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斗长毛怪-抗日小山-
抗日小山

第十九章 斗长毛怪

    “吼”一声兽吼突然从旁边的树林中传出,一只霍小山从没有见过的怪兽跃到了这刚才还在追逐的一干****面前。

    这怪兽看上去形状如人,竟是一头雪猿,四肢颀长,通身上下长着雪白的长毛,两个鼻孔朝天,最邪异的是那双眼睛竟是通红如血。

    那雪猿两膝微弯,两臂下垂,那爪子细长尖利竟也似那铁棘藜一样闪着金属般的光泽。

    “吼”雪猿又是一声怒吼,从那朝天鼻里喷出两股白色的哈气,一跃而起径直冲入那马鹿群里,那马鹿个个吓得已是抖如筛糠,竟挪不了步,利爪划过唯有等死,眨眼间便有几头马鹿颈部血箭射出,倒在了那雪地之上。

    或许那马鹿的血腥味激起了群狼的嗜血之力,但听狼群之中一头明显比别的狼高出许多的公狼一声嗥叫,群狼终于鼓起勇气返身便逃。

    雪猿更是大怒,又是一跃冲入狼群,一爪下去将一头狼戳翻在地。

    这时却听一声嗥叫,却是那头狼去而复返,高高跃起,张着大嘴向这雪猿迎头扑下,那雪猿一低身不退反进,竟是到了那狼的下方,利爪向上径直插入那头狼的腹部,顺着那狼的前冲之势,竟直接将那狼来了个大开膛,一时间那狼的心肝肠肚肺流了一地,场面甚是血腥。

    见此情景,霍小山暗自心惊,便想到了老把头所说的天坑里那长毛怪,定是此兽,看来此兽嗜血,竟不分狼鹿,是肉便要通吃!

    可就在此时,那头没心没肺的小狍子竟也转头欲向林中跑去,想来这小狍子正如那人类里的天真烂漫的儿童,竟不知道恐惧为何物,反而比那些成年的站在那里等死的马鹿要强上许多。

    不料那小狍子刚动却已被雪猿回头瞥见,又是一声吼叫,便向那小狍子扑去。霍小山来这天坑已近半月,和那小狍子朝夕相处,早已当成自己的伙伴,如何肯让它受到伤害。

    将那飞翼弩向上一端,冲着那雪猿便按下卡簧,但听铮的一声,一道乌光直奔那怪兽而去。

    那雪猿抬头一惊,与霍小山本就距离就近飞翼弩射速又是奇快,瞬间被霍小山做成箭矢用的荆条便已近了雪猿的面门,仓猝间雪猿挥爪一拨,但听“铮”地一声,竟将那荆条拨到地上。

    箭爪相碰,竟是迸出了一溜火星,可见二者之坚硬如铁。

    雪猿大怒,弃了小狍子,一跃便向霍小山扑来。

    霍小山一按卡簧,又是一支荆条冲着雪猿扑面而去,那雪猿知道厉害,探爪又拨,拨落了那荆条,前扑之势也被阻住,身体落到地上。

    就在这时,霍小山射出了第三支荆条,那雪猿正是旧力已尽新力未生之际,却再也来不及挡了,只来得及将身一扭,那荆条正穿进它的左肩。

    “吼”雪猿愤怒至极,这雪猿在天坑当着霸主早有时日,每日必在这热泉中洗泡,更是将这热泉汇聚成的小湖当成了自己的领地,没成想今日却遇到了克星,激起了凶性,竟不管自己的伤势,往前一扑,双爪舞动,整个身子向霍小山压来。

    霍小山脚下尚绑着滑雪板,却不敢移动躲闪。

    练武之人讲的那都是脚生跟的,这才要从小扎马步,生了跟才能或防守或反击,这脚下无根是没法和敌人斗的。

    眼见雪猿那两只还带着众兽血滴的爪子向自己抓来,霍小山不退反进,一低身疾伸双手抓住了那雪猿的腕部,身体却是向上一迎,正是一着八极拳里的贴山靠,肩头正撞在了那雪猿的胸部。

    ****相撞,霍小山脚下一滑,那雪猿被霍小山一撞之下伤口剧痛也是收势不住竟被霍小山抓住双腕,******一齐倒在了雪地之上滚在一起。

    那雪猿如一个成人般高,霍小山和它比起来自是矮小,紧抓住它的两腕却绝不敢撒手,用脑袋顶住它的下巴就如同一个孩子躲在大人怀里。

    那雪猿空有利爪尖牙却使用不上嘴巴又被顶得张不开,一顿愤怒的闷吼。

    霍小山看见那支荆条仍在雪猿肩头,就在自己嘴边,想都未想,张嘴便横咬在那荆条上把头左右乱摇,血从那雪猿身上流出,蹭了霍小山一脸,自然也有流到霍小山嘴里的,霍小山却顾不得那刺鼻的雪腥味又如何敢松口?!

    那雪猿吃痛不过,终是一用力将那利爪从霍小山的手中夺出,霍小山急忙连爬带滚地躲开,一探手就把背在后面的无极刀抽了出来,准备再斗。

    却看那雪猿也跌坐在雪地上,伤口流的血却已把一大片雪地染红了。

    那雪猿终究是有灵性的东西,又见霍小山拿出了一个寒光闪闪的物什,却是惧了,吼了一声,竟转身跃起投入林中,须臾就不见了身影。

    霍小山这才长舒了一口气,没有想到自己竟斗跑了长毛怪

    这时他才发现自己浑身乏力,热汗已是透体而出,脱下那自己做的狼皮马夹,却见后面有几条长长的口子,却是刚才和那雪猿肉搏时不知道怎么被划破的。

    那狼群早已经跑得不见了踪影,那些马鹿见那雪猿已去方才敢动起来,向来路跳跃而去。

    唯有那小狍子,竟仿佛对这场生死大战孰视无睹,凑到霍小山身前,伸出舌头在霍小山的脸上舔了一下。

    霍小山气道:“你这个没心没肺的小狍子!”伸手要打,却看那小东西瞪着黑溜溜的大眼睛正用一种天真无邪无限无辜的眼神看着自己,心中一软,终还是把手放了下。

    自打斗跑了这雪猿,霍小山便在这湖边的树林外挖了个雪洞住了下来,被那雪猿杀死的马鹿和狼也被他剥了皮,将肉切成一块块的,留着以后吃。

    不知道或许是霍小山斗跑了那雪猿,还是不小心喝了那雪猿的血的缘故,这天坑里的食肉动物对血腥之气甚为敏感以至对霍小山身上有了雪猿的气息一样敏感,竟依旧不敢到这小湖边来,就是在别处遇到狼群,那狼要么扭头就跑要么就被吓得瑟瑟发抖留在原地一副任打任杀的可怜样。

    中国之地向有信神的传统,所谓江有江神,河有河神,花有花妖,树有树神,土地庙里有土地爷,就是嫁姑娘娶媳妇也有个专管此事的叫月下姥儿,俨然之际,霍小山竟如同成了这天坑内的坑神。

    不过那些食草动物倒是不怕霍小山,渐渐便来到这湖边饮水,只是霍小山心内却没有这些概念,在天坑逛了个遍之后,便在湖边安心习武,一怕那雪猿再来报复,二等春暖花开,想办法再从这天坑绝地脱困而去。

《抗日小山传奇》最新章节《 第十九章 斗长毛怪》网址:http://www.114ttg.com/txt/92/92402/2867371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