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七九章 那一肘的风情-抗日小山-
抗日小山

第一七九章 那一肘的风情

    此时双方依旧还在对峙之中,日军少佐哪懂得中国军队内部这些恩恩怨怨,他只知道中国军队又来人了,自己断无再生存之理,于是面露狰狞地喊道:“来吧,你们这些该死的支那猪,让你们见识下什么是真正的大和民族的武士!”

    这个日军少佐脸上有着血痕,那是被手榴弹的弹片划伤的,唇上留着仁丹胡原本是方块状的,也不知怎么搞的,让火烧去了半边。

    他举刀,环目四顾,眼见这些中国军人或冷漠或愤怒地用枪指着自己,却只有霍小山沈冲微笑地看着自己,他在那眼神中读出了不屑与鄙夷。

    这种刺激让他更加疯狂!

    他看到了霍小山身后背着的雁翎刀的刀柄,就将那刀锋指向霍小山吼道:“你的,支那猪,可敢拔出你的刀?与我们大和民族英勇的武士一战?”

    在场的国军士兵自然听不懂他在说什么,但湖北兵可是打过日军的,从一开始被吓了一跳中已是回过味来,日军的手雷不磕下小铜牌帽是响不了!你特么的捏在手里吓唬谁?!

    这些湖北兵此时又见他拿刀指着霍小山,就骂道:“巴啦巴啦地放什鸟屁,老子毙了你!”就要开枪。

    霍小山一打手势阻止了,说道:“别开枪,看我抓个活的。”

    他看着那日军少佐用日语说道:“你还不配让我拔刀!”

    那日军少佐见这个中国士兵突然说出日语也是一楞,听懂了旋即大怒,举刀欲上。

    周围的中国士兵又要射击,霍小山一摆手道:“你们让开点。”

    霍小山及其伙伴在这次战斗中的表现已经赢得了所有士兵的尊重,军人以强者为尊,所以都依言退后了几步,只是依然警惕地做出随时射击的姿势。

    霍小山冷冷地看着眼前这个日军少佐,接着用日语说道:“来吧,如果你赢了我,我自然也不可能放了你,但我会允许你剖腹自尽,做你心目中的武士。”

    霍小山提到武士的荣誉让这个日军少佐兴奋,但这个支那猪依旧不肯拔刀又让他感到羞辱!

    他的眼睛死死盯着霍小山,就象老林子里的饿狼闪出嗜血的光芒,调整了下持刀的姿势,将刀斜举在他右上方,然后半蹲着身,双手又把刀柄攥了攥,这才哇地大吼一声,脚下踩着急促的碎步,冲到霍小山面前,然后挥刀就斫!

    他已经记不清他这把刀确切地斫下了多少支那人的脑袋了。

    在南京城里,他和另一个军官比赛,看谁砍下的支那人脑袋多,他先后砍下一百多个支那军人或平民的脑袋。

    活体砍头让原本武士世家出身的他刀法更加精进,他追求的已经不是如何把支那人砍死,而是如何让人头飞起,不连一丝肉皮!

    他已经习惯了看人头飞落,鲜血喷起,然后脚踩着人头,说:看!这就是支那猪!!

    但今天他那犀利无匹的刀锋只在半空出划出半道弧线,就停住了!

    因为,他眼前人影一闪,一只手就托住了他持刀的双手,那个人的力气如此之大,他双手竟压不住对方的托举之力!

    非但压不住对方的托举之力,甚至由于他不敢松开那持刀的双手就把自己的全身体重压了上去,可紧接着自己的脚跟却开始慢慢离地,那个人竟把自己托举起来要离开地面!

    但他已经没有时间表示吃惊了,他发现一张年轻的中国士兵的脸正对着自己。

    由于近在咫尺这张中国士兵脸是看得如此清晰,这张脸是如此的平静,如此的波澜不惊,唯独那眼神里含着蔑视。

    这是何等的蔑视啊?这蔑视让他觉得自己就是一只汪汪狂吠却又被打回原形的癞皮狗!

    他看见这个年轻士兵的嘴唇动了动,然后就遭到了重重一击,眼前一花,自己便腾云驾雾般地飞了起来,在失去意识前的刹那,他的脑海里回响着这个中国士兵用日语说的一句话“去死吧,你这只日本狗!”

    现场一片静寂,足足持续了有十多秒的时间,所有人都因震惊而石化当场。

    那个桂军军官更是用惊异的目光看着霍小山。

    原以为带兵赶到这里也就是收拾下残局,帮中央军这些个老爷兵处理下后事,却未曾想到,日军三十多人的一个小队竟然被团灭了!

    不光被团灭了,自己却不知道何时郑胖子手下里竟有这样的竟能一肘击毙倭寇的牛人!

    刚才发生的那一幕场景让在场者足以铭记一生。

    以致数十年后一个在场的抗战老兵在后辈们为他手录的回忆录中说道:那个日本军官挥刀斫向了霍小山,我们现场几十人竟没有一个人看清,他是怎么做到在那刀下来之前就托住对方拿刀的手的!

    要晓得,他身材比那个日本人高了足足有近二十公分!

    快,太快了,霍小山是如何近的身,没有人能看得清,没有,一个人都没有!

    事后,我们所有人都议论了,真的一个人都没有!

    你们没在现场不知道那个动作有多快,有多难!

    你们看我,我的个子小吧,娃们莫笑,长的象球似的。

    我抢到拿刀砍我的人身前架住那刀还容易,因为我个小嘛,刀在上,人在下,只要我动作足够快。

    但他是怎么做到的?真没有人能看得清,他比那个鬼子高了大半头啊!

    然后,他就这样托着那个鬼子,那鬼子就被扥得脚尖儿快离地了,然后,就这样,对,就是这样,打了那鬼子一肘。

    这个动作我看清了,对!是打!不是顶,一肘子就打在那个日本鬼子的耳根子上了,一点没铼li悬(注:东北方言,夸张的意思),那个鬼子就被打飞了,两米多远,头直接撞墙!知道什么叫血溅三尺什么叫肝脑涂地吗?

    咋?你问死没死?那还不死,直接就别咕了!

    我们当时都惊呆了,说不出话来不光我们,旁边另外那个掐着手雷的鬼子都吓傻了了!

    真的,把那个鬼子吓傻了,一动不敢动,霍小山过去直接伸手拿手雷,对,是拿,不是抢,那个鬼子就眼睁睁地看着手雷被拿走,一动不敢动,就被我们绑起来了,要我说是被吓没魂儿了!

    哦,对了,你刚才说我这本书叫什么来着?啥?刘子任抗战回忆录?不好听,不好听,太老套了!你问我取啥名啊?我想想,我想想,有了,就叫粪球子抗战回忆文吧。(未完待续。)

《抗日小山传奇》最新章节《 第一七九章 那一肘的风情》网址:http://www.114ttg.com/txt/92/92402/3161398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