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七四五章 女人里最大的祸水(一)-抗日小山-
抗日小山

第一七四五章 女人里最大的祸水(一)

    这是一座房子的阁楼,只有在下午的时候阳光才会从西侧的小窗户投射进来。

    虽然还算是夏天,但由于这座房子被周围高大的建筑物的遮蔽着,所以这阳光不能如同之中所说的那种一米阳光,但光照时间也绝超不过十分钟。

    阳光让这个原本昏暗晦涩的阁楼明亮了起来。

    一个木床,一张草席,一张破桌子,一个碗一双筷,然后还有一个看上去只有三十多岁的女人。

    那女人原本是在床上用一种慵懒的姿势躺着的,而当阳光照进屋子的时候她便爬了起来。

    她仰头凝视着那灿烂得有些耀眼的阳光,虽然她的内心很希望这束阳光能够在这屋中持续时间更长一些,可是她的表情却是矜持的,仿佛自己要是表现出了对那阳光的贪婪就降低了她的品位。

    屋子无颖是破烂的,可是偏偏那女人把自己打扮得很干净,她也并不是那种绝世的美女,可是偏偏就有着一种成熟女人的风韵。

    虽然人到中年可是她的皮肤依旧很好,眼角也没有一丝皱纹,那阳光仿佛能她的皮肤照得透明一般。

    她穿的衣服也只是一件中国女人所穿的平常衣服,可是她的表情却是高傲的,就仿佛她象一个前朝的公主。

    这时阁楼的楼梯上传来了人行走在楼梯上的格登声,不一会脚步声歇后便是“吱嘎”一声,阁楼的门便被推开了。

    一个身材高大的苏联士兵走了进来先是将手中的波波莎冲锋枪放在了墙边,然后就站到了那张床前。

    那个士兵的手很熟练的向那个女人的脑袋上按去,而那个女人脸上依旧保持着矜持心里在痛骂着这个竟然在这个时候挡住了那阳光的大兵,但她的手却是很熟练去解那士兵的腰带了。

    这个苏联士兵身材真是不矮,那女人就是坐在床上她的头只要一低头便是这个士兵的腰际了。

    不一会儿,这个阁楼里便传来男人喘气如牛的声音和一个女人不再矜持的娇喘。

    ……

    霍小山也是在吉普车驶过慕容沛身边的时候发现自家丫丫竟然来了的,所以他才下意识的动了一下。

    然后在车拐弯的时候扭了下头和慕容沛对了下眼神示意自己看到她了。

    之所以在车拐弯的扭头那自然是因为那时候扭头身体的动作最小不易引人注目。

    只因为在人群中看到了你一眼,曾经如此熟悉的容颜就在眼前。

    刚才街面上的苏联红军很多,所以霍小山坐在车上的霍小山并不关心那些苏联红军长什么样看向中国军人的时候又在用什么眼神。

    他所关心的是周围环境的大体情况,比如街道、楼房、制高点在哪里、哪里人最多,这是他多年在战场上打拼形成的职业习惯。

    霍小山的这种对地形上的审视,这是一种大局观,就象在看一本书时先大体扫一下章节结构做到心中有数。

    而当他对周围的大局了然于胸后他才会具体到某个点,而就在这时他才注意到前方站着几名苏联女兵,然后他就在车驶近时看到了自家眼圈发红眼中情意绵绵的丫丫、一副惊喜状的唐甜甜刘思乐和鲁正声还有手中拿着狙击步枪的苏联女兵。

    自己的丫丫来了啊!

    很明显自家丫丫等在这里就是为见自己一面的,由于吉普车的后座上只坐了他自己,其实他是不介意冲自己的爱人笑一下的。

    奈何车速太快,没等他做出反应时车就过去了,他要是想冲自家丫丫笑就得回头。

    霍小山毕竟是霍小山,他在一刹那间就克制住了自己回头的冲动。

    长期的战斗让霍小山能形成一种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的冷静,而自家丫丫的到来也不例外。

    两情若在长久时不在朝朝暮暮,霍小山当然知道此一时彼一时,如果他没有猜错的话,前面的那个和自己军衔一样的莫问秋就是军统的人,自己一定要小心!

    霍小山飞快的平复下来心情脑袋里已经在想怎么去见自家丫丫了,而军用吉普则在长春城里穿大街走小巷。

    显然阿寥沙对此行的目的地去了不只是一回了,他开车敢走小巷那无疑是在抄近路。

    有一名出门倒泔水的中国年轻女子没有想到在这样狭窄的小巷里竟然会有苏联士兵开车过来,却是把半桶泔水浇到了恰巧开过来的吉普车前面的轮胎上。

    阿寥沙嘴里用俄语叨咕了一句没关系的他的车便驶了过去,而霍小山回头望时就见那名女子已是吓得一屁股坐在了门坎上。

    畏兵如虎,此时也是中国老百姓的通病了。

    在霍小山看来,中国军队里能够和老百姓打成一片的也只有共产党的队伍了。

    他不由得想,都说得民心者得天下,不知道如果内战真起共产党会不会赢?

    吉普车终于钻出了小巷,阿寥沙按几下喇叭撵开了路上的行人便又把那吉普车开得风驰电驰起来,又过了几分钟,他再次将吉普车驶进了一条小巷,然后便在一座小二楼前停下了。

    霍小山也只是扫了一眼便注意到了这是一座二层的小楼而上面还有个小窗,那无疑是阁楼。

    吉普车上的三个人都跳下了车,阿寥沙便走到那小楼的门前伸手敲了敲外面那洋铁皮包着的大门,于是那包得有些松散的白铁皮与木门相撞便发出了“啪啪”的显得有些空洞的声音。

    可是等了又有一会儿,那门内并没有动静,有些不耐烦的阿寥沙便用拳头用力砸了几下,这可不是“啪啪”的了而是“dg&am;b;dg”的了,震得那大门梁上的灰尘都簌簌的掉落了下来。

    阿寥沙用俄语咒骂了一句,霍小山听懂了,阿寥沙说的是这几个酒鬼一定是又喝酒了!

    又过了约半分钟那大门上的小窗便已经从里面拉开了,露出来了一张苏联士兵的脸。

    那名苏联士兵看样子是认识阿寥沙的,便冲阿寥沙笑了一下。

    可是在霍小山看来,这名苏联士兵的笑便有些暧昧还有些古怪。

    然后那名苏联士兵紧接就看到了站在阿寥沙身后的穿着中国军装的莫问秋还有穿着苏军军装的霍小山脸色却变了,然后就对阿寥沙说了一句“巴嗒日记接(稍等一下)”竟然又把那小窗关上了。

    霍小山并不理会此时阿寥沙在用俄语说类似于中国话里的“搞毛啊”之类的埋怨声,而是又习惯的扫了一眼周围。

《抗日小山传奇》最新章节《 第一七四五章 女人里最大的祸水(一)》网址:http://www.114ttg.com/txt/92/92402/5198351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