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六七章 胖子断案(一)-抗日小山-
抗日小山

第一六七章 胖子断案(一)

    争斗终于歇止了,而这时那些督察人员才冲了进来,就象警察总在斗殴结束后才出现,就象大火把房子烧落了架才听到消防车的警笛。

    那个胖子军官是最后一个进来的,进得屋来他看到的是宛如战后的满目狼藉。

    十多张四方桌子除了趴架的就是缺胳膊少腿的,坛碗的碎片中,近二十多人正在这碎片中各具形态,有捂小肚子,有手抚胸口费尽喘息的,有试图爬起来不知道哪受伤又一屁股坐回去的,有鼻梁被打断了满脸是血的。

    四圈贴墙的地方都是挤站在一起的士兵,唯独斜对面墙边人少,却没有人靠拢过去,仔细一看,原来那墙边斜靠着机关枪步枪,那里八九个人都负手站着,一副生人勿近的架势,想必怕有人打架打红眼了来抢枪!

    见此情景原本就气色败坏的胖子军官怒了,开始破口大骂。

    一时之间十几只几十只上百只草泥马在这个本已乱糟糟的大厅里奔腾而过,夹带着“王八羔子、憋孙、王八犊子、挨千刀的、混蛋、傻逼、憋怂、逮儿呵的、呛逼……”各式各样的咆哮!

    这胖子军官骂人之粗鄙语言之丰富可真是让从小走南闯北的沈冲大开眼界,他竟然骂出了各种方言里几十种骂法!

    虽然这临时大厅里的士兵来自五湖四海,但沈冲相信这大厅里每个操不同方言的人肯定都能听懂其中一句半句是骂自己的!

    这胖子肯定是个话痨,就如他吆喝馒头也要喊出七八样不同的叫法,沈冲看着他那张唾沫星子直飞偏偏长得又极厚的嘴唇想。

    胖子军官的手下显然已经习惯了自己上司骂人的方式,一个个面无表情四下里站着。

    在那如黄河之水滔滔不绝的骂声里,参与斗殴的士兵的呻吟声已经被他完全压制了,地上的人能自己动的都爬了起来,暂时动不了的由同伴掺起来,见血的也被包扎了起来,最后全场一片静默,都在看着这个跳脚大骂口水飞溅的长官。

    足足骂了有半个小时,这个胖子军官才觉得出够了气。

    他扫了一屋被他骂得禁若寒蝉翼又不知所措的士兵,这才意犹未尽地舔了下嘴唇,对身边的手下说道:“把带头打架闹事的带我那儿去,敢特么的砸格老子的买卖看我怎么搞死他们!这群杭(hng)松!”

    一直竖着耳朵听他骂人听得津津有味的沈冲,对胖子军官后面那个骂人的词却没听懂,伸手一捅旁边的粪球子小声问:“他说什么?他说他哪儿松?”

    胖子军官骂人骂得高超,沈冲一问也如羚羊挂角来得突兀,弄得粪球子也是茫然:“不知道他哪松啊?那么胖,是腰带松?”

    他俩的对话引得旁边一个南方兵“扑哧”一声笑了:“是杭(hng)松,江苏话,跟东北的傻逼是一个意思。”

    “哦。”沈冲虚心受教之际,那些督察们已经开始咋呼起来,开始圈赶人群,调查开始了。

    很快,打架的原凶便被揪了出来,被戴着袖箍儿的督察们押到了胖子军官的办公室。

    湖北人是那个被敲得一瘸一拐的莽撞汉子还有一个老乡,那个湖北人倒是很精明干练的样子,想必是怕莽汉再鲁莽闯祸。

    东北人是那个大个子和另外一个人,两个人都鼻青脸肿,一个脑袋上还缠了绷带,想必是被人打倒后踢得不轻。

    而等三伙不用问,正是霍小山和沈冲。

    霍小山对这种打架压根提不起兴趣,再说有沈冲一个人就足够了。

    他只是冷眼旁观,叫憨子粪球子几个人看着别让人打架打红眼了打枪的主意,同时又适时阻止了粪球子对那莽汉下手过重,毕竟只是打架又不是上战场。

    一张桌子后面,胖子军官稳坐在一张太师椅上,已然换上了一套新军装,这回可是佩戴了军衔的,他竟然是一名上校!

    胖子军官已然恢复了平静,把肥厚的右手放在椅子扶手上,胡萝卜粗的手指在上面轻敲着,无名指上套着的一个硕大的金溜子显得份外咋眼。

    此刻,他变得冷竣的小眼睛微眯着打量着站在他面前的肇事者,看了一会儿,他觉得自己本计划好的精神施压并没起到应有的作用。

    湖北的眼神是倔的,东北佬的眼神是楞的,而那两个虽然穿着单军装却没有受伤迹象的士兵倒是很标准的立正姿势,可从他的眼神里他也没有找出丝毫的畏惧以及下级见上级的谄媚。

    胖子军官终于只能干嗽一声开口了:“说说,为什么打起来?”

    下面六个人没动静,该倔的眼神依旧倔,该楞的眼神依旧楞,该平淡如初的也未起丝毫涟漪。

    “长官问你们话呢!”胖子军官身后的一名手下喝道。

    “报告长官!”那个湖北莽汉率先开口了,他习惯地想打个立正,只是一动之下,牵动了两腿胫骨的伤势,自己先差些痛个趔趄,嘴角也是痛的一咧,那报告长官四个字也怪模怪样地走了调,惹得在场所有人都想笑出来,却又忙止住笑意故作严肃状。

    胖子长官皱了皱眉,一挥手他继续说。

    “报告长官!是他们先打我们的!”那莽汉眼神扫向并排站着的东北大汉。

    “你们先奔我们这桌来的!我们人少难道还等你们先动手?”东北大汉也有理。

    “你们先瞧我们的!”

    “你们不骂我们我们能瞧你?”

    “你瞧我们嘎哈?!”

    “我就瞧你你能咋滴?!”

    “你敢瞧我我特么就敢揍你!”

    “停!”胖子长官一拍桌子,这特么的就是两只好斗的公鳮啊!偏又碰到了一起,不打起来才怪哩!

    “说,谁先骂人的?”胖子长官问道,他明白这个烂官司要想断下去,得找个明显的理由,不过那两个有枪的怎么没事儿人似的,他才是自己耐下心来当青天大老爷的目的啊。

    “报告长官,我,我没骂他!”湖北莽汉这时也不傻,毕竟来这之前那个精明的同伴已经嘱咐过了,绝不能承认先骂人。

    “你敢说你没骂?!”东北大汉怒了

    “你到底骂没骂?!”胖子长官觉得自己已经抓到了这起案子的关键。

    霍小山和沈冲站在一边静静地听着,他们也是好奇为何双方会打起来。

    当时大厅里人声嘈杂,他们看到时已是双方箭拔弩张,打架的具体原因还真不清楚。

    “我,我没骂他们,我就是骂……”湖北莽汉毕竟没撒过谎,看来还是他们先骂人的。

    “你骂什么了?说!”胖子长官见有戏,啪!又拍了桌子下,由于心急用力大了,倒是震的自己手有点疼。

    “我,我就是骂张作霖儿子那个憋怂,他要是敢打日本鬼子,又籽儿能让我们在这里和日本鬼子拼命?我那么多好弟兄都死在南京了!”

    所谓梗直就是嘴上说的就是心里想的,这莽汉子就是这样,自己觉得有理的事说出来心里就痛快了,至于自己承认先骂人的后果早抛到九霄云外了。

    “我艹!”他这话一出,东北大汉立刻又急了,“你特么敢骂我们少帅?!你特么地放屁!脸兄弟死了是命?我们东北兄弟死的就不是命?!”

    “停!”胖子军官再次拍了桌子,只是这回劲真用大了,但他已忽视了麻痛的手掌。

    审案至此,那胖子军官和霍小山他们心头已是恍然:酒喝多了,湖北人就骂东北军不抵抗,东北军哪吃这套?!这架,想不打都难哪!(未完待续。)

《抗日小山传奇》最新章节《 第一六七章 胖子断案(一)》网址:http://www.114ttg.com/txt/92/92402/3161396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