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天坑绝地(二)-抗日小山-
抗日小山

第十七章 天坑绝地(二)

    霍小山转过头来时,那只母狍子也已是气息奄奄,却还挣扎着抬起头去舔那个小狍子,但不一会就再也抬不起来了,一双大眼睛瞳孔涣散变得失神起来。

    那小狍子却已在恐惧中恢复过来,犹自低着脑袋在母亲的肚子上吸吮着乳汁。

    两行泪无声地从霍小山的脸上滑落。

    霍小山连自己都不知道,近十么年后,他在一个被日本鬼子血屠了的村庄里看到了与眼前情景极其相似的一幕,一个年轻的母亲被鬼子杀死在血泊之中,她未满周岁的孩子犹在母亲已经变凉的身体上吸吮着乳汁。

    那次霍小山在暴怒之下,率领着队伍终于追上了那屠庄的日本小队,将那鬼子一个个地全砍下了脑袋,为虎作胀的伪军要投降一个不允,也全都被砍下了脑袋!

    天黑了下来。

    地下森林里的一小块空地上燃起了一堆篝火。

    霍小山正在吃烤熟了的狼后腿,在郝存义给他的包袱里他找到了火镰火石与火绒。

    在霍小山的一惯印象里,狼肉并不是很好吃,因为肉丝子很粗,啃起来有点费劲。

    但今天吃得却格外香,不过他吃的很慢,也不打算吃得太多。因为他听老把头讲过,人在山林里饿的时间太久的情况下,一定不能吃得过饱,防止撑坏了。

    他吃了八分饱,就把剩下的狼肉拎到了自己新挖的雪洞里。狼皮已经被他扒了下来,毛冲外铺在了雪洞里,他又弄了一个大雪块照那洞口比划了下,正好能堵上,便小心地将那雪块立在那雪洞口旁。

    他刚要进洞,却听到身后有声音,紧张地回头一看,却是那只小狍子不知道何时站在了身后,两只黑里透亮的大眼睛正好奇地看着那堆红色的篝火。

    霍小山心中一动,慢慢走上前去,那狍子看着他,满是好奇的神色。

    东北的狍子被称作傻狍子,其实狍子不是傻,只是好奇心太重了,碰到什么新鲜的东西总要看看,就是逃跑时也是跑一会再停下来回头看看。

    霍小山慢慢伸出手摸了摸这小狍子的头,那狍子竟没有躲闪,霍小山忍住心中的喜悦,低下身将双手插到小狍子的肚皮底下,猛一用劲就把那小狍子抱了起来,那小狍子这才如梦初醒,幽幽地鸟儿一般叫唤着扭动着身子想挣脱出来。

    霍小山呵呵地笑着,抱着那小狍子走到雪洞口将它往雪洞里一塞,自己也钻了进去,用身子顶着那小狍子不让它钻出来,然后用手慢慢拉着洞边的雪块过来挡住了洞口。

    在黑暗之中那个小狍子已经安静了下来,不再鸣叫,趴在地上。

    霍小山则躺在狼皮上,用手搂着那小狍子一会儿便睡着了,尽管这小东西身上有点膻味,那狼皮上还有血腥味,但这并不妨碍这是这几天他睡得最香的一回,他仿佛在梦境中回到了家里的火炕上,娘正搂着他睡觉,很温暖。

    霍小山早上是被那小狍子给弄醒的,或许它看见了第一缕从洞口缝隙射进来的光线,便不肯大睡了,便要站起来。

    霍小山猫着腰一脚踢开挡在洞口的雪块,走出洞来,在寒冬早晨冷冽的山林里抻了个懒腰。

    如果霍小山是个成年人的话他会觉得这几天象梦一样,狼群,鬼子,傻大个的死,掉进了天坑,可他不是,他是一个十二岁的孩子

    他虽然也伤感,也想念爹娘,却更容易忘记不幸想往未来。

    他吸进一口冰凉的空气,吐出白色的呵气,开始整理自己的思路。

    现在最主要的是找到如何从天坑里出去的路,于是他开始收拾他那简单的行装。

    十分钟后他出现在天坑边缘的绝壁下。

    那绝壁最低的地方估计也有五六十米高,很是平滑,上面顶多有几棵干枯的野草在晨风中摇曳,并没有长在半腰的松树之类,霍小山原打算等夏天里找到麻类的植物,搓成绳子,用飞翼弩射到树上再攀爬上去,现在看并不可行,根本就没有什么可以借力的攀登的地方。

    霍小山虽练了八极拳,但也绝不是上高山如履平地的神话中的人物。

    听老爹霍远讲其实武林中的飞檐走壁是指上房时,或跳起,或用脚尖在墙上点几步,在向上力之将尽之际用手抓住房顶的椽子翻到房上,绝不可能一拔腿真如说书人所说旱地拔葱凭空便飞到房上。

    霍小山见眼前的绝壁绝没有办法上去,便将那铁棘藜做的滑雪扦在地上一点,沿着绝壁边缘在雪地上滑去,打算看看有没有能攀爬上去的地方。

    出乎意料的是那只小狍子竟然又跟在他的身后,而霍小山终是孩子心性,便任由那小狍子跟着自己做个伴,于是霍小山滑雪也不是很快,按他自己的估算一天也就是四十来里路的样子,天快黑时便找那硬实的雪坷子挖个雪洞,与那小狍子睡在一起正好取暖。

    没成想这天坑是如此之大,霍小山并没有指望能够两天三天就能沿着绝壁边缘做着圆周运动返回原地,因为从绝壁边缘树木的空隙中望去那绝壁几乎如同一条直线,并看不出有弧度。

    这样一直到了第十五天,他终于返回了原来住的地方。

    霍小山从小不光在宋子君那里学到了背诵古文,也还学了数学。

    在假设天坑是一个标准的圆形的情况下,他用圆周长公式算了一下,自己每天行进速度大约在40里左右,十五天大约走了600里,再用600里除以,那么这个天坑竟然从中间直行也要走200里地左右。

    天坑地势起伏,森林,雪野,丘陵,缓坡,洼地,应有尽有除了那天上的飞鸟仿佛这是一个与外界断了沟通的世界。

    难怪老把头说这天坑是个绝地,四周的绝壁有的最低的也得有五六十米,高的估计得有上百米,不能说寸草不生,但绝对没有一棵可以借力攀爬的树。看来短期内是别想从这里出去了,还是在这里住上一段时间,再想办法出去。

《抗日小山传奇》最新章节《 第十七章 天坑绝地(二)》网址:http://www.114ttg.com/txt/92/92402/2867370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