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七一章 遇文萱-抗日小山-
抗日小山

第一七一章 遇文萱

    慕容沛是不会和那些男兵一起训练的,那种累并不是她所能承受的。

    她本想接着跑步但有一个原因却让他最终放弃了这个打算,因为她发现这半年多来自己胸前的那两团丰盈愈发丰满了,在跑步时会一颠一颠的。

    这种感觉让她不由得想起那个交通员,那个送她和霍小山过关卡的胖大嫂,在众多士兵的口哨和邪言秽语中旁若无人波滔胸涌地走过。

    她可没胖大嫂那心理素质,可不想让自己成为那些说起下流话来没羞没臊的士兵眼中的一道奇观。

    于是慕容沛的闲暇时间就多了起来,她不光自己练习打枪还教会了细妹子。

    毕竟,枪除去能杀人的特性外,使枪也只是种技巧,对于心灵手巧的细妹子讲也不是什么难事。

    这一天上午两个人相约出门,去买一些女孩家的生活用品。

    已入初冬,天气愈发寒冷,两个人都已穿上了棉衣,身上暖烘烘的,心情又自不同,两个人说着只属于她们女孩儿之间的话,进了临街的一家杂货铺。

    那里的风俗与东北自是不同,虽然街面上的积水已经结了薄冰,但白天各住家的门是绝不关的,更何况还是临街的铺子。

    慕容沛一边挑着东西,一边向细妹子抱怨这里无论多冷的天都不关门的风俗。

    细妹子吃吃的笑着,正要解释,两人就听门外有男人问话的声音:“请问老乡,这里是滁县吧!”

    那个被问话的当地人急忙“嗯”了一声,那人又道了声“谢谢”,那个当地人忙又说:“这点小事,不敢劳长官说谢。”

    这本是一个普通的问路的对话,慕容沛却留了心,叫长官那自然是军队里的了,怎么?不会象他们一样是从江南逃过来的吧。

    好奇心的驱使下,慕容沛放下手中的东西走到门口抻头去看,见问路的人已转过身去,正是穿着军装的,而他身边还有一个人,体态娇小,明显是个女子。

    容沛一下怔住了,那身材怎么象……她试着小声叫了句:“文萱姐。”

    慕容沛的声音不大却已经足以让那个正背对着她走路的人听到并身子一颤了。

    那女子飞快地转过身来,但见她眉目如画气质温宛人淡如菊,却正是在学校里和慕容沛交好的亦师亦友的赵文萱。

    赵文萱听到熟悉的声音,转过来却看到一个戎装在身的女兵,那身高那体态那眉眼都对,可那脸却黄怏怏的,但她还是很快认出了对方,脸上露出惊喜,几步上前,伸出手来与迎面递过来来的慕容沛的双手握到了一起。

    “你怎么会在这里?”这句话却是两个人同时说的。

    “我是跟小山子过江来这儿的,你呢,你不是比我走的早吗?怎么会在这里?”慕容沛急切地问。

    “我……”赵文萱刚说了一个我字就俯下身抽手捂住自己的嘴剧烈地咳嗽了起来。

    “慢慢说别着急。”刚才问路的那个军官也赶了上来,还体贴地用手轻轻地拍着赵文萱的后背。

    待赵文萱抬起身来,慕容沛才注意到她面色憔悴,由于刚刚咳的太猛,脸上现出不正常的潮红。

    “一言难尽,得病了。”刚说了一句,赵文萱又咳嗽了起来。

    “文萱老师,你先别说话了,跟我们去军营吧,再慢慢聊。”细妹子在一边说道,她也是认识赵文萱的,因为霍小山他们去江上坐船时,赵文萱当时也是在场的。

    慕容沛是和细妹子有单独的一个小院的。

    南京保卫战后,部队在这里集散征用了很多民宅,大部队一走,找个单独的院落很容易,这倒方便了慕容沛和细妹子两个女孩儿。

    那民宅院里三间房,在同一院里却并不相连,慕容沛和细妹子只住了那最小的一间。

    屋里一张桌两张床,但收拾得很洁净。

    唯一不同的是,屋中间有个土炉子,这是霍小山怕慕容沛不习惯这里的阴冷特意找人搭的。炉子内的木头已被点着,屋里一片温暖。

    在慕容沛的坚持下,赵文萱已经脱了鞋,斜靠在床头,手里捧着个盛着热水的碗,正慢慢地讲她来到滁县的过程。

    原来她是有事情耽搁了,虽然通过关系搭上了最后一艘过江的轮渡,但那时战斗已经打响,正赶上日军飞机轰炸,那轮渡中弹欲沉,赵文萱只能跳江。

    幸好被一个军官,也就是陪他来到滁县的这个人救上了岸。

    别看这个上尉连长的军官长的高大威猛,络腮胡子,仪表堂堂,年纪却与赵文萱相仿,但却偏偏是个文艺青年,素来对赵文萱那清新脱俗灵气跳脱的文字极是仰慕。

    当她发现救上来人的竟是自己倾慕已久的女神时,这个护花使者无论如何也是当定了的!

    赵文萱为凉水所激便病了,那军官绝不肯弃她而去,便背着她找户临江人家细细将养,直到见了起色,这才在赵文萱的催促直奔滁州而来。

    由于那人就在旁边,赵文萱自然把话说的委婉甚至一带而过,但女孩子家都是心思细腻之人,一会功夫慕容沛和细妹子就看出了那威猛文艺军官眼中对赵文萱的脉脉情意了。

    不知不觉到了晚上,霍小山沈冲练兵归来,得见赵文萱竟在慕容沛的小屋中,也是大喜。

    众人一起吃了晚饭,又聊了一会儿,霍小山见赵文萱大病初愈,就嘱咐了几句,带了那个救了赵文萱一命的威猛汉子回了军营住通铺,而细妹子则搬到同院的另一间房里。

    第二天,霍小山让沈冲看着那些士兵训练,自己又到街市里给赵文萱抓了几付正气祛寒的中药送了过来。

    至此以后,赵文萱就在慕容沛这里调养,本已见好又吃的饱住的暖,病情已臻全愈。

    那个护花使者却仍不肯撇下赵文萱独自上路,霍小山便带他白天也去操练士兵,那威猛汉子毕竟是当连长的,训练士兵带兵打仗很有一套,霍小山倒是平添一大助力。

    晚上,霍小山他们这几个人便来到慕容沛这里吃晚饭,与赵文萱聊天探讨。

    赵文萱虽是一小女子,但早年留学欧美,以文字清新富有灵气曾一时斐声文坛,归国后已是成年,见国力日微,列强欺凌,竟渐涉政论,只是偶尔会在报刊上登些清新短文以抒发昔日情怀。

    她阅历极广又已****,私下里与共产党人亦有来往,故而见识非凡,针砭时事总是切中要害,口才又好,常直说得慕容沛沈冲等人频频点头称是,唯独霍小山淡然处之,偶尔插话外就是一副少年老成老神在在的样子。

    赵文萱是极其欣赏慕容沛的,人聪慧可人又能吃苦,无丝毫富人家子女的娇娇二字,又同情百姓疾苦敢于担当,在南京时已被她培养成了进步学生中的骨干分子。

    而此翻她又与慕容沛的心上人霍小山有了更多交集,见以霍小山为首的这几个人也都年轻有为,皆是抗日先锋,便起意把他们几个也往自己的那条路上引。

    但她却没料到在平常生活中也灵动跳脱的霍小山,在言及政治时却沉默不语,这头羊不动,后面的羊群如何跟得?

    赵文萱知其信佛,这一日晚便主动挑起话头,诘难于霍小山,以引起霍小山的兴趣。

    “小山信佛?”文萱问。

    “嗯。”霍小山点头。

    “信佛,佛在天边还在眼前?”

    霍小山闻言一楞,这问题可有辩难的意味了呢。

    “向外求以为点几注香磕几个头,佛就会来帮你,佛就在天边;向内求,知道心外无佛,放下烦恼即是菩提,佛就在眼前。”霍小山答。

    “佛在眼前,我却看不到,如何证明有佛?”赵文萱追问。

    “文萱姐和丫丫同睡一室,丫丫夜半做梦你也没看到,却不能证明丫丫的梦就不存在。”霍小山答。

    “时值乱世,生灵涂炭,佛为何不来阻止日寇的屠戮?”赵文萱又问。

    “佛万知却非万能,众生定业不可转,业本自造还需自了。”霍小山答。

    “你杀日本鬼子也是杀生吧,这岂不是与佛教戒律相左?”赵文萱又问。

    “佛门尚有金刚护法擎山持杵震慑群魔,值此乱世就是我的定业,我杀生是为了给更多的中国人放生。”霍小山答。

    两人从晚上闲话到辩论至此,已近深夜,沈冲和那个威猛连长第二天要接着练兵已早早回军营了,只有慕容沛和细妹子坐在桌前辩论。

    “小山如何看共产党?”赵文萱忽然发问。

    霍小山抬眼审视了下这个看似文弱其实刚强的小女子,没回答她的问题反而反问了句:“文萱姐已经是共产党了?”

    赵文萱笑而不语。

    “共产党人能为劳苦大众求解放,放弃家财私利,甘为穷苦百姓以头颅身体而布施,那就是活菩萨在世间!”霍小山的答案来的比赵文萱预料中的要快的多。不过,他又补充道:“尽管只是有为法。”

    “什么是有为法?”慕容沛插了一句问。

    “不究竟。”霍小山只说了三个字。

    “什么是不究竟?”慕容沛又问。

    “不脱轮回。”霍小山答,没有再往下解释。

    “看来佛学与英特纳雄耐尔还真有相象的地方呢,都在为劳苦大众求解放为穷苦百姓谋太平!那小山为何不加入共产党?”赵文萱单刀直入了。

    霍小山笑了:“目前最主要的是抗日,这是一样的,不一样的呢,你们是为劳苦大众求解放为穷苦百姓谋太平,而佛说众生皆苦。”

    两人终究未能谈拢。(未完待续。)

《抗日小山传奇》最新章节《 第一七一章 遇文萱》网址:http://www.114ttg.com/txt/92/92402/3161397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