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七七七章 入营-抗日小山-
抗日小山

第一七七七章 入营

    阳光普照,又是一个好天气。

    可是长春的东北行辕里,大公子却已是又和季米扬诺夫吵成了一团。

    他们两人吵得如此激烈,就仿佛别处艳阳高照唯有他们这里电闪雷鸣风雨交加一般。

    他们两个人就是在院子里吵的,而他们争吵的原因却是就在地面上明摆着呢!

    因为此时地上躺了两具尸体,而那两具尸体赫然正是楚风和张行天!

    大公子派出去了三个人回来了两个失踪了一个而回来的这两个还变成了死人,大公子如何能够不急?!

    据委米扬诺夫说,楚风和张行天是在火车上被人打死的,凶手未知,那是他车站上的人见被杀的人竟然是穿着国军军装的中国军人才给他送到这里来的。

    可是这话大公子又怎能相信,要说这火车上有强盗那也只能是你们苏联人,要不就是已经进入东北的八路军干的。

    可是他这都是猜,他迫切需要找到失踪的霍小山,可是想找到霍小山那怎么可能是容易的事呢?

    尽管大公子也不知道霍小山已经和国军“分割”了霍小山也同样不知道楚风和张行天遇到了什么情况而被人杀了!

    可是,大公子又能和强势惯了的苏联人吵出什么结果来呢?

    最终,大公子被气得火冒三丈却又无可奈何,他不再理会季米扬诺夫今天也不谈判了而是返回了自己的办公室。

    他告诉自己带来的电台人员给某人发报,告诉某人苏联人占着东北不走而且还行凶作恶,杀了翻译楚风和经济专家张行天,让某人在国内一定制造出应有的舆论来,逼苏联人撤军!

    苏联人咱们国民政府是惹不起,可是咱们背后不还是有美国人呢吗?

    这次世界大战打完了,世界又进入了重新瓜分势力范围的时候,美国人肯定也不希望苏联人占着中国东北懒驴拉磨——就是不走!

    而此时并不知道东北行辕已经闹翻了天折霍小山却是刚下了水塔不久又攀爬了回来。

    他已经把望远镜放下了,右手里拿着一个杂合面的馒头,左手则是掐起一张黄纸上放着的咸菜。

    他要吃早饭了,他刚才下去是买吃的去了。

    所谓杂合面馒头自然是指好几种粗粮细粮放在一起发酵蒸出来的,霍小山听刚才卖给自己馒头的那个老板说他这里面有小麦、高梁还有玉米面。

    而那咸菜却也是东北地区的特产,叫卜留克。

    卜留克是俄语译音,霍小山也搞不懂是啥意思。

    象这样的词汇霍小山这些天在抚顺还真的学了几个,比如那胶皮桶叫“魏的罗”,女人穿的裙子叫“布拉及”。

    霍小山小时候时是吃过卜留克淹渍的咸菜的。

    霍小山也不懂什么块状茎的说法,他就是知道那卜留克就是从地里长出来的,跟圆萝卜似的。

    此时他吃一口那些那米面磨得并不是很细仍旧有些“扎嘴”的杂合面馒头,再“嘎吱、嘎吱”的吃着卜留克的咸菜条那吃得真是津津有味,就好象他在吃什么大餐一般。

    他打算偷偷进入俘虏营偷偷策反呢,自然要吃得饱一些。

    战斗上的事计划总是没有变化快,吃了这一顿下一顿还不知道什么能吃上呢!

    这时前方传来了汽车马达启动的声音,霍小山并没有停下他这顿早餐,只是拿眼睛瞟着下方。

    他已经把那个俘虏营观察得差不多了,此时也只是看着里面的动静罢了。

    不一会儿,那俘虏营的大门便被打开了,十来辆苏制卡车拉着站在车厢里的战俘在向远方驶去,而车上自然还有端着波波莎冲锋枪的苏联士兵。

    霍小山知道这是战俘又被拉去装火车皮了,看来这老毛子不把东北这些值钱的有用的东西拉光是不会把东北交给中国人的。

    想到苏联人要把东西交给中国人,霍小山这才忽然想起也不知道楚风和张天行回到长春没有,大公子该知道自己叛离国军的事了吧。

    想到这里的他不由得自嘲的笑了笑,国军是否能顺利接收东北这已经不关他的事了,他在决定留下来的时刻就已经打算好和国军决裂了。

    就算此时的他知道了楚风和张行天被人杀了他却也不会伸手去管了,他要报复苏联军队祸害中国平民的行为了。

    当那些卡车跑没影了之后,霍小山这才不紧不慢的从那个二十多米高的水塔上爬了下来。

    下来之时,自然有附近的居民便看到了他,霍小山也不理会却是向着那俘虏营的后面绕了过去。

    十分钟后,霍小山面前是一堵三米多高的围墙,那墙头上还有插着碎玻璃在上午的阳光下闪亮。

    院子里一共十栋平房,霍小山自然也观察过了,这十栋房一排两栋,却是排成了五排。

    这十栋平房里住的都是日军俘虏,而苏联红军却是住在了院外平房里的。

    围墙东南角西北角各有一个角楼,霍小山是从东面围墙贴过来的,此时角楼的苏联士兵正都看着西方,因为那个方向是苏军来换哨的方向,那些值了一宿哨的苏联士兵还没有吃饭呢。

    霍小山只要不被角楼上的苏联哨兵发现进了那院子里,两个角楼上哨兵的大部份视就会被那十栋房子挡住了。

    霍小山赌的就是自己翻墙的这一刻没有苏联士兵向自己这个方向看,至于翻过这三米来高的墙对他来讲并没有什么难度。

    霍小山再看了看四周并没有行人,也是,没有老百姓会没事走这关押日本俘虏的地方路过,就是算是抄近道也不会从这走。

    在周围的居民看来有日本人要是从那围墙里面逃出来对他们老百姓讲那可绝对不是什么好事,而那巡逻的老毛子也绝不是省油的灯!

    霍小山不再犹豫,他往后退了几步,然后便极有节奏的冲了起来,到了那高墙前脚尖往上一点便蹿了起来,却是在那墙上连走了四步。

    他现在对这种翻墙方式的体会已是越来越深,待到他不再迈腿往上冲时上半身都已经高过那围墙了!

    而就在他身体冲到了最高点他的左手便按住了墙头上没有那陡立如刀的碎玻璃的地方,而这时他的眼睛正在飞速的扫视着。

    他这一扫便已是看了三个点。

    角楼上的苏军岗哨依然没有往这头望,墙那头是一处平地并无异物,而作为日军俘虏所住的平房后面也没有人。

    扫视只在瞬间,就在身体降落之际霍小山的一只脚便已经横搭在了墙头上,然后他也只用左臂一较力,整个身体便已经横滚过了那墙头。

    人要跳墙虽是横滚但总是会先把脚放过去的,于是在落地之前便已经调整了空中姿态的他在落地时已是双脚着地了。

    他顺着那惯性身体往下一蹲复又跳起,而这时那股下冲之力已经被他卸掉了!

    霍小山瞥了一眼角楼上的苏联士兵见并没有人往这个方向看他便紧跑几步“嗖”的就钻到了两栋房子之间的过道里。

    这时角楼上的苏联岗哨已经无法发现他已经进来了!

    :

《抗日小山传奇》最新章节《 第一七七七章 入营》网址:http://www.114ttg.com/txt/92/92402/5234497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