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五七章 过江-抗日小山-
抗日小山

第一五七章 过江

    “我开始数数了,一,二”这个汉奸喊一的时候人群便骚动了,到二的时候,人群哄的一声,便如潮水般向这沙洲涌来。

    最后面的变成了最前排,只是他们的脚下却是深水坑和淤泥,又怎能挡住后面涌动的人流,于是便传来落水和在淤泥中被踩倒的惨叫声。

    后面的人听到叫声刚稍有停滞,“突突突”鬼子的机枪响了,后面成排的人倒在了血泊中,于是求生的疯狂卷走了人们最后一丝理性,人流更疯狂地向前涌动着,倒在陷在淤泥中的人再也没有机会起来,被后面的人生生踏进了死亡的泥潭!

    人们的惨叫声中夹杂着鬼子野兽般的笑声。

    憨子已经被眼前的一幕惊呆了,随即醒过腔来,跳起老高大骂起来:“断子绝孙的小鬼子,我****八辈祖宗!”

    他的喊声在平时也绝不算小,但此刻却被淹没在人群发出的惨叫声中,如一滴水掉进大海,未曾激起一点浪花来,就连他本不算矮的身材,在正冲向这里的人流前面也宛若一只跳脚小猴子,在这无比混乱的时刻无论中国人还是日本鬼子已经没有人注意他了。

    “喊有啥用,快把裤子脱了!”霍小山虽然同样愤怒,却保持着理智。

    憨子还在跳脚骂,被霍小山伸手就打了一巴掌:“快脱!下水!你以为鬼子真会放过逃到这儿的人吗?!”

    憨子被打醒了,这才急急忙忙解腰带脱裤子。

    “等等,把腰带系腰上!”霍小山见他脱了要下水,忙说道。

    “为啥?“憨子不明白,脱裤子是因为水温太低,穿在身上反而碍事,可系腰带干嘛?

    他的腰带说白了就是一个长布条,时下大多数当兵的还是用自己的腰带而不是配给的。

    “废话真多!快,想活命叫你干嘛就干嘛!”霍小山也急了,因为已经有貌似幸运的人冲到了沙洲上。

    憨子不再问,终于抽出腰带系在腰上,同时嘴里还说着“我怕凉水抽筋,你要能逃命就别管我。”话音未落就被霍小山伸手一拉,转身扑到了冰凉的长江水中。

    后面不断有人冲上了沙洲,很快,本就不大的沙洲上就挤满了人,连那本有近两人高的芦苇垛都被挤入水中。

    和那些刚才被踩死和溺死的人相比,他们算“幸运者”了,但他们的幸运时间也只是刚踩到沙洲上的片刻,随后这些刚踏上沙洲的“幸运者”就又被后面冲上来求生的人挤下沙洲,变成了不幸者,发出溺亡前的呼喊。

    终于岸上再无国人。

    那个日本军官从始至终都面挂微笑,仿佛在大剧院里看一出好戏。

    当他看到只有沙洲上才有站立的中国人的时候,脸上淡淡的笑意突然变成了野兽般的狞笑。

    他戴着雪白手套的手一挥,十几挺歪把子机枪一起响了起来,惨叫声与枪声同时响起,倒下的人们就如被镰刀收割的芦苇……

    此时已是黄昏,原本阴霾的西方天际不知何时亮了,露出一丝泣血残阳,如同还未被长江水荡尽的亡者的最后一缕血迹。

    在日军机枪响起的刹那,已经游的很远的憨子下意识地回头望了一眼,正见那沙洲上人如草割。

    他同时看到霍小山正游在他身后并没有象他那样回头看,霍小山的表情专注,溅起的水花中他紧抿着嘴,脸上没有任何表情。

    亡者已逝,生者还要图存。

    憨子心中的愤怒很快被那冰入骨髓的寒冷替代了。

    憨子的水性还是相当不错的,小时家门口就是条大河,所以也是在水中泡大的。

    不过他却很怕冷水,因为水冷小腿就会抽筋,一旦抽筋,再是水中高手也会因为那种钻心的疼痛而呛水,从而应了那句淹死的都是会水的。

    他小时就赶上一回下水时水太凉而抽筋,那回小命差点就扔给了龙王爷,所以有了那次经历后他总是对冷水避之如虎。

    但这回形势所迫,也只能硬着头皮游了。

    果不其然,在游了小半程时,憨子的左小腿抽筋了,刹那间剧烈的疼痛让他大叫了半声,那半色还未发出,江水就灌进了他嘴,憨子心想完了。

    这时他感觉一只手恰逢其时地抓住他那布腰带,轻轻一带,他便从俯身前游的姿态变成仰泳,紧接着那手在他腰上一托,他的嘴巴就露出了江面,他咳出一口水,连眼泪都咳了出来,忙贪婪地吸了口空气。

    一个声音在他耳边说道:“快扳腿!”

    憨子也是水中高手自然明白这话的意思,霍小山已托住了他的身体,呼吸无虞。

    他忙在水中做了个仰卧起坐的动作,双手扳住左脚尖,一用力,整条腿绷直,痛的闷哼的刹那间,在小腿肚涨个溜鼓尽力拉伸后,抽筋的剧痛感消失了,小腿肚子虽有不适但已不妨碍他游水了。

    “好了。”憨子说道,霍小山松手,憨子恢复原来那种自由泳的姿态复又前游,霍小山则依然保护在他身后。

    憨子很想问霍小山为什么他不怕抽筋,但此刻却不是问的时候,他只能憋在心里,仍旧与这冰凉的长江水做着争斗。

    余下的途中,憨子又先后两次小腿抽筋,但都被霍小山救了回来。

    只是可怜了憨子,那抽筋虽然好了却也折腾得他精疲力尽,最后一段水路,霍小山干脆把那条腰带绕过他的腋下系了死扣,拽着腰带的一头,带着他游。

    而憨子在水温与抽筋的双重折磨下已经近乎失去了意识,唯有那条布腰带成了他生命里的最后一棵稻草,在这条布腰带的牵引下,凭着尚存的求生的本能机械地划着水。

    夜色已经降临,涛声阵阵中,霍小山终于拖着憨子游到了岸边的浅水区。

    霍小山长吐了一口憋在胸腔的浊气站了起来,他由于照顾憨子的原因,也累坏了。

    霍小山刚刚站起,而憨子只是象征似性地往起一站就扑通一声,直接趴在了水里。

    霍小山又忙把他拖到无水处,将他面朝下放在地上,叩击他的后背,哇的一声,憨子吐了出来,还好,刚才那一下呛水并不多。

    霍小山这才放下心来,也一屁股坐到地上,回过头再看那黑黝黝的对岸,恍如隔世!(未完待续。)

《抗日小山传奇》最新章节《 第一五七章 过江》网址:http://www.114ttg.com/txt/92/92402/3161395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