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六六章 都是鸟(niáo)货惹的祸-抗日小山-
抗日小山

第一六六章 都是鸟(niáo)货惹的祸

    那几个东北兵转身就跑之际却未料到门口却挤满了人,门外有听信赶来的督察直嚷嚷竟也挤不进来,而堵门的那些人嘴上虽喊快让开过来了却并不真的躲开。

    原来他们也是湖北人,虽和打仗这桌老乡素不相识,却暗助了一把。

    这么一耽搁,湖北人蜂拥而上,倒底是人多势众,虽有几个被东北人手中的家伙打伤,但很快就把这几个东北兵打倒在地。

    偏偏东北兵里有个长的高大的,在他人被打倒的刹那,他抱着临死捞一把的想法,扯住了打他的那个湖北莽撞汉子的一只袖子,却“哧啦”一声,他人也倒地了,也扯烂了那莽汉的袖子,露出了里面雪白的棉絮。

    沈冲正对那几个东北人的战斗力失望,却看见袖子扯掉露出来的棉絮,他脚一蹬地就蹦到了板凳上。

    也真难为他了,喝了五碗酒,不转身就能倒蹦到凳子上来,倒底是身手了得!

    只是毕竟酒多,没掌握好力道,要不是旁边的粪球子扶他一把就掉下去了。

    就见沈冲栽栽楞楞站在凳子上左摇右摆却偏掉不下去,一指那个湖北莽撞汉子大叫道:“鸟(nio)货!鸟(nio)货!”(注,此处“鸟”读二声,东北方言棉花的叫法)

    沈冲本就见打架就兴奋的性格,又酒劲正浓,那声音喊的是一个份外的透亮!以至所有人都齐刷刷地扭头看向正大呼小叫的他。

    那个湖北莽汉闻言回头正见沈冲在那跳脚大喊,登时怒了:“憋怂,你特么地敢骂我鸟货!”放下正要补脚去踹的当下对手,转身就奔沈冲而来。

    头狼在前,后面狼群焉能不跟?呼啦啦,一大波人就又奔霍小山这桌冲来。

    沈冲没大听清那莽撞汉子说什么,却见一群湖北人都奔自己来了,忙嚷道:“你们打得好好的奔我来干嘛?”

    他这一嚷更坏了,对面湖北人就有人喊:“这儿还有东北的呢,揍死这群憋怂!”

    说话间,奔在最先的莽撞汉子已到了他面前。

    那汉子人莽撞打架却不傻,眼见沈冲一个醉汉站在长条登上脚未生根,只要碰一下就能把他扑倒,那还不任自己揉捏?所以一个饿虎扑食就扑了上来。

    哪料沈冲酒是喝多了点,那打架的本事却已深入骨髓。

    待他扑到跟前,沈冲已很滑溜地坐到了凳子上。

    待他双臂张开下意识去下扑,沈冲却又已经从凳子上溜过下来,蹲在了地上。

    那汉子一下搂了个空,身子收势不住向那凳子趴去。

    这时只见沈冲伸双臂抱住他的小腿,肩膀正拱在他的小腹处,一挺身借着对方那股前冲之力,就把那莽撞汉子象个弯曲的大虾似地扛了起来!

    沈冲大吼一声:“飞吧你!”

    用力向后一甩,那汉子便听话地做了个前空翻,背部向下整个身体直接砸在了沈冲背后的桌面上,但听“咔嚓”一声响,那桌子就被砸趴了架,那汉子径直被摔了个七窍生烟,晕头胀脑。

    沈冲扛麻袋般一摔声势惊人,论视觉震撼效果都远超了拿酒坛子砸脑袋。

    试想,屋里本就挤满了人,大多数人身高都差不多,视线总有受阻的时候,这凭空飞起个人来,岂不是让所有人都是一楞?

    可沈冲不会楞!

    在把那莽撞汉子摔出后他都没回头看,已是撞入到对面奔他而来的人群中。

    趁他们没回过味儿来,一阵拳打脚踢打倒了一部分人,等剩下的人再重振斗志却人数大减又怎是他的对手?

    终究放倒了一片人在地上呻吟作痛,唯留下沈冲自己在那站着,一副绝世高手英雄寂寞论打架舍我其谁的架势!

    再说那些人里最能打的莽撞汉子,身体确实结实,被沈冲那一摔后在短暂的不知所以后活动了下发现自己并无大。

    他那是个打架的死心眼,却也知道打不过这个骂他鸟祸的东北人了。

    爬起来入眼处就见墙边斜靠着的好几支枪,他伸手就去抓一挺歪把子,但手腕却被抓住了,抬头却见旁边站着一个比他还壮的士兵正憨憨地看着他。

    他用力挣脱,对方的手就象老虎钳子样钳住了他,感觉手腕子痛得象要折了一般却根本摆脱不了!

    他大惊,伸左臂向那憨憨的士兵就是一拳!

    他对自己的拳是很有信心的,因为他打小练过武,拳头硬的很。

    刹那间那士兵伸胳膊一挡,就见那士兵痛得直咧嘴,但力量上却胜过他,虽吃痛却没让对方撒开钳着他的右手。

    这莽撞汉子急了,连击三拳,“砰砰砰”沉闷的肢体碰撞中,那个憨憨的士兵连续挡住痛得呲牙咧嘴,却只是在那里凭左臂硬扛右手却绝不撒开。

    耳听身后已无打斗的声音,这莽汉子更急了,抬脚去踹,没等那憨憨的士兵再挡,斜刺里却敲来一记板凳腿,正打在他小腿的胫骨上面!

    这可是十足的硬碰硬,直打得这莽汉子发出一声闷哼,所有人都知道这胫骨也就是小腿骨,前端骨头外面可只有一层肉皮儿,这硬木砸硬骨的痛与十指连心痛也差不了多远了。

    他忍着剧痛一侧目光才发现不知何时一个长的黑不出溜的小个子士兵正站在他旁边,手里拎着一只不知道在哪捡来的也不知道是榆木还是松木做的四四方方的板凳腿!

    这莽撞汉子也真是硬朗,忍痛还要再踹,就听那小个子嘿嘿一笑:“我倒要看看你俩谁硬!”又挥起了板凳腿!

    这莽撞汉子被那憨憨的士兵钳死了右手,力气又没人大,闪展腾挪全都用不上,于是他悲剧了!

    那坏坏的小个子别的地方不打,偏接连连敲在他小腿胫骨上,左腿打完打右腿,右腿打完打左腿,待打到第四下,但听“咔”的一声响,那板凳腿竟打裂了!

    而那莽撞汉子终是忍受不了这种硬木敲骨的剧痛,低下腰去护那条伤腿,这时旁边有一个人说“行了,别打了。”

    随着这一声命令,板凳腿终于挥到一半停住了,那死死钳住他的手也松开了,于是这莽汉终于解脱了那钳锢,却再没有去抢枪而扑通一声躺下了,成了一个双手护腿浑身抽搐的倒地葫芦!

    那个黑不出溜的小个子这才把那个板凳腿“当啷”一声掷到了地上,同时埋怨那个憨憨的大个子道:“你是不是傻呀,人家打你你就会挡?就不会还手啊?”

    “俺娘说咧,在外头不要打架,挨揍吃点亏没事,别把人家打坏了,咱家穷没钱赔。”那个大个子憨憨地答。(未完待续。)

《抗日小山传奇》最新章节《 第一六六章 都是鸟(niáo)货惹的祸》网址:http://www.114ttg.com/txt/92/92402/3161396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