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七六八章 偷窥二-抗日小山-
抗日小山

第一七六八章 偷窥二

    “年纪轻轻不学好,还有人跟李大白唬学这个!”坐在马上的老者看着那道西墙下的一个年轻人轻声叹气道。

    之所以说那人年纪轻轻就和李大白唬学偷听那是因为他看到了李大白唬领着那个背包的年轻人又从北墙后绕到了西墙然后两个人就在那西墙处鼓鼓叨叨的。

    他们在鼓叨什么老者是心知肚明的。

    他是知道李大白唬为了偷听里面的动静偷偷在那道墙上凿出了几个不大的小孔的。

    那几个小孔自然不是苏联人来了之后李大白唬凿出来的,那几个孔的存在可是有些年头了。

    原来这栋楼是抚顺一家最大煤矿的办公楼,而那两趟平房却是煤矿上那些老板工头等有身份的人的家眷住的地方。

    李大白唬由于有那特殊的僻好,却是偷偷凿在东墙西墙处凿出来了几个小孔,平时都用碎砖头或者破棉花什么的堵上,等到他偷听时再小心的弄开。

    李大白中英当然不敢冬天偷听,冬天他要是敢把那个口子打开,就是再小的孔那也会有寒气进去,那他就被人家发现了。

    他总是在夏天很热趁着那些工头在矿上的时候偷偷的将那孔扒开,再偷偷的看人家那些工头的家眷或者换衣服或者洗澡,或者他自认为点儿好还能听到屋子里啪啪啪的声音。

    这事做得久了世上哪有不透风的墙,那李大白唬在墙上凿眼的事就被那些工头知道了,好在李大白唬见机快跑得早没把他逮到。

    于是那些工头只能骂骂咧咧的用泥把那几个小孔抹了起来。

    只是日本人一投降,外面都传那些给日本人做事的工头都会以汉奸罪被枪毙了,于是那些工头带着攒下来的钱和一家老小就都跑没影儿了。

    而李大白唬则旧业重操,趁着这工夫就又把那几个孔又给掏开了!

    这回李大白唬可是不避人了,用他的话讲,这回老毛子来,咱也看看苏俄娘们儿光屁股啥样!

    只是未曾想他没有看到苏俄娘们光屁股却是看到了中国的或者日本的娘们被那些牲口霸道的苏俄人给祸害了!

    但是不管怎么说偷看人家女人光腚那就象某些变态者偷着进女厕所一样是件极下作的事情,所以此时那个老者便自然说那个背包袱的年轻人不学好。

    可是就这件事对正背着包袱的霍小山来讲那却是在侦察敌情啊!

    他要救人!他哪有功夫管下作不下作的,他没撞到这事也就罢了,可是他既然撞到了他就得管!

    按正常来讲他当然可以夜里摸到那个院子里去,就目前为止霍小山还没有碰到过他翻不过去的墙摸不了的哨。

    但是,这回不行!

    霍小山自己就碰到那卡车往那里院子里进了两回,而且听那个李大白唬说这一天老毛子那卡车可是往里进了好几回了,谁也搞不准那车里装了几个女人。

    这要是天一黑,老毛子兽性一上来,不管是中国的还是日本的,那女人岂不又遭殃了?!

    所以霍小山先要摸清情况再思救人之策。

    白天救人可是太难了,霍小山现在可只有他一个人,如果想救人那就除非直属团的人在这霍小山带人强攻。

    但办法是人想出来的,不管怎么说,先探明情况再说!

    所以不得以霍小山也只能采取这样“下作”的手段了。

    他刚才一看那个李大白唬就是嘴上没把门的人,给了他点钱自然也就把情报问出来了。

    只是他却没有想到李大白唬竟然还有这样偷窥的手段,但事急从权,不管怎么说有这样一个侦察探听的途径对霍小山来讲那也绝对算是意外之喜了。

    而那个李大白唬在得了霍小山给的钱又给霍小山指点了他偷窥的“猫眼儿“之后自然就跑没影了,想必是到哪个窑子铺找窑姐去了。

    霍小山贴在墙上从那也就核桃大小的孔洞向里望去。

    此时正值下午,那屋子里虽是厢房但向着院子里面那的窗户却是玻璃的,所以屋子里并不黑,霍小山便在那孔洞外面演绎着管中窥豹的过程。

    在第一个孔里他看到了一铺炕的立面别的什么也没有,毕竟那个孔洞用来偷听动静是足够了但作为观察却是太小了,除非孔洞的那头装上一个凸透镜。

    等了一会儿见再无所获,霍小山也只能捡起那个塞孔洞的砖头的碎块把那个孔又塞上了。

    此时的霍小山都有些憋不住想笑的感觉,那个李大白唬偷窥的事做得很专业嘛!

    那核桃大小的碎砖研磨得与那孔洞正好是一般大小,往上一扣便是严丝合缝,如果没有那李大白唬的指点他还真不知道有这种探查的手段。

    霍小山向旁边挪了几米找到了第二个孔又轻轻抠出来碎砖向里面望去。

    这回,他看到了一个男人的大腿和屁股以及被反绑着的正耷在屁股后面的炕席上的双手。

    看他所穿的服饰应当是苏联士兵,霍小山马上就想到了那名被伊万诺维奇抓起来的自己怀疑是抗联的那名士兵。

    只是从这个士兵身体的所坐的姿态来看他的头是冲着南面的,至于是否能发现这西墙上有光透过去自己在这里偷窥那霍小山就不知道了。

    霍小山想了想再次把那个孔洞塞上了,他需要了解这栋平房里被关的人有几个,从而来确定自己的营救方案。

    霍小山又开始搜索第三个孔洞。

    而这个孔洞虽然很快找到了,但偏偏是格外的严丝合缝,他用手指甲竟然抠不出来!他尝试了几下都失败了。

    霍小山伸手从衣服口袋里摸出了枚旋子来,然后警惕的向四周看了看见并无苏联士兵,唯有路边那个老者正用一种鄙夷的眼光看着他。

    于是,霍小山不再理会,开始用旋子那锋利如刀的边缘去撬那个碎砖。

    透下水道需要皮揣子,小偷割包需要一个锋利无匹的刀片,而剃头匠则需一把听话的剪刀和一把手推子,一行总有一行的工具。

    此时的霍小山在自己身上唯一能找到的利器还真的就起作用了,他顺利的将那块不大的碎砖抠了出去。

    然后,他就把眼睛凑了过去。

    然而这回令他意外的是,他竟然在那个孔洞的那头也看到了一只眼睛!他抠砖时所发出的细小声音竟然被里面的人发现了!

    霍小山被惊住了,而对方又何尝不是如此,双方两个眼睛咋遇即分,可是就在分开的刹那霍小山突然低声叫道:“丫丫?!”

    “嗯?”墙那头已经消失了的眼睛又回来了,然后两只眼睛就又对在了一起。

    那个孔洞实在是太小了,也就比眼睛大了那么一点点,当两只眼睛对视没有别的参照物的时候纵是再亲密熟悉的人多半也认不出对方来。

    于是,那两只眼睛就又各向后退了一点点,而这回墙那头传来了一声低呼:“小山子,你怎么在这?”

    那个人竟然真的就是慕容沛!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零点看书手机版阅读网址:

    :

《抗日小山传奇》最新章节《 第一七六八章 偷窥二》网址:http://www.114ttg.com/txt/92/92402/5234496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