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六五章 酒多了总要打架的-抗日小山-
抗日小山

第一六五章 酒多了总要打架的

    随着酒局的展开,屋子里也变得喧嚣起来。

    来这里吃饭的士兵可都是从南京撤下来的,有的和日本部队还斗了斗,有的连一枪都没放就稀里糊涂地随大溜望风而逃。

    但不管用什么方式过的江,此刻还能坐在这里吃饭喝酒,那种劫后余生的的感觉就油然而生,加上这位奇葩的胖子军官又卖起了酒,于是这种连日以来或战斗或颠迫流离带来的压力就借着酒精发泄出来。

    很多人讲起了自己脱险的经过,讲起了日本鬼子火力的凶猛,和自己看到的兄弟同胞被杀的惨状,讲到酣处,高呼来酒。

    这年头命都快没了,要钱何用?东北的湖北的江浙的各种方言或悲壮或激昂或压抑或者说到惨处酒入悲肠而号淘大哭。

    靠墙边的霍小山这桌儿却是另一翻景象。

    那坛子酒已经喝没了,霍小山就没让再要。

    大家分掉一半,其余的竟然被沈冲和慕容沛均分了,两个人竟然一人各喝了五碗。

    他们这桌倒没有什么悲壮的气氛。

    那几个士兵酒喝的少还不至于头脑发热,沈冲是个武疯子,战斗只能让他变得更狂热,压根就不知伤感为何物。

    此时他们正在夸细妹子,因为正是细妹子听到了房东老太太说“他们”,问了一嘴,才得到了霍小山的消息,才有了重新会合。

    细妹子本就轻声慢语的一个女孩子,却被这些男人夸得满脸通红,倒好象整个桌上她喝得最多似的。

    而此时,霍小山和慕容沛两人正在一起“咬耳朵”。

    “头一回看你喝酒,竟然能喝这么多,原来也喝过吗?”霍小山微笑着说,那眼神里的包容就象在看一个淘气搞怪的小孩儿。

    慕容沛脸色依然是那面瓜皮的颜色,黄怏怏的,但她的耳垂与脖颈处的通红却出卖了她,谁都不是酒仙,沈冲都已喝得撸胳膊挽袖子就差赤膊上阵了,她又怎么会一点反应没有?

    此刻她酒也喝完了,在面对霍小山时就有点心虚,见霍小山没有丝毫怪罪自己的意思,一颗悬着的心才放下。

    “我娘去世后喝过一回,那回也没少喝,也没喝多,自打那以后见酒觉得挺亲的,但也不是馋。”慕容沛此时眼神又恢复了常态。

    “我也不知道能喝多少酒,就是觉得喝完热乎乎挺舒服的。今天,实在是太冷了!”她接着解释道。

    “现在还冷吗?”霍小山关切地问。

    霍小山这种从小经过冷雪冷水锤炼的人另当别论。

    其实对大多数黑龙江人来讲,他们能耐得住零下二三十度的酷寒,却偏偏对零度到零下十来度的低温极不适应,那时候若不穿上冬衣或生火取暖就冷的受不了,更休提那种南方秋末冬初的阴寒。

    “不冷了,酒喝完了热乎乎晕乎乎的。”慕容沛开心地笑了,眼睛又显现成弯弯的月芽儿,仿若刚才看到第一碗酒时那般,“你看,出汗了。”她把手摊开递了过去。

    霍小山一摸,果然,慕容沛的手心汗渍渍的。

    他正要说什么却被沈冲打断了,“你俩在那嘀咕起来没完了?我酒还没喝够呢!”

    沈冲也是酒中高手,屋里并不暖和,他却已是喝得满头大汗,他没有脱下军装那还是毕竟和霍小山在中央军校呆过,知道军人要有军人的样子,不能象原来闯江湖时那样随心所欲了。

    “还喝?你打算再用挺歪把子换酒吗?”霍小山一撇嘴,就不再继续这个话题。

    他知道沈冲的酒量,现在已喝了七八分了,正好坛子里的酒也喝没了就也没再要。

    从这点上看,沈冲的酒量还真比不上慕容沛,或许喝酒也是有天赋的吧。

    “我和丫丫在说天太冷了,应该到哪里找些棉衣来。”霍小山接着又说道。

    霍小山这么一说,全桌的人也都七嘴八舌地附和起来,原因无他,真是太冷了。

    一个士兵说:“也许从那个胖子军官那能弄出来。”

    挨着他的一个兵马上接口:“也是用歪把子去换吗?一个要换酒,一个要换衣服,败……”他本想说败家子了的,可后面那两个字却被沈冲一瞪眼瞪了回去。

    “都是从南京撤下来的,怎么人家就有棉衣穿,咱们却穿单衣呢?人比人气死人哩!”粪球子在那感。

    他现在脸还真的红的象猴屁股似的,看来正如他自己所说的,好酒却又喝不了多少酒。

    沈冲闻言,把头扭过去四处张望:“谁穿棉衣了,谁穿棉衣了?哪有啊?”他现在酒劲上涌,多少有点失态了。

    “啥眼神,喝大了吧你,你身后那个穿的就是。”粪球子天生自来熟,这些天就和沈冲混在一起,根本不怕他。

    沈冲扭头就瞧跟他背靠背喝酒的邻桌的那个人,那个人恰是那个湖北的莽撞汉子。

    沈冲刚侧身扭头,却见那莽汉突然跳了起来,嘴里“憋怂憋怂”地骂着,紧接着那一桌子人呼拉子一下全站了起来,推桌踢凳,直奔另一桌人而去!

    那桌人少,只有五个人,反应却也快,一推桌子,起身有操板凳的有拎酒坛子的还有抓起碗的,就迎将上来。

    本就没几步的距离,倾刻间就打在了一起,其余桌上的人忙都起身闪避,一时之间桌倒凳翻碗摔地,乱哄哄一片。

    “哈哈,打起来了!”沈冲鼓掌大笑,却一拧身把身子坐正了,饶有兴趣地看了起来。

    霍小山冷眼旁观,见人少的那伙却是东北人里的辽宁口音,人多这伙正是嫌花生米少的湖北人。

    眼见着东北人先是一板凳打倒了一个湖北人,又有个东北人将碗扣在了一湖北人的脸上,登时血花飞溅,甚是煞人。

    沈冲是看热闹不怕事大,连道:“好!好!咱东北人就是猛!”

    他自打和霍小山在一起,就也把自己划入了东北人的圈子,就连平时说话的口音都带上了一股苞米碴子的味道,见东北人占了便宜自然高兴。

    打架也如战斗,有的人见血就麻了,不敢动了,有的人见血了反而就放开了什么也不顾了。

    沈冲并不知道,湖北人最是抱团,眼见自己老俵受伤,更激发了骨子里的同仇敌忾之心,非但不害怕反而是一鼓脑地向前冲。

    那几个东北兵一看就是会打架的,占了便宜见没震唬住对方,对方又人多势众招呼一声转身就跑。(未完待续。)

《抗日小山传奇》最新章节《 第一六五章 酒多了总要打架的》网址:http://www.114ttg.com/txt/92/92402/3161396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