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八五章 偷偷地进村打枪的不要可以放炮-抗日小山-
抗日小山

第一八五章 偷偷地进村打枪的不要可以放炮

    刘福满与其他两个连队用旗语做了联络后,确定了在明天凌晨天亮前退出战斗,返回池河对岸。

    他自然要把这个消息通知霍小山。

    他发现这个队伍还真如郑由俭所说,打仗的事真就是这个新结识的士兵做主,虽然自己官阶高,但对方是友军,又援助了自己连队一回,心目中已把霍小山当成同等级的军官对待了。

    听刘福满说部队要撤了,霍小山和沈冲互相看了眼,都从对方的眼神中看出了不甘。

    别人是避战,霍小山和沈冲却是求战!

    沈冲打仗有瘾不说,霍小山外表平和但内心深处却始终燃烧着熊熊不息的战斗之火!

    国恨家仇刻骨铭心,近来他发现自己有时念佛都压制不住去与侵略者战斗的冲动,换句话说,霍小山打仗时很冷静,想杀鬼子比沈冲更狂热!

    “就这么走了啊?”沈冲可没霍小山的城府,熟悉他的人都知道下句必然是我还没打过瘾呢!

    “不走你要干嘛?你有本事去和对面的日军单挑?”怕死的郑由俭毫无疑问成了反对者。

    “打仗的事你别插嘴!哪凉快哪呆着去。”沈冲可没霍小山的好脾气。

    郑由俭嘎巴嘎巴了嘴,然后,就,闭上了。

    “小山子,你说。”沈冲盯着霍小山问

    沈冲自认自己有很多方面不了解霍小山,比如霍小山的武艺到底有多高,比如霍小山对时局的判断,比如霍小山常念的南面没佛,但他最了解霍小山的却是小山子比自己还爱打鬼子!

    “要不,临走前,搞他一下子?”霍小山用探询商量的语气说道。

    “搞他一下子”这几字不说还好,刚说完就见乎拉一下子,原本只有四个人的谈话圈子里就挤进了好多个脑袋!

    粪球子,小兵嘎子,憨子,莽汉那些湖北兵,守军械库的那些老兵,甚至包括郑由俭原来的一些老爷兵!

    “对!搞他一下子”

    “对!算我一个!”

    每个脑袋上的每嘴说的大体都是这意思。

    “长官商量事儿呢,咋搞还不知道呢,挤什么挤,都回去!”沈冲不乐意了。

    “哦。”众人退后,唯有莽汉徐光社不肯退。

    “你差啥?比别人腰粗皮厚扛揍?”沈冲斜了他一眼。

    “反正得有我,我管你咋搞!”莽汉一梗脖,犟劲儿上来了。

    这莽汉憋屈啊,自己在原来部队打仗那也是数的上号的,可自打加入了这支部队就常挨沈冲揍,保卫军械库自己点儿也背,跟在霍小山后面,碰到鬼子没等自己出手呢,那鬼子就被霍小山给宰了,到这儿来帮桂军,人家使机枪的一突突就能放倒一个俩的,自己用中正式,才放了五枪,特么滴战斗结束啦!

    “咱们离鬼子的军营有多远?”霍小山一扭头问刘福满。

    “什么?”刘福满一时没反应过来,因为他在旁边蒙圈了。

    太震惊了!

    这还是印象里的郑由俭的中央军吗?原来那吊儿郎当的兵油子和现在积极请战的战士是一伙人吗?整个一个认知大颠覆嘛!

    “小山子问你鬼子军营离咱这多远?”沈冲可不管刘福满的情绪变化。

    “哦。”刘福满才醒过神来忙答道,“三里多地吧,他们占了下面的一个村子。”

    “哦,三里多地。”霍小山在那自言自语的琢磨。

    圈子里的人莽汉郑由俭沈冲刘福满都盯着霍小山的表情。

    圈子外的人都竖起耳朵听。

    “你不是打算带着队伍去进攻吧。”刘福满担心地问。

    “不会,咱这点人不够给鬼子塞牙缝呢。”霍小山沉思着答道,“我就是想折腾一下鬼子”

    说到折腾,霍小山自己眼睛也亮了,接着说道:“咱们可以偷偷地进村,打枪……的不要,可以……”

    “放炮!”霍小山和郑由俭异口同声地说道。

    “放啥炮?”莽汉没听明白,看向郑由俭,“你放炮?”

    “我?”郑由俭嘎巴嘎巴嘴又把嘴闭上了。

    “这样,咱们少去几个人,带着掷弹筒,摸掉鬼子外围的岗哨,然后放炮!你们看咋样?”霍小山拿出了计划。

    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觉得这招可行。

    鬼子外围哨兵的警戒线距村子咋也得有二三百米,干掉岗哨后,用掷弹筒往军营里放几炮就往回跑,能炸死几个最好,炸不死那掷弹一响也够鬼子折腾一宿的了。之所以必须干掉日军的外围岗哨,那是因为掷弹筒的有效射程只有三四百米,虽然不远,却可以曲射。

    既然大家都无异议,这事就这样定下来了。

    想去偷袭的人真的很多,因为自打霍小山加了郑由俭这支队伍后,以身做责,保卫枪械库到这次增援刘福满连都打得很热血,真的把士兵们的战斗热情唤醒了。

    对于粪球子为首的也闹着要去的,霍小山只沉下脸来一句服从命令就让他们鸦雀无声了,霍小山发现自己有时必须强硬起来,这兵也不是那么好带的。

    霍小山只带了四个人,憨子,沈冲,莽汉,加上刘福满派的一个向导。

    五个人又加上刘福满仔细研究了偷袭的细节后才都在战壕里休息下来,也许后半夜的战斗一切顺利,也许会碰到麻烦,能有时间养养精神总是好的。

    夜的微光中,五个人尽量悄无声息地走着,那个向导走在最前面。

    那个向导是刘福满的通信兵,由于兵种的关系他在这一带送信很多,全连也只有他能在黑夜里摸轻当地复杂的路况了。

    他应霍小山的要求,出发不久就领着四个人绕开日军防守的正面向敌人驻地前行。因为日军在正对着阵地的方向肯定会防守严密,不易渗透。

    这里和东北地广人稀的情况完全不同,人口稠密,自然房子就多。不时就会路过高高矮矮或密或疏的房舍,但现在由于这里成了两军对垒的中间地带,房舍里都已空无一人。

    路过每一幢黑黢黢的房子时,五个人都尽可能不弄出声响,因为谁也不知道房子里是否有人,尽管离鬼子驻地尚远可能性并不大。

    悄无声息地走了半个多小时后,向导停下了脚步,低声告诉霍小山,离日军的大本营也就六七百米了。(未完待续。)

《抗日小山传奇》最新章节《 第一八五章 偷偷地进村打枪的不要可以放炮》网址:http://www.114ttg.com/txt/92/92402/3161398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