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七六六章 决裂!-抗日小山-
抗日小山

第一七六六章 决裂!

    “老弟啊,你可想好了,我爱惜老弟是个人才,但你把事情搞大了,**先生也是罩不住你的。”楚风语重心长的对霍小山说道。

    霍小山脸色阴沉没有说话,而名为军人实际上只能算是一个知识分子的张行天则是担心的看着霍小山,也只有他自己知道此时他的小心脏那“砰砰砰”跳得就是一个快!

    张行天很紧张,他知道霍小山这回如果还敢管苏联红军的事只怕会把天捅个大窟窿!

    因为他们这回所听说的苏军暴行最为严重,可是霍小山还要管!

    “长官,我可以走了吗?”一个穿得很破的四十来岁的中年人小心翼翼的问道。

    “滚滚滚!”楚风恼怒的挥了挥手。

    于是那个中年人赶紧跑开了,在快跑到街口时还回头看了一眼社两名国军军官还有霍小山这名穿着苏联军装的中国人。

    楚风对刚才这名中年人不可能不恼,只因为刚才那个中年人告诉了霍小山和他们一件事实:这里苏联红军的最高指挥官,也就是那个伊万诺维奇每天都会在民间抓一个或者几个中国妇女用车拉倒他的指挥官供他淫乐!

    霍小山到了抚顺以后,先是听到了那卡车内中国妇女喊出来的一声“救命”,后又看到了那名应当是中国人的苏联士兵到苏军指挥所里与那个伊万扬诺夫的争执,他又怎么可能不疑心?

    于是从苏挥指挥所出来后,霍小山在走到苏军指挥部视线不及的地方后便开始向当地人打听这里的情况。

    霍小山自然知道自己穿的是苏联军装,他让楚风问楚风却偏偏不问。

    于是霍小山毫不犹豫的以当兵打仗的雷霆手段就抓住了刚才这名中国百姓,直接“威逼”着这名百姓就说出了这里的情况。

    楚风其实是知道这里苏军暴行情况的,这其中的原因自然是他听懂了那名冲入伊万诺维奇指挥部里的苏联士兵对伊万诺维奇的抗议。

    正如霍小山所猜测的那样,那名苏联士兵正是中国人,也就是抗联国际旅的人。

    那名士兵也是抗联国际旅派到这里协助慕容沛他们到这里开展工作的人员之一,他在到这里也恰恰是见到了伊万诺维奇用军车抢民间女子一怒之下跑到指挥部向伊万诺维奇质问的。

    抗联国际旅虽然是中国人,可是现在了是归苏联红军领导的,脾气暴躁充满了匪气的伊万诺维奇如何能够忍耐一名普通士兵对他的指责,于是他下令直接就把那名抗联国际旅的人抓了起来。

    而这一幕却恰恰就被来此办事的霍小山一行给撞到了!

    “老弟,为兄痴长了几岁,这天下的不平事多了,咱们这样的小人物管不了,再说为了党国利益,黎民百姓的这点小事还是先放上一放,我看咱们还是回去吧!”楚风接着又劝霍小山道。

    楚风他自然是佩服霍小山如此能打,但也是对霍小山见了不平事就想上的脾气而头痛不已,此时的他心道等自己回去就得跟大公子说,这个霍小山他可是不敢用了!

    这两天不是有第二批负责保卫的国军人员到吗,自己还是从那里找几个听话的吧!

    而此时霍小山那阴沉的脸色终于是放晴了,就在楚风产生了某种希冀的时候,他却听霍小山平静的说道:“楚兄自打咱们在一起合作还多谢楚兄对小弟的照顾,我看楚兄和张兄你们两个还是先回去吧,我暂时就不回去了。”

    “啊?”霍小山平静的回话却是让张行天大吃了一惊!

    张行天再不是职业军人却也知道霍小山说不回去意味着什么。

    你霍小山是在国军领导下的,你现在办完事不返回驻地不说还想擅自行动,你要这么干那你还算国军的人吗?那可是有军纪的!

    张行天还待再劝,楚风却是已经制止了张行天。

    楚风表情凝重的看了霍小山足足有半分钟才道:“霍老弟,你可想好了你这么做的后果!”

    “楚兄张兄你们还是回去吧,我不是小孩子,二位兄长火车上要注意安全别招惹那些老毛子,小弟就不相送了。”霍小山淡淡的说道,说完他竟然一扭身就走了,留下了在原地震惊无比的张行天和神色复杂的楚风。

    霍小山当然明白自己这么做的后果是什么,自己这么做这就意味着与国民党彻底的决裂!

    霍小山要想升官发财那早就做到了,可是他从来就没有这样的想法!

    为了党国的利益,黎民百姓的事都是小事,哼,国民党从来都是这么认为的,如果他们不这么想又如何会自己给黄河挖口子一下子淹死了那么多的老百姓?

    道不同终不相为谋啊!霍小山内心感叹,自己终究还是和共产党的理念接近。

    自己信众生平等,而共产党讲为大多数人谋利益,这自然是相近的。

    而国共理念的区别在哪里,区别就在于国民党太不看重老百姓了!

    霍小山不想涉及政治,但你总想管天下不平事那就是政治!

    国民党忽视百姓总是把自己当成了作威作福的老爷。

    上天讲轮回,在后来的内战开始解放战争时百姓支前,用某位解放军高级将领的话讲,我们淮海战役的胜利那是老百姓拿小推车推出来的!谁敢说这不是上天好轮回的体现?

    水旱蝗汤给河南人给黄河中下游的百姓造成了多少的苦难,那么当共产党要打国民党时就有多少百姓在帮着共产党人,他们要把国民党给他们的苦难再找回来!

    在百姓身上看人心向背是一方面,从国军士兵上看人心背却是更明显了。

    到了解放战争后期,国民党俘虏改造成的解放军战士占解放军人数的百分之三十,而到了49年新中国成立的时候,这一比例更是高达百分之七十!

    这说明什么?这说明相当一大部分原来“根红苗正”的老红军老八路军出身的解放军将士已经牺牲了,而接替他们接着和国军残余部队作战的解放军却是前国军部队!

    人还是那些人,兵还是那些兵,是什么让那些前国军将士心甘情愿的跟着共产党走,那不是拿枪逼的,那叫人心。

    解放军设有专职搞思想工作的干部,连级的营级的那叫指导员,团以上叫政委。他们的存在固然叫党领导枪,但还有一个重要职能就是做思想工作,啥叫思想工作那就叫抓人心。

    国民党士兵一被俘虏,解放军就召开诉苦大会。

    啥是诉苦大会?解放军好几百国军士兵好几百都在一起坐着,然后就有解放军战士上台讲话。

    张三走到台上说,我叫张三,我家在哪哪哪,我原来家里有一只羊,我放羊不小心就把地主家的苗给啃了,完了地主家不光把我家的羊给抢走了就把我家那几亩田也给霸占了。

    然后再上来一名解放军战士叫李四,李四就说了,我妈病了我家没钱借了地主家的“驴打滚”。

    钱还不上了,地主就把我的姐给抢走当小老婆去了,我娘也气死了,就剩下我自己了一就加入了解放军,我要替我家人报仇。

    (注:驴打滚即高利贷,和后世的套路贷差不多,本生息,息入本,本息不断滚动计息的复利式计息方法)

    再然后,又上来一名解放军战士王二麻子,他就说了,我为啥要加入解放军,加入解放家打倒国民党反动派我家就有地种,我们那里的地主大斗进小斗出,最后辛辛苦苦干一年,打出来的那点粮还不够还地主租子的!

    上面的解放军战士没讲完呢,下面的被俘的国军士兵就开始抹眼泪了,为啥,人家解放军战士说的事和自己家发生的大同小异啊!

    原来咱们不懂这些道理,现在懂了,现在懂了那还不回头?

    然后便有解放军的政委或者指导员上来讲话了,说你们加入国军不就是为了碗饭吃吗,现在跟着我们走,咱们打倒了国民党反动派,咱们全中国的老百姓就有地种就有粮吃咱们就不受恶人欺!

    于是上面一喊打动国民党反动派下面同样跟着喊,开了两个小时的诉苦会,几百名国军俘虏不用人劝全部加入了解放军!上午开诉苦会下午拿着枪就上战场和自己原来的国军打起来了!

    然后这批人再抓到俘虏又开诉苦大会,便有原国军士兵变成的解放军战士上台讲了,我原来是国军第*军第*师的,我为什么加入中国人民解放军,我家又遭了多少苦难,都是这个万恶的社会造成的!

    于是,下面的那些新俘虏们也激动了开完会也变成了新的解放军。

    后世讲工作态度时有一个说法叫“要我干”和“我要干”的区别,普通士兵了也是如此啊。

    对于那些被俘虏的普通国军士兵来讲,我与其给上面的军官当炮灰那还真不如我反戈相向,为自己家打出几亩薄田来!

《抗日小山传奇》最新章节《 第一七六六章 决裂!》网址:http://www.114ttg.com/txt/92/92402/5215219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