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七八七章 神奇的“滕野君”-抗日小山-
抗日小山

第一七八七章 神奇的“滕野君”

    “把枪拿着快跑!”霍小山低声喝道。

    矢野村夫这回真哭了:“我用不上力,我胳膊的筋怕是被咬断了!”

    “把枪给我!”霍小山伸手还真就摸到了枪,打开保险,他刚要开枪心里又是一动,这个矢野村夫话可信不?

    你说胳断胳膊上筋被咬断就断了?霍小山可是信不住这个有撒谎撂屁前科的家伙了!

    “原地学狗叫,要不咱们两个谁也跑不了!”霍小山说道,然后他拎着那支波波莎冲锋枪自己的那支步枪沿着冲刷沟就往山上跑。

    矢野村夫被霍小山这道古怪的让他学狗叫的命令给弄愣了一下,都什么时候了你不阻敌你却拿着枪先跑你还让我在这里学狗叫?!

    我要是在这里学狗叫打掩护了你再不回来呢?

    要不打仗总得亲兄弟上阵还需父子兵呢,这个真是有道理的,父子兄弟之间互相没有怀疑啊,真能够以性命相托!

    而象矢野村夫这样天生脑袋就好使的日本人中的异类正应了那句话叫“智者不勇”。

    可是智者不勇也容易贻误战机啊!

    这都什么时候了,刚才霍小山没给那条大狗用暴击的时候,下面的那几名苏联士兵便已经在百米以内了。

    霍小山故意意拖沿了一下矢野村夫又寻思了这么一下,苏联士兵便已经靠近了。

    听着那俄罗斯人特有的体重跑出来的沉重的脚步声,现在矢野村夫那脑袋瓜子里的运算机器也是以每秒钟250转儿的速度高速旋转了起来。

    这个既是他的秉性也是他的惯性,与多紧急的情况下保持理智还真的就关系不大!

    他这种人就是吓尿裤兜子里那脑袋也会进行强迫思考的!

    嗯,现在跑来不及了!我要是现在跑我能听到苏联士兵的动静那苏联士兵也就能听到我的动静,

    可我要是不出声和这条死狗在一起那我也会很快变成一条死狗。

    我要是学了狗叫那等于我把苏联人吸引住了滕野小次郎就逃跑了,哎呀,我怎么就让滕野小次郎给骗了呢?我该怎么办才好?!

    就这一瞬间,矢野村夫竟然就给自己分析出三条可能的结果来,他的脑袋瓜子那是真好使!

    哎呀,不对!矢野村夫却是马上又想到了第四种可能。

    此时这时悄无声息,自己要是不弄出狗叫来,那苏联人要是扔一颗手雷过来怎么办?

    所以刚才那条已经被滕野小次郎打没了动静的狗现在必须得活着,苏联人为了不炸到自家的狗才会不扔手雷的啊!

    那个滕野小次郎说得太对了,自己必须得学狗叫!

    一想到这第四种可能矢野村夫不纠结了,他认命了,却是趴在那冲刷沟里真的就含糊其声的学了几声“汪汪”的狗叫!

    这时,他就听到已经跑近了的苏联士兵说出了和他们日本人不一样的叽哩咕噜的他们日本人所听的外国话来。

    苏联人在说什么?

    他们一定是说“太好了咱们的狗还活着“,还是,他们在说“这狗不象咱们高加索犬的声音怎么听都象日本小柴犬呢?”

    就是到了此时,矢野村夫的脑袋瓜子还没闲着却是还在那里分析呢!

    而就在这时,那“他他他他”的波波莎冲锋枪的射击声就从矢野村夫的头上四五十米处响了起来!

    刚才那条大狗扑咬矢野村夫的地方可是一直被远处的那辆吉普车用车灯远远的照着呢,那车没有冲过来也只是因为这里已经是山坡了那车冲不来罢了。

    于是隐隐的灯光之下,有两名苏联士兵中枪便倒了下去。

    矢野村夫虽然没有抻头去看但此时他是真的哭了,被感动哭了!

    滕野小次郎竟然给自己打掩护了他竟然没有趁自己装狗这功夫独自跑掉!

    矢野村夫在这一刻感觉自己大脑那是一片空白,他从地上爬起来哈着腰沿着冲刷沟就往上跑。

    本来要是出于安全的考虑他应当是爬的,可是他胳膊被那死不撒口的苏联大狗咬得着实很重,现在想爬也爬不了了!

    而此时他头上的霍小山依旧在和下面冲上来的苏联士兵在黑暗之中对射着。

    矢野村夫注意到上面的滕野君连打了三个短点射而每次射击的位置却又都起了变化而这时刚才苏联士兵脚步急促的地方竟然再也没有子弹射来了!

    不会这么神奇吧?这个滕野君如何在黑暗之中就能看准下面苏联士兵藏身位置的,难道他长了一双猫头鹰样的眼睛?!

    矢野村夫这回可是想好了,说啥也不能放这个本领高强的滕野君跑了,这位滕野君比他刚来中国时他老婆在寺庙里给他请的平安符还好使呢!

    矢野村夫很是兴奋的跑到了山顶,他刚想夸霍小山“滕野君你太棒了”的时候,却被黑暗之中伸出的一只大手直接就捂住了嘴巴然后便被按倒在地上。

    那大手是如此之有力,给矢野村夫的感觉比一开始扑咬自己的大狗的劲头还足呢!

    “别吭声,下面有人!”矢野村夫听到滕野小次郎在自己的耳边轻声说道。

    果然,这时矢野村夫就听到下面传来了悉悉索索有树木枝叶被刮碰的声音。

    东北的山极少有高山,就是辽宁也是如此,海拔千米以上的大山,有,但也只是那么几座,矢野村夫就知道抚顺地区有一座海拔一千多米的。

    但是那样的高山真的只是凤毛麟角,抚顺山区的平均海拔都没有超过一百米,而他们现在所在的山头也只有七八十米罢了。

    “苏联人搜山了,拿着我的步枪跟我走别吭声。”霍小山对矢野村夫说道。

    霍小山黑暗之中自然是不能视物,但是那几名苏联士兵在刚才奔矢野村夫的那个位置去的时候可是在山下吉普车灯光的隐隐照亮之下的。

    所以,霍小山先打了个长点射放倒了两名苏联士兵后,却是凭着自己对那后上来的五名苏联士兵位置上的记忆,将剩下的那三名士兵又击中了。

    中国人有句老话叫哪跌倒就从哪爬起来,可是对于夜战之中的士兵来讲却是在哪遇到了袭击自然就趴到了哪里。

    那几个苏联士兵哪曾想到会碰到霍小山这样的一个怪胎,以其出色的记忆力和空间感觉便已判断出了他们藏身的精准位置。

    更何况,霍小山用的还是波波莎冲锋枪呢,子弹能达到70发射程能达到二百米的波波莎冲锋枪对霍小山来讲那真的是近战利器比盒子炮还好使呢!

    霍小山已经决定问出来矢野村夫所说的那个大秘密是什么了。

    在霍小山看来,在中国东北经营了十四年的日本鬼子在东北的大山里肯定藏了很多来不及运走的东西!

    比如军火,比如现大洋,比如金银财宝。

    东北的大山太大太广了,如果没有个知情人,那么这些东西谁也搞不清什么时候可以重见天日了!

《抗日小山传奇》最新章节《 第一七八七章 神奇的“滕野君”》网址:http://www.114ttg.com/txt/92/92402/5239494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