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六八章 胖子断案(二)-抗日小山-
抗日小山

第一六八章 胖子断案(二)

    屋子里陷入一片沉默。那两个打架的元凶虽然都气咻咻的,但毕竟是士兵,也绝不敢在长官面前放肆。

    胖子军官一个头两个大,这特么的都什么事啊?

    两个小兵打架竟然牵出了张少帅,虽然自己也是个官,但离人家张少帅可差着多少级呢!

    这等军国大事的是与非当兵的在下面怎么说都没事,但自己是绝对不能妄议的,尽管当初自己也是暗骂过张少帅的。

    自己倒不是骂他放日本人进来,而是骂他你就是放日本人进来你就不能派支小部队抵抗下?堵一下悠悠众人之口?弄得现在人人骂你卖国贼,倒底是毛头小子不成熟啊不成熟!

    再说,你放日本人进来前,你都把家当带着跑啊,那么多的飞机大炮装甲车全白送了日本人,那得你那被炸死的老子攒了多少年啊?你那当土匪的老子在坟地里都得气得七窍生烟地骂小六子你这个败家子啊败家子!

    湖北那小子也是欠揍,你骂张少帅可以,但凭啥东北人就得先死你们前头?没这道理啊!莽夫啊莽夫!

    东北人咋滴?一天天咋咋呼呼滴,你们天天就穷装吧,真特么地上了战场就一定比人家南方人强?装逼啊装逼!

    沈冲眼见胖子军官在那轻轻摇晃着肥硕的脑袋,虽说眼睛还看着前方,但眼光虚渺想必是走神了,就轻轻一碰霍小山,用低不可闻的声音问:“你说人家说的也对啊,为什么张少帅不打鬼子啊?”

    霍小山暼了沈冲摇头没吭气,心道你问我我问谁啊?

    霍小山在中央军校时,由于慕容沛的舅舅是****高层,也间接听说过张学良发动西安事变后竟然送蒋校长回了南京,然后就被软禁了。

    他私下里也和慕容沛猜测过,或许是蒋校长给张学良下了密谕,不准抵抗,张学良丢了东三省就后悔了,反过来又扣了蒋,来个逼蒋抗日,可傻狍子似的又把自己送到了蒋的手中,若是他手中真没捏着蒋的一张不许抵抗的小纸条,那么蒋为啥不杀了他呢?

    要知道蒋按古时讲,那就是皇上啊?至于后世人所论证的宋美龄救张或是张少帅作为军阀不想把自己的部队打光之类的,霍小山可不是掐指一算的神仙,无论如何是想不到的。

    “嗯哼!”站在胖子军官身后的一名手下咳嗽了一声,只是这声咳嗽未免太做作了,六个受审者都听出了其中假咳的意味。

    原来却是他这名手下见自己的长官在那轻轻地摇头晃脑,显然又进入了经常出现的神游状态,便提醒他一下,还有事情等您老人家处理呢!

    胖子军官被手下唤回到现实中也不恼,转念一想,张少帅抗不抗日关我鸟事!

    他看到霍小山和沈冲依然笔直地站着,小眼睛一亮,这才是自己要找的正主嘛!便问他俩道:“你们又是为啥和他们打起来的呢?”

    沈冲将胸一挺道:“报告长官,我也不知道,是他们先动手的。”

    要说沈冲霍小山他们这桌还真不知道为什么湖北人会冲他们来。

    沈冲也是才酒醒,当时他那声鸟(nio)货喊的声太大所以别人都听到了,而当时那莽撞汉子说了啥由于人声嘈杂这桌还真没人听到,只以为是湖北人打架打疯了,见东北口音的就打呢。

    “报告长官,他们先骂我们的!”那个湖北汉子这回嗓门很高因为理直气壮。

    “我们骂你们了?我们骂什么了?”霍小山和沈冲奇道。

    “报告长官,他们骂我们是鸟货。”莽撞汉子很生气。

    “啊?!”霍小山和沈冲瞬间张大了嘴巴,各自的嘴巴足以塞下一个鸡蛋!还有没有天理?这也行?他们终于搞明白人家湖北人为啥要来打他们了!

    “我们不……”急于辩解的沈冲刚说出几个字就见那个胖子军官屁股离椅,身子急切往前一探,同时伸手做出阻止的手势,大喝一声:“你们等等!”

    被生生憋回话头儿的沈冲霍小山以及其他尚莫名其妙的人就见这个胖子军官一屁股坐回太师椅做沉思状,且嘴里叨咕着:“鸟货?骂人,不对啊,东北话没有用鸟货骂人的习惯啊。要是骂人也应该骂**货啊,可**货是南方话啊。”

    胖子军官的几个手下见自己的长官又进入了神游状态只能相顾苦笑,却也不再出言打断了。

    他们的这个长官啊有两个癖好,一个是挣钱敛财,一个是以研究方言为乐,也算是一奇葩了。

    就见那胖子军官依旧在那叨咕着:“鸟货,**货,**货,鸟货……”

    思索间他抬眼正看到霍小山和沈冲那哭笑不得的表情,又看到了那个湖北莽汉穿的棉装被撕烂了一条袖子,那破损处露出白色的棉絮,忙又转眼看到霍沈二人穿的却是夏装,他脑袋里灵光一闪小眼睛一亮,一拍桌子就站了起来“哈哈哈哈,鸟货,鸟货,好一个鸟货,老子我明白了!!”

    这胖子军官手之舞之足之蹈之足足有了一会才恢复了常态,眼见那个湖北莽汉正目瞪口呆地看着自己,这莽汉是真不明白,什么鸟货**货的一句骂人的话能让这位长官得了失心疯一般。

    胖子军官很为自己能分析出这个打架的原因而兴奋,余兴未了地竟绕过桌子走到了那莽撞涌子面前,伸出手掌在他肩头一拍说道:“小子,我告诉你,人家可没骂你鸟货,人家说的是鸟(nio)货,就是棉花的意思。”

    他还伸手从莽撞汉子碎烂的衣袖上扯下来一小块棉絮来,“看到没,人家说的是棉花,东北话里叫鸟货,他们穿的太少,说你身上穿的是棉衣!”

    胖子军官不厌其烦地解释完,不再管那膛目结舌的莽汉,又转过脸问霍小山他们:“小子,我说的对不?”

    霍小山和沈冲也是觉得这架打得真是莫名其妙,又对这癖好方言绝对另类的长官顿时有了如泰山仰止般的佩服,见人家问到头上,忙一挺胸膛,齐道:“长官高见!”

    这时就听那已醒过神来的莽汉在那自言自语:“原来不是骂我,是打错了啊。可也太狠了,我们二十多个人都给摞倒了。”

    正享受着霍沈二人恭维的颇有几分自得的胖子长官闻言小眼睛一亮,深深地看了眼霍小山沈冲二人,又转身坐回到自己的太师椅上,轻咳一声,说道:“这回原因也查清了,都说说该怎么惩处你们吧。”(未完待续。)

《抗日小山传奇》最新章节《 第一六八章 胖子断案(二)》网址:http://www.114ttg.com/txt/92/92402/3161396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