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七零章 郑由俭其人-抗日小山-
抗日小山

第一七零章 郑由俭其人

    “山子哥,你看我们穿军装漂亮吗?”细妹子兴高采烈地问霍小山道。

    此时细妹子和慕容沛竟都穿上崭新的女式棉军装,站在霍小山的面前露着期待夸奖的企盼。

    面对着两个平添几分英武之气的青春女孩,霍小山哪能扫他们的兴,忙道:”漂亮,咱家细妹和丫丫都漂亮!”

    只是,说这话时的霍小山却是一脸苦相。

    到底是年轻啊,被那死胖子摆了一道!

    那死胖子哪是光想要枪啊,一开始他打的就是这是人枪全收的算盘啊!

    他利用自己在霍小山他们心中形成的贪财好利的印象,用言语挤兑住了沈冲,你不是说枪以外的都能要吗?那我就要人。

    沈冲当时反驳说我们说的是东西,那胖子眼睛一翻一句“难道你非让我说你不是东西?”就把沈冲噎了回去。

    沈冲被套霍小山觉得自己也有责任,在那种情况下总不能说沈冲的话作不得数吧。

    好吧,督察就先督察吧,总有机会上战场打鬼子的。

    但等他们全都变成了这个胖子的手下,他是才发现这个挂着上校衔的胖子竟然不是作战部队的,也不是督察,而是军需处的一个主任,这也就罢了,可这个主任竟特么的还是副的!

    问他那督察袖箍是咋回事,胖子奸诈一笑,我这么大的军需处,哪能没有几个破袖箍啊?真督查的袖箍也得到老子这里来领啊。

    想到这里霍小山眼前仿佛又浮现出和那个死胖子正式自我介绍时的情形。

    “鄙人姓郑名由俭,欢迎几位小兄弟加入中央军第五战区战时军需处!”言罢,竟然如同江湖人般行了个双手抱拳礼。

    那自我介绍时毫无半点军人风范,一股市井油滑的气质令一向在外人面前极稳重的霍小山都忍不当面吐槽了“您应当姓成!”

    “为何?”胖子不解。

    “成由勤俭破由奢,叫成由俭才不冤枉您这发财的手段”霍小山是真忍不住了

    “哈哈哈!”胖子得意大笑。

    他收了霍小山这一小队人心情一片大好,若不涉及钱财那是绝无官威的。

    就见他很谦孙,对是很谦孙不是谦逊!就见他很谦孙地说道:“一样的,一样的,你把这个‘郑’字看成是挣钱的‘挣’,就完全说得通了嘛!”

    霍小山被彻底击败,已无力吐槽了。

    不过,这个郑由俭虽然奇葩,但对自己的手下还委实不错。

    正如他自己说的,跟我干吃的饱穿的暖,要啥武器咱都有。

    这不,霍小山这些人加入后马上就都换上了崭新的棉装,捎带着给慕容沛和细妹子也弄了两套女装。

    但有一点,郑由俭却先说明了,这两个女娃子暂时跟着他们混混可以,但战事再起,她俩却得另想出路,毕竟,这是正规部队却不收单独的女兵。

    尽管霍小山知道自家丫丫肯定想和自己在一起,但也不想让慕容沛和细妹子真成为上战场的战士,但由于目前还没有好的去处安顿她俩,也只能维持现状。

    霍小山马上便也成了这个流动军需处的重要人物,因为郑由俭很器重他。

    之所以郑由俭玩心思把霍小山这一队人收到自己手下,你可以理解成郑由俭惜才,也可以理解成这是他看到好东西就想划拉到自己怀里的习惯使然,尽管霍小山他们是人非物。

    霍小山私下里这军需部也有一定的了解,也问过郑由俭原来的手下,郑由俭是副主任,那这个军需处的正职呢?

    他得到的答复是,正职偏偏姓复,就象两个人的姓氏与职务颠倒一样,天生相克。

    奈何这郑由俭的有位堂兄却是权势滔天的山东省主席,此时正在山东抗战,后台极硬,姓复的正职根本就管不了这姓郑的副职。

    几翻明争暗斗下来,姓复的正职虽对郑由俭恨意滔天却是真心惹不起,所以也不到处里来。

    霍小山面对这样的答复疑问就又来了,既然他的堂兄是山东省主席,那他就是属于鲁系的,怎么跑到中央军里当上军需主任了呢?

    这事说起来可就复杂了。

    原来,这郑由俭天性疲懒,素为那位堂兄不喜。

    但他堂兄又惹不起家里疼郑由俭的长辈,可又不想让他在自己那里碍眼,就干脆找到中央军高层求人给他安排了个闲差。

    中央军高层碍于他堂兄封疆大吏的面子,就把他塞到这个第五战区战时军需部来了。

    而第五战区司令长官偏偏又是桂系的,也就是广西的,杂牌军的人如何差使得动中央军?

    中央军本就给他的是闲差,又如何肯管他?

    于是,这错综复杂的关系就成全了郑由俭,战时军需部那就是他的一亩三分地啊,于是他恣意胡闹,把一个好好军需部搞的跟买卖铺子一般。

    好在郑由俭头脑甚是聪慧,只是胡闹却不非为,干了一些让人膛目结舌的荒堂事,就象他这回趁着收拢散兵的尾声开始卖酒敛财,让自己的手下冒充中央军的督察,虽有兵怨却素无大恶,中央军也好广西军也罢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

    不管怎样说,霍小山带着自己的兵也算是归了队。

    才一日休整下来,霍小山就见郑由俭手下的那些老兵油子就来勾搭自己手下的这几个兵出去耍,不用问除了偷鸡摸狗逛街赌钱那是做不出什么好勾当的。

    霍小山及时制止了这个不良苗头,就去找沈冲商量必须练兵。

    沈冲倒是和那些兵油子玩不到一起去,他天天却是和那个湖北莽汉耗在了一起。

    那莽汉打架惹事却又无钱赔偿,但从来不肯吃亏的郑由俭又哪能放过他。

    郑由俭听说他自小是做木匠的,就罚他带着几个同乡去伐树做桌椅板凳以抵消赔款,可怜那莽汉至今也没知晓这些所谓的督察都是冒牌货。

    至于其他的士兵,则被郑由俭供了一顿饱饭,每人发了两个大饼子作为路上吃的,指示大概方向叫他们各自归队,至于能不能找到原来队伍那就不是郑由俭所考虑的了,用他话讲叫“关我鸟事!”。

    沈冲跟那莽汉耗在一起那就是一件事:打架!上回喝多没打过瘾咱接着打过!

    那莽汉身手也是不错,又是一个好强斗狠的鲁莽性子,与沈冲对打输赢竟然也能四六开。

    于是两人天天都如同那双翅张开毛翎炸立的雄鸡一般掐在一起,三打两打竟然打出了交情。

    沈冲张嘴就是“鸟货”,闭嘴就是“憨货”,莽汉不以为意,嘴里也是“憋怂憋怂”地喊着沈冲,竟如同沈冲一般把打架看做天底下最好玩的事!

    沈冲听霍小山说要练兵自然毫无二话,两个人一商量,军需处原来的兵自己也管不着,但从战场上带回来的这八九个人可不能这样无所事事,于是就一起去找郑由俭谈练兵的事。

    郑由俭听霍小山沈冲说要练兵并不反对,反而让霍小山把那些老兵油子带着一起练,但他手下的那几个军官是不用练的,用他话讲,都去练兵了,谁特么地陪我打麻将?

    霍小山就因为郑由俭看似不经意的表态,开始带着所有的士兵开始了训练。

    只是郑由俭手下的兵平日里那都是养尊处优惯了的,何时曾吃过训练的苦?竟然被霍小山将他们当野战部队来练!

    兵只练了一日就有班长带着兵来找排长诉苦的,排长又找连长,于是连长就领着呼啦啦一大帮士兵来找郑由俭诉苦。

    却不料郑由俭贪玩却不傻,只听诉苦的人说了一半就表态了:“你们不练出个兵样来将来真碰到日本人,是我保护你们还是你们保护我?都滚回去!不好好练就自己去找能吃饱饭的地方!”

    时下日军已大举入境,中国虽大,但能吃上饱饭的地方真还不多,那些作战部队一天里也多是早晨一碗粥中午三两饭罢了。

    更何况真脱下军装,保不准又被捉了壮丁,那就连饱饭也吃不上了。

    一干人等见郑由俭铁了心要让他们吃苦也没办法,只能收拾心思回去接受霍小山那魔鬼般的训练了。

    而那一个连长两个排长却被郑由俭好顿臭训:“你们这事少掺和以后,你们训练个球!关你们鸟事?真打仗那么多当兵的呢,要不都争着当官干嘛?你们都滚犊子了谁陪我耍乐子?!”

    不管如何说,这训练也终于推行了下去。

    那些士兵在日军死亡的威胁下在霍小山老兵榜样的感召下更是在皮鞭的抽打与威吓下终于打起了精神,终于有了点当兵的样子。(未完待续。)

《抗日小山传奇》最新章节《 第一七零章 郑由俭其人》网址:http://www.114ttg.com/txt/92/92402/3161397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