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七六0章 火车上-抗日小山-
抗日小山

第一七六0章 火车上

    一列火车从沈阳车站驶出,而霍小山楚风和另外一名叫作张行天的国军军官正在这列火车的一节车厢里坐着。

    此时楚风看着坐在自己对面的霍小山脸上就挂上了笑意。

    他之所以笑那是因为昨天的事情。

    前天让霍小山随着苏联红军的那个伊万上校去取文件,文件倒是送来了,只是霍小山却没有回来。

    大公子自然要问季米扬诺夫,而季米扬诺夫自然也不知道便在谈判完后说我去给你问问。

    结果季米扬诺夫一走之后便消息全无了。

    大公子自然不能不管,就又派楚风去找季米扬诺夫,但在季米扬诺夫的门口就被季米扬诺夫的卫兵给拦住了说将军不在。

    楚风吃了个闭门羹也只好回来复命,当时国军这些大员们登时就有了不好的预感,不用问,霍小山肯定是被老毛子弄走了。

    虽然每个人嘴里都不会说什么,但心里想的却是只怕现在霍小山的身体都变成拔凉拔凉的了!

    等到第二天又开始了新的谈判的时候,季米扬诺夫却压根就没有到场,于是在国军大员们看来此时不光是霍小山的尸体可能是凉凉的,就是他们的心也是拔凉拔凉的了。

    这是什么谈判?在自己的国土上连己方人员的生命都不能得到保障啊!

    可是令他们没有想到的是当他们和苏联军官们在谈判桌上又你来我往的扯了大半天皮等到了散会的时候,一开门却是发现霍小山竟然在门外笔直的站着呢!

    当时大公子真是狠狠的瞪了霍小山一眼。

    而霍小山自知没事玩失踪那就不是他本人的错却终究是理亏,于是竟然“啪”的给正往外走的国军大员们敬了个礼。

    而紧接着后面的那些苏联军官出来的时候,霍小山那敬礼的手也没有放下。

    而这时国军大员们便看到了让他们惊奇的一幕,那些苏联军官们竟然也给穿着苏军士兵衣服的霍小山回礼了,甚至还有两名性格开朗的苏联军官拥抱了下霍小山。

    如此一幕实在是罕见,于是在回到他们国军办公室的时候,霍小山自然便要给大员们一个交待。

    然后,他们就听霍小山讲了怎么通过比枪赌命羸了苏联的狙击英雄,之后又怎么和苏联人切磋,晚上又和那些苏联人喝了点渥特嘎(白酒,伏特加)彻底把原来和苏联人之间发生的不愉快一风吹了!

    事情发展到了这个地步,国军大员们也是始料未及。

    大公子对霍小山是又生气又欣赏,生气的是自己向苏联人问了好几回霍小山的下落那些和他谈判的苏联军官明明知道霍小山去哪了却只字不说,欣赏的是霍小山到底是有真本竟然把那号称战斗民族的俄罗斯人都给折服了。

    于是最后大公子便说,既然你现在跟苏联人已经成为了好朋友,那么明天你就和张行天楚风去抚顺看看煤矿的事吧,如果苏联人能让咱们接收那是最好的。

    那个张行天实际上并不是军人,他准确的身份应当是煤矿工程师,是东北行营的经济专员。

    经济上的事还得经济上的人来搞,张行天穿军装那也只是为了工作上的方便。

    于是,他们三个就这样被打发出来了。

    “霍上校你带酒作什么?”在那列车的轰隆声中张行天好奇的问霍小山道。

    正凝视窗外的霍小山一听张行天问话便收回了目光笑道:“喝上一杯酒,全都是朋友。”

    霍小山这么一说,张行天和楚风便都笑了。

    “你和他们是不打不相识,不用酒吧。”楚风打趣道。

    霍小山已经习惯了楚风的打趣,所以也只是脸作苦相的一咧嘴,没有接话。

    他那一咧嘴,梦风和张行天自然是明白的。

    霍小山也不乐意和苏联人打架啊,可是很明显霍小山是从战场上打出来的,见到中国人受欺侮又怎能不管?至于说第二回他被冤枉他更得还手了。

    而此时的霍小山并不想多说话,自从上了火车他都在想一个已经让他纠结很久的事,自己到底要不要去和丫丫在一起呢。

    以霍小山看来国共难免一战,自己不可能两边骑墙,那是绝对不可以的!

    从情感上和理智上他当然更赞成共产党的理念,可是这并不意味他就想和国军作战,毕竟自己和国军的人在一起也是并肩打过鬼子的。

    前天夜里他和慕容沛亲热过后,慕容沛就问起了这件事,霍小山也只能说我再想想。

    慕容沛自然是理解霍小山的,并不劝他便也把那件事放下了,两个人却是搂在一起说了一夜的情话。

    霍小山正低头想心事呢,却是感觉对面的楚风轻轻踢了他一脚,于是他抬头,却是看到楚风正冲他身后呶嘴呢。

    霍小山回头一看却见四名苏联军官从自己后面走了过来。

    此时他们所坐的车厢是车头后面的第二节,第一节车厢类似于贵宾车厢都是给一些苏联军官们坐的。

    本来他们也可以去坐的,但是他们三个不想和苏联军官有太多的接触自然也就坐在了第二节。

    此时霍小山穿的依旧是苏联士兵的军装,而楚风和张天行穿的都是国军军装此时在车厢里面就份外显眼。

    而霍小山这一回头那几名苏联军官便看到了霍小山。

    霍小山的记性那是格外的好,他一打眼就认出来这名苏联军官中就有前两天自己和柳德米拉比完枪后和自己又较量了别的本事的人。

    于是,霍小山忙站了起来,嘴里说了声“的辣斯维皆(俄语你好)”率先就把自己的手递了出去。

    那几名苏联军官显然也记得霍小山,一见霍小山主动伸出手来便也把自己手伸了出来和霍小山握手嘴里却也同样说着“的辣斯维皆”。

    你说苏联红军蛮不讲理横行霸道,可是你还不得不承认当苏联人把你看成朋友的时候那礼节是绝不差的,甚至还有一名军官向霍小山比划了一个干杯的动作嘴里说着“喔特嘎”。

    霍小山哪有喝酒的习惯,他对大公子说自己和苏联军官喝了小酒那可真是撒谎了,那只是在为了自己和媳妇相会打掩护罢了。

    所以霍小山忙摆手说“捏”还做了一个假装喝醉了要倒下的动作。

    俄罗斯人虽然霸道但城俯自然不深,那几名苏联军官便被霍小山逗得哈哈大笑。

    于是双方友好别过,看上去倒好象是结交了多年的好朋友一般。

    “行啊,你小子,苏联人的脾气比我这个翻译摸得还熟!”楚风感叹道。

    霍小山苦笑着摇了摇头也只能坐下,心道自己和这老毛子的交情还真的就是打出来的!

    可是他刚想到这打出来的交情的时候就听身后劈了扑通就有跑步声,他忙回头之际却是看到有几个人已是从车厢门口跑了进来,而跑在前面的是三个女的,第一个女的二十多岁他不认识而后面跟着的却是穿着便装的慕容沛和唐甜甜!

《抗日小山传奇》最新章节《 第一七六0章 火车上》网址:http://www.114ttg.com/txt/92/92402/5215219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