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七九五章 小山去向-抗日小山-
抗日小山

第一七九五章 小山去向

    刘思乐的狗肉并没有吃上,倒不是苏联人不让他往回拿,而是拿回来之后,那个王明义却是给慕容沛、唐甜甜、刘思乐和鲁正声开会了。

    开会那叫工作,还怎么好和抗联的同志在一起喝着小酒吃着狗肉谈打鬼子。

    暂时不吃狗肉开个会也没有什么,只是此时刘思乐、唐甜甜和鲁正声看着坐在桌子后面侃侃而谈的王明义心里所有的却已经不是因为狗肉没吃上的怨气而是对他的怒气了。

    因为王明义在谈话中充满了对霍小山的偏见甚至还有些敌意,这点让他们很不满!

    王明义那一大堆话说出来就是三点。

    第一,霍小山是国民党,咱们是共产党,国民党和共产党那是有着不共戴天之仇的仇人。

    第二,即使霍小山杀死苏联红军的初衷是好的,但是为了中共与苏共关系的大局,那么我们也要积极配合苏联同志抓住甚至击毙霍小山。

    第三,你们都和霍小山很熟,甚至慕容沛同志还是组织上尚未承认的霍小山的爱人,那么你就更需要划清与国民党反动派的界限!

    当然了,按王明义自己的理解,他的这种敌意并不是冲霍小山和慕容沛来的,按王名义自己的说法那叫维护大局所必须要有的残酷。

    什么叫维护大局所必须要有的残酷呢?

    那就是为了大局就必须牺牲局部利益的对自己同志的残酷。

    众所周知的原因,八路军与苏联红军的关系,你八路军干部慕容沛的爱人杀了苏联的同志,那么中国的同志只能与苏联的同志站在同一立场。

    苏联红军要杀霍小山而后快,中国同志在大局上肯定是要帮忙,纵使象唐甜甜他们这样的下级人员你就是不帮忙,但你也绝不可表现出同情霍小山的态度来。

    那么为了全局的利益牺牲霍小山一个人的生命,这就叫共产党人所必须要拥有的维护大局的残酷!

    你说王明义这种话,慕容沛咋想的别人不知道,刘思乐、唐甜甜、鲁正声那能乐意听吗?

    在他们三个看来,霍小山就是我们的同志!我艹,咋的,你还想让我们大义灭亲咋的?!

    而且王明义所说的话那也是真难听,这搞行政出身的人说话还拐弯抹角的。

    什么叫“慕容沛同志还是组织上尚未承认的霍小山的爱人”,这特么叫什么话?那意思是说慕容沛和霍小山是非法夫妻呗?!

    终于,王明义扬扬洒洒的把他这顿训勉说完了,然后便对慕容沛说道:“慕容沛同志,现在需要你对组织上表态了!”

    唐甜甜那三个人自然都把目光投向了一直不吭声的慕容沛,可是他们太熟悉慕容沛了,却感觉慕容沛的眼中似乎还有着某种笑意。

    然后慕容沛眼中的笑意逝去就说话了,不过她的话却是先对唐甜甜说的:“唐甜甜同志,你到桌子那坐,把我今天说的话全记在本子上,我以后要向组织汇报的。”

    “哦。”唐甜甜一听赶紧从怀里掏出个小本子一支笔来象模象样的坐在了那里。

    “王明义同志,你别跟我说这种大局的残酷。”慕容沛说话了,“为了阻止日军的前进,国民党掘了花园口,一下子淹死了那么多人,如果按照你的逻辑是不是国民党那么做也是正确的?从国民党的角度来讲也叫大局的残酷。”

    “那怎么有可比性?国民党那是为了维护他们的统治。”王明义不干了,“慕容沛同志,你怎么可以把我们党和国民党等同起来?你这是对我党的侮辱!”

    “王明义同志,你要搞明白,固然是国民党掘黄河是为了维护他们的统治,可更是为了抗日!如果不是为了抗日,他们有必要挖黄河吗?”慕容沛反驳道,她见王明义又要说话却是打了个手势制止了。

    “王明义同志,我今天不是来和你搞辩论的,你发言的时候我也没有打断你,而且我也让唐甜甜同志记录了,到时再抄一份给你,到时候你可以拿着我的发言向组织上反映。”

    慕容沛说话不紧不慢却是又不可拒绝的,于是她又接着说道:“我这么说你不同意,那么我可以再换另外一种说法。

    我们党不是国民党,国民党军统为了搞情报无所不用其极包括色诱。

    可是我们共产党人搞情报三不原则中有一条就是不允许色诱的,如果按照你的逻辑,那是否为了党的利益我们女同志也要象国民党特务那样无所不用其极呢?

    所以我们在秘密战线工作的同志有一个‘三不’原则,而这条原则还是伍豪同志亲自定下来的,伍豪同志也从来没有跟下面的同志说过你这种要拥有大局意识的牺牲的残酷!”

    (注:伍豪同志是谁大家自己查)

    “好了,我就说这么多,甜甜你把我所说的这些都记下来了吗?”慕容沛不再理会王明义而是问唐甜甜道。

    “马上就好!”唐甜甜回答。

    “我随时可以接受组织的调查,但,不是你!”慕空沛蔑视的看了一眼王明义站起来向屋外走去。

    ……

    “丫丫姐,那功夫你和那个混蛋说话的时候你好象在笑,你笑什么呢?”唐甜甜猫在被窝里问慕容沛道。

    刘思乐去和抗联国际旅的人吃狗肉喝酒了,唐甜甜自然就又跑慕容沛这来了。

    “没笑啥,小丑一个。”慕容沛回答道。

    慕容沛真的没有看上那个王明义,论级别和自己也只是一样的罢了,却拿出一套上纲上级的东西来压自己那怎么可能?

    自家小山子在抗日之中所做的贡献在总部首长那里都是挂号的,以八路军二号首长的火爆脾气要是在东北的话,他也会和苏联人打起来的!

    所以慕容沛压根就不怕王义明所说的那套道理,王明义代替不了组织!

    “丫丫姐,你说我丫丫姐夫跑哪去了?”唐甜甜又问。

    “我哪知道。”慕容沛说道,“他呀,进了山野那就是回了家,野着呢,怕是找地方避风头去了吧。”

    “哦。”唐甜甜点了点头。

    慕容沛这话,唐甜甜自然是理解的。

    现在霍小山可不是得躲起来吗?他做了一件国民党不敢做共产党想做又不能做的事。

    苏联红军自然是要找霍小山的。

    霍小山现在名义上是属于国民党的,他这个国民党的人把苏联红军的人给杀了,国民党自然要找他的。

    八路军也算是苏联红军的准盟友,也乐得看到国民党背这个锅,所以八路军至少在名义上也是要抓他的。

    “他不会去隐居山林吧?”唐甜甜猜。

    “他呀,倒是想隐居山林,可是他能舍得我?我就怕到时候我都没法工作。”慕容沛苦恼的说道。

    “他隐居山林你咋就没法工作,你要去找他吗?还是他来找你?”唐甜甜又猜。

    慕容沛不吭声,想着想着脸却红了,唐甜甜拿双手驻着下巴好奇的看慕容沛那张仿佛涂上了层红晕的脸在那里想啊想的。

    过了一会儿唐甜甜叫道:“我猜出来了,他要找你生——”

    “不许说!”慕容沛急忙制止唐甜甜道。

    可是慕容沛知道,唐甜甜真猜着了,自家小山子想隐居山野,可是舍不得自己肯定会回来和自己亲热。

    可是那时候自己总要生孩子的吧,这要是生了第一个,还好说,就说是霍小山在失踪之前就有了的。

    可是,可是自家小山子说了,他打算生个十个八个的呢,老大好说了,那到时老二该怎么向组织上解释?!还有,老三,老四,老五老六呢,真是愁死个银!

    “叭嗒!”,这时慕容沛和唐甜甜所住屋子的窗户突然响了一下。

    已经躺在被窝里的慕容沛和唐甜甜条件反射般的就从炕上滚下来了,下来之际已是都抽出了藏在枕头下的手枪。

    两个女子交换了下眼色,唐甜甜上前猛的一掀那窗户帘子,外面是黑沉沉的夜,而慕容沛则是端枪站到了门边。

    可是,接下来什么也没有发生。

    “丫丫姐,你看这是什么?”唐甜甜惊奇的说道。

    慕容沛赶过来却是看到那窗户纸已经被捅露了,屋里窗台上竟然多了半块砖头下面压了两张纸!

    唐甜甜拿走了砖头慕容沛拿起了纸。

    慕容沛只扫了眼纸却是急道:“拉上窗帘!”

    “这是什么?日本字?地形图?”唐甜甜喃喃的道,“我知道了,是——”唐甜甜忽然意识到了什么赶紧把自己嘴巴捂起来了。

    “死家伙,怪不得他总和小鬼子俘虏混在一起呢,原来是为了这个!”慕容沛喃喃的道。

    “哎呀!我丫丫姐夫刚才来了呀!这东西是他塞进来的!”唐甜甜才寻思过味来,“我去找他!”

    “回来你给我!”慕容沛一伸手就把唐甜甜拽了回来。

    “他现在没法露面,他现在要能露面不就直接送进来了?”慕容沛训唐甜甜。

    “哦。”唐甜甜点头嘟嘴。

    “咦?这背面又是什么?”唐甜甜看到慕容沛把纸翻了过来见上面还有字,往前一凑见上面却又不是字,而是象一幅画。

    一张纸上画的是只站着的鸟的样子,而另外一张纸上画的却不好说了,狗?马?驴?羊?霍小山画画的水平实在是不咋样,整个一个四不象嘛!

    “上床睡觉,你姐夫立大功了!”慕容沛压抑着兴奋说道,并不解释那画上的动物是什么就把那两张纸小心叠好揣进了衫衣的内兜里。

    “丫丫姐,你告诉我那后面画的是啥呗,那个鸟我认识,可是那个是啥?”熄灯钻进被窝后唐甜甜依旧小孩粘牙般的问。

    “狗,没看你丫丫姐夫都把老毛子的狗给烀成熟食了吗?”慕容沛在黑暗之中憋着笑说道。

    “丫丫姐夫画的那叫啥狗啊?长得跟他,不,长得跟刘豆豆一样可碜!”唐甜甜差点说秃噜了嘴,忙把霍小山换成了刘思乐。

    慕容沛听着唐甜甜的话憋着笑不吭声。

    过了一会,唐甜甜道:“姐,我能进你被窝吗?”

    “看在你刚才那么会说话的份儿上,进来吧!”慕容沛道。

    唐甜甜兴奋的低叫了一声钻进慕容沛的被窝。

    “我可跟你说甜甜,我搂你睡你可不许把我的什么什么啥的跟你家刘豆豆说,你要敢说看我不撕了你嘴!”慕容沛搂着唐甜甜恫吓道。

    “我不说,我自己知道,不就是丫丫那个啥可软和了可大了象白面馒头似的吗?”唐甜甜很聪明,不过随即又更正道,“不是我自己知道,我丫丫姐夫也知道!”

    “睡觉睡觉!”慕容沛知道自己要是接唐甜甜话那说起来就没完于是就下令了。

    唐甜甜幸福的把自己的脸埋在了慕容沛的胸前感受着那里的丰满与弹性很快就进入了梦乡。

    而慕容沛那夜也睡得很香,她还做了个梦,梦见自己去了大山的一个天坑绝地里,那里有小草房,有一只雄俊的海东青站在了一只小狍子身上。

    慕容沛是如此留恋那个梦境,只是正当她走到那鹰和狍子身前的时候却被外面的喊声叫醒了。

    “有情况,昨夜进贼了,贼把我手枪从枕头底下偷跑了!”王明义在院子里气急败坏的喊道。

    全书完!!

    :

《抗日小山传奇》最新章节《 第一七九五章 小山去向》网址:http://www.114ttg.com/txt/92/92402/5234498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