓得一松手,自己也一屁股坐到地上,但很明显并不是霍小山踹的,而是被吓到了。

    “我本来就没死,你拽我干嘛?!”多么理智的人在被扰了好梦时也是会恼羞成怒的,霍小山怒道。

    “俺,俺就是想进草堆躲躲。”那人知道自己理亏忙磕磕巴巴地解释。

    “那你就拽我?”霍小山的嗓门已经变小了,从半梦半醒之间已经神智全复了,他这才注意到此时天已快黑了,而枪声很密,那枪声离得并不远的样子,但这些都不是霍小山的当务之急。

    “喂,有吃的吗?”他问道,因为他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饥饿感,回吃东西还是在赶往南京的阵地上。

    自己睡了多久了?落水时是在下午,而现在天快黑了自己只睡了两三个小时?不对啊!感觉自己的这精神头,天!自己竟然睡了一天一宿!他都被自己突然冒出来的念头吓了一大跳!

    “有,有,有。”那人看来也是因为把霍小山当成了死人感到不好意思。

    实这本也不怪他,本就是人死如草的年代,任谁看到草堆里露出光着的脚和腿,也会以为又是一个暴毙荒郊的可怜鬼。

    后拽下个包袱来,放到地上打开,没等他吭气呢,霍小山的眼睛一下子就贼亮贼亮的了,那里面装着的竟然都是烧饼!足有二三十个!

    这还有什么可犹豫的?霍小山一屁股坐到那小山样的烧饼前,如饿死鬼托生般开始风卷残云般地吃了起来。

    那人眼见霍小山肯定是饿的急了吃的又如此急促,脸上露出憨憨的笑容来,就佛此时吃东西的是他一般,甚至还献宝一般递上一把军用水壶,看霍小山咕咕咚咚地一仰脖后接着向那烧饼发动攻势。

    然后他竟也开始脱掉上衣,攥手里拧着,有水滴滴答答地落下,显然,他衣服也是湿的。

    人处理过上衣,看看自己同样湿漉漉的裤子,终究没象霍小山那样脱个精光,只是攥了攥裤腿上的水。

    等他忙完,抬起头来时,脸上露出惊讶的表情,因为他看到霍小山已经吃掉一小半烧饼了。

    “喂,兄弟,别着急,慢点吃,管够。”他的眼神真的很憨厚,没有一丝杂质的那种,“你这是几天没吃东西了?喝口水别噎着!”

    霍小山闻言才发现自己确实没少吃了,也有些不好意思了,但还是坚持把手里那个吃完。

    “吃饱没,这还有!”那人又递上来一个

    “吃饱了才有精神打鬼子。”霍小山拍了拍肚子,“行,有八分饱了。”

    “八个呀,俺的娘,才八分饱!”那人直咋舌。

    而这时的霍小山才逮到功夫打量眼前的人。

    见他也不比自己大多少,但比自己高了大半头,也比自己粗实了不少,浓眉大眼,裸着上半身,胳膊上的肌肉鼓鼓的,下面穿着条脏乎乎湿漉漉的裤子,不过还是被霍小山认出了那是条军裤。

    霍小山将屁股往后蹭着挪到芦苇垛边上,身子一靠,这才一拍旁边,说:“来,坐着说,你哪部分的?”

    这个和他年龄相仿的士兵就地上的包袱系好然后也靠着坐了下来。“我是三十六师的,你也是当兵的?”他奇道。

    他之所以这么问是因为此时霍小山的扮相实在看不出是个兵样,或者说根本就看不出霍小山是个做哪行的样,如果用一句非得准确来形容的话那就是:澡堂子里的人啥样霍小山就啥样。

    因为霍小山此时只有一个裤衩遮在羞处,如此凉寒天气,让人看着就觉得浑身直起鸡皮疙瘩。

    “嗯哪,我咋就不能也是当兵的?”霍小山虽然衣不蔽体,说起话来却是理直气壮。

    “这个,这个,那你咋光着咧?”这人好奇心更胜了,“俺知道咧你也是从岸边过来的。”他一拍大腿道

    “你都脱了,我就不能光?我嫌天热,去江里洗个澡不行啊?”霍小山可懒着跟他细解释自己是为啥光着的。“别说废话了,我叫霍小山,七十四军的,你呢,叫啥?”

    “憨子。”这人报了自己的名字,接着真就嘿嘿憨笑起来。

    “憨子?大名呢?”霍小山接着问。

    “大名?俺没大名,从小俺爹俺娘就叫俺憨子,当兵长官也叫俺憨子。”憨子的态度很憨厚。

    还真是个憨子,霍小山无语了,他决定不在这个问题上纠结下去。就又问道:“你应该是守南京城的吧,那咋也跑到八卦洲上来了呢?”

    “是啊!俺们连一开始是守南京城了的,我们还跟鬼子打了一仗。

    可后来,连长阵亡了,我们没头儿了,正不知道咋办,就看见别的部分的人先撤了,说守城的长官已经先跑了,我们没人做主就跟着一起撤了,一撤就乱了,听说下关那面没船,我就奔这面的江边来了。”

    憨子讲话倒不啰嗦,只是别人一听就是山东口音。

    “那你又怎么从江边跑到八卦洲上来的呢?”霍小山也奇怪,这八卦洲可是在水中央的,没船可过不来,当然除非象他这样能游泳且不忙冻的。

    “当时我挤上了一条船,听说是一个当大官的给自己留的,没成想,过八卦洲接一位长官的时候,八卦洲上的人要抢船,船上船下打了起来,我一看不好,就先下来了。”憨子解释道。

    “那船呢?”霍小山追问。

    “船被打沉了,八卦洲上的人说凭啥当官的就能有船逃命?要死大家一起死!唉,结果谁都没跑了,有不少人还让自己人打死了!”憨子说的很朴实。

    他唯一的听众霍小山也很无奈又很气愤,想来也是,如果当初不是自己一枪震住了那伙抢船的兵,肯定也会火拼的,人有时真是最自私的,宁可自己人火拼,也不愿意与敌人死战到底,这都叫什么事啊!

    说到这里,两个人都沉默了,这种情况的出现真的很无奈,国与国之间的战争,参战者动辄数以万计,有组织与无组织的区别就决定了伤亡与胜负,决定了你死还是我活。

    沉默中霍小山注意到草堆后人员嘈杂声多了起来,而同时,原本听起来本密集的枪声已变得稀疏起来,但枪声无疑更近了。

    在他刚被憨子弄醒着急找吃的时候他就注意到了芦苇垛后有人说话的声音但并不多,由于忙着解决肚子饿的问题,就没有观察后面的情况,而现在什么情况了?他站了起来,绕过草堆向后张望。

    暮色中,目光所及的地方,有众多的人影在晃动,有沿着江边往下游奔跑的,有掉头往上游几步又返回来向自己所在的江边跑的,那攒动的人头就如同被发现的小老鼠,左冲右突却都被这滔滔江水拦住了生路。

    霍小山这时才发现,自己所在的并不是江岸,而是离江岸还有五十多米的长江小洲上,或者准确地说是一个离岸边很近的巨大礁石上,中间那几十米是淤泥水洼还有被收割后剩过的苇茬儿,而他睡觉的芦苇垛,想必是有人收割后做草席子用的,却没运走。

    “憨子,你咋过来的?”霍小山有些惊讶地看了眼站在他旁边的憨子。

    “有水的地方游,没水的地方滚过来的,嘿嘿”憨子回答。

    霍小山没再接话茬,表情却变得凝重起来,因为他看到人群已经不乱了,不再乱跑乱蹿,而是向自己所在的方向奔来,那人群的后面有射击的闪光,鬼子!追上来了!(未完待续。)

《抗日小山传奇》最新章节《 第一五五章 憨子》网址:http://www.114ttg.com/txt/92/92402/3161395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