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七二章 劝慕容-抗日小山-
抗日小山

第一七二章 劝慕容

    就这样,在这个偏安一隅的小城里,所有人各行其事。

    霍小山训练着新兵,慕容沛细妹子接受着赵文萱的进步熏陶,郑由俭领着几个不参加训练的军官找着乐子。

    但,战争已起,这平静的生活又能存在几日呢?

    这一日郑由俭接到手下急匆匆地送来的一份电报,便散了牌局,将手下的军官召集到了一起,当然也包括霍小山。

    他那平时很聚光的小眼睛露出几分严肃几分苦恼也有几分无奈,看着下面这些静等他训话的下属们,扬了扬手中的电文道:“好日子结束了,要打仗了。”

    下属军官们面面相觑,他们没大搞明白,现在不就是打仗的时期吗?打仗和他们军需处有毛关系?

    见手下都露出迷惑的表情,郑由俭补充道:“我的意思是要打大仗了。”

    霍小山上前从郑由俭手中接过电文,看了一遍,心中也是一惊。

    鬼子竟然占了这些地方了,日军从山东登陆,由北向南攻击,山东中国军队不战而退,连失数城,目前敌我双方正在临沂激战。

    南面的日军已有渡江迹象,由南向北攻击,这是要合围毕功于一役消灭中国军队的主力啊。

    而他们所处的滁县正在这包围圈里,山东的中国队军怎能不战而退?这是又一个东北军的翻版吗?

    不对啊,山东那中国军队的指挥官岂不正是郑由俭的那个堂兄?

    忽然霍小山明白郑由俭苦恼无奈的原因了,这不战而溃的打法不知道中央政府会不会追究失土之责呢?如果追究下来,那这位郑主任的后台岂不是倒了?

    霍山正寻思间,那些已传阅过电文的军官也已是议论纷纷了。

    一纸惊醒梦中人。

    军需处的这些军官一直在江北,并未与日军面对面地打过仗,又有着这样一个视军务若儿戏的奇葩主任,虽然也知道抗战形势不容乐观,但都抱着过一日算一日的心态,直到今天才发现大战已迫在眉睫,终于要直面残酷的现实了。

    未经战火的洗礼,便不镇定,议论纷纷与其说是为抗战谋划计策,倒不如说是借以掩示那因害怕而引起的慌乱。

    “好了,都精神点儿,一个个别跟死了亲娘老子似的。”郑由俭直接来了句粗话,他的老下属都知着,这主儿高兴的时候嘻皮笑脸如同一个奸商,但一骂人那就是心情不爽,绝不可触他的霉头,于是齐刷刷地闭嘴。

    “即日起,所有人除了看守军械库有公干外出的接收发放军需的,都去跟霍小山训练!你们都去”他伸手冲这几个军官一比划。

    他见那些军官嘴巴不张却面有不服之色,又骂道:“别特么的不知好歹,让你们跟着练是为了保命,你们有几把刷子别人不知道我却最清楚!”

    “还有你!”他一指霍小山,“你把那三个女娃该送哪就送哪去!你行,一开始弄俩,现在又弄来一个,老子这是军营不是养婆娘的地方!”

    霍小山没吱声,很军人地打了个立正,显然是服从命令了。

    郑由俭哼了一声,也不知道这是对霍小山这个表态是满意还是不满意。

    他话也懒着说,只是一挥手,下属们知道这是上峰大人开完会了,识趣地退了出去,只留下郑由俭斜靠在太师椅上,抚弄把玩着那个从湖北莽汉处得来的金溜子,想着自己的心事。

    霍小山对刚才郑由俭训他的话并放未在心上,一个是他已经习惯了这死胖子时而风时而雨的奇葩性格,一个是他也早就想过要把慕容沛他们送走,只是没成想分别来的这么快。

    他已经和赵文萱商量过让她带着慕容沛和细妹子一起走,赵文萱并不是普通女子,给两个女孩儿安排个好去处是不难办到的,只是劝自家丫丫走怕是要费些劲呢,他暗道。

    果然,在晚饭后,霍小山提出来要把慕容沛三人送走后,慕容沛就把嘴巴撅得象个瓢似的。

    任霍小山如何劝说,慕容沛就是不点头。

    细妹子只能可怜巴巴地在旁边看着霍小山在那里苦口婆心地劝着慕容沛,她早就把自己和小山哥和丫丫姐当成了一家人,两个人都是她的主心骨,自己走亦可,不走亦可,只盼他俩能谈出个结果来,否则两个主心骨两个心眼儿让她如何是好?

    赵文萱在一旁见了两人情景只是笑而不语,并不帮霍小山当说客。

    霍小山讲来讲去的,无非是那些话,但奈何你有来言我有去语,慕容沛总是有理有据地反驳。

    霍小山说“你看大敌当前,鬼子凶猛,我要上战场带着你也不方便,我还要分心照顾你”。

    慕容沛反驳“谁用你照顾?我枪比你手下的兵打的都准,我比你手下的兵都能跑”。

    霍小山说“打鬼子是男人的事”。

    慕容沛反驳“国家兴亡小女子亦有责,古代还有木兰替从父军呢”。

    霍小山说“我心疼你,怕你战场上受伤”。

    慕容沛反驳“那你在战场上受伤咋整?我就不心疼?”

    霍小山说“你跟文萱姐走,你会打枪能跑路正好照顾文萱姐”。

    慕容沛反驳“文萱姐不用我照顾,她身边有那个体贴的连毛胡子呢”。

    霍小山说“细妹子还小也需要你当姐姐的照顾”。

    慕容沛反驳“穷人家的孩子早当家,她立世比我还早呢”。

    ……

    一番长谈直谈到炉火已熄,但谈话的结果是屋里除了细妹子外又多了一个可怜巴巴的人——霍小山。

    他一晚上摆事实讲道理辩才无碍舌灿莲花却也没能说服慕容沛,他感觉自打上回长江遇险分别又重逢,自家丫丫对自己愈发多了亲近与依赖,外加一丝娇憨,他真的是没辙了。

    “唉,”霍小山少有地长叹了一声,“佛说众生平等诚不我欺也!”

    他见屋里三个女孩都奇怪地看着自己,不知他缘何有此感慨,怎么好端端又扯到了佛上,就解释道:“众生平等就要男女平等,男女抗战之前也平等啊,丫丫深得众生平等之真谛,以后别信共产主义改信佛吧。”

    霍小山这无奈之语一下子把三个女孩都逗乐了,赵文萱忍俊不禁,细妹子捂嘴窃笑,慕容沛先笑复忍,忍不住复笑,屋里四人终是笑成一团。(未完待续。)

《抗日小山传奇》最新章节《 第一七二章 劝慕容》网址:http://www.114ttg.com/txt/92/92402/3161397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