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六零章 喜相逢-抗日小山-
抗日小山

第一六零章 喜相逢

    一向从容镇定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的霍小山慌乱了起来,他可从来没见过自家丫丫这样过。

    他忙往后退了半步以缓冲慕容沛那用力一扑,一只手又托住了她的屁股怕她掉下来摔倒,而另一只手扲着的细草绳打的黄纸药包却掉到了地上,嘴里安慰着:“哭啥,哭啥,我这不好好的嘛!”

    慕容沛不管,仍是搂着霍小山的脖子,哭个不休,仿佛要把这些天的思念担忧抑郁全痛痛快快地发泄出来。

    霍小山心里又是感动又觉心疼,就干脆站在原地双手托住慕容沛的屁股,任由她和自己脸贴脸哭个痛快。

    过了一会,霍小山眼见慕容沛仍哭个不休,眼珠儿一转便道:“咦?都快入冬了,怎么又到梅雨了,这阴雨绵绵下起来没完呢?”

    慕容沛不理,搂着脖子接着哭。

    霍小山见她没被逗笑,眨了下眼,又说:“那个老头在我后面呢,该看到咱俩这样了。”

    慕容沛此时是趴在霍小山肩头的,虽说泪眼婆娑,却也能瞄到对面,暗想,要是那房东老头从树林后出来,自己和小山子现分开也来得及,故,不理,接着哭。

    霍小山感觉着慕容沛的发丝蹭在自己的脸上痒痒的,又瞥见那发丝上犹自粘着草棍泥土,便知道她这几天担心自己也是辛苦,就更舍不得让她哭,眼睛眨巴了几下,又道:“还哭啊?大鼻涕都蹭人家脸上了。”

    慕容沛抬头刚要咧嘴笑,却看霍小山脸上哪有什么鼻涕?复又搂紧霍小山的脖子,接着哭。

    霍小山这回没辙了,只能说道:“哎哟了喂!小姑奶奶,你还哭啊?好吧,哭吧,哭吧,哭个够,我就当洗澡了!”

    他这么一说,慕容沛把贴在一起的脸分开才注意到自己搂着的霍小山是光着的,看看上面是光着的,下面腿也是光着的,中间,中间还好,有个裤衩儿,只不过原来是白色的,现在却也蹭满了泥巴,原来的白色反倒成了点缀。

    慕容沛歪着头,那样子似乎在思索一个很严肃庄重的命题:自己是否该接着哭?

    霍小山却已经用用手扳过她侧着的脸,然后便对着她的唇吻了下去。

    慕容沛呜呜了两声,便没再挣扎,反而舌尖缠绕,回吻了过去,身子一软,霍小山原本托她的手又已经离开,慕容沛原来盘在霍小山膝弯的脚也就顺势落到了实地上。

    一吻之下,最解相思,直到慕容沛有些透不过气来,两人松开。

    霍小山凝视着慕容沛,但见她微垂着头,脸上的泪痕还在,就伸手去帮她擦眼泪,刚碰到慕容沛的脸。忽然慕容沛一仰头看着霍小山笑了,这一笑宛若海棠着露,梨花带雨,端的是清丽不可方物,霍小山已是看得痴了。

    “山子。”慕容沛说

    “嗯”霍小山应。

    “我好看吗?”慕容沛问

    “好看!”霍小山憨憨点头。

    慕容沛咬着嘴唇想说什么,却没说出口,反而又投入到霍小山的怀中,她抱的很紧,感受着那仿佛要把自己融化的踏实宽厚的怀抱。

    抱了一会儿,她才趴在霍小山耳边低声说道:“那我就做你媳妇儿,以后天天让你看!”虽说感觉自己脸上发烧,但语气坚定,不容置疑。

    霍小山一听此话心中感动,终于感受到了慕容沛今天与往常不大一样的勇敢与热情,重重嗯了一声,便把双臂拢的更紧。

    两人自从在那北域山林中相识后,便朝夕相处,经历了很多生生死死,却也弄不清何时已是情愫日深,以至一个默念咱家丫丫,一个暗想我家的小山子,今日终挑明心迹,更觉忘情。

    尤其霍小山爱人在怀,心头便多了一分火热,转瞬间火热又变成了躁热,此心一起,便感觉到自己有个地方起了异样。

    他暗叫糟糕,他可知道自己可只穿着裤衩儿呢,这是要在丫丫面前出个大丑的节奏么?

    好在他已有过类似经验,忙转移注意力,正看到了脚前的药包。

    那药包却在先前被情动的慕容沛踩了一脚,纸被碾破了,露出了里面的草根树皮样的中药来,忙说“药,药,我忘了那个病号了”。

    慕容沛忙松开霍小山,蹲下去和霍小山拾掇那药,边敛药重包边问:“那个人是你救的啊?”

    霍小山应道:“算是吧,一起游回来的,他禁不了冷水。”

    说话间慕容沛已将药重新敛好,用草绳系牢,站起来她歪歪脑袋犹豫了下,才期期艾艾地说:“那,走,咱俩回去吧。”

    她之所以犹豫,那是觉得自还没有和霍小山呆够呢,回去那么多人,可救人总是重要的……

    说完话慕容沛却见霍小山依旧蹲在那里不动,奇道:“你咋不起来?”霍小山若无其事地说道:“肚子有点疼,可能,可能着凉了吧。“

    慕容沛用奇怪的眼神看着霍小山,俺家小山子着凉,这事,这事新鲜哪!

    刚说救了一个不禁冷水的人,自己却着凉了,怎么可能?全天下的人会着凉,小山子也不会啊!

    她觉得这事太新鲜了,以至于都忘了安慰关心霍小山这个“病号”了!

    她正在那琢磨呢,霍小山已然跃起,拉着她的手说道:“我好了,走吧。”

    慕容沛一头雾水,却也被霍小山牵着小手向来路走去。

    两个人分别时间虽没超过三天,但在慕容沛觉来怕已有一个世纪那么漫长了。

    很快她就将刚才霍小山的奇怪表现抛之脑后,和霍小山边走边说着话,当然,主要是沛容沛问,霍小回答。

    “山子,你刚才啥时候看到我的?”

    “我也是转过挡眼睛的树就看到你正往下蹲呢。”

    “哦,那个房东老头呢?”

    “他呀,腿脚太慢了我着急就先跑回来了。”

    “那你咋连衣服都没穿啊?”

    “哪有功夫啊!我是在八卦洲上的岸,然后钻到一个苇子垛里睡了一天一宿,再然后鬼子就到了,开始杀人,我手里啥武器都没有,就只好和憨子下水游回来了。”

    “哦,那个人叫憨子啊,干嘛的?”

    “也是当兵的,别的没来得及问呢。”

    “鬼子杀人杀的多吗?”

    “多!不管当兵的还是老百姓,有活气儿的就杀!八卦洲上的人没武器,都被他们撵到江里活活活淹死了。”

    沉默中………

    “山子。”

    “嗯。”

    “你要是打鬼子死了,我也不活了,我都想好了。”

    “胡说,咱俩谁先死了,后面那个也不能自己死,要死也得是杀鬼子战死。”

    “嗯。”(未完待续。)

《抗日小山传奇》最新章节《 第一六零章 喜相逢》网址:http://www.114ttg.com/txt/92/92402/3161396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