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八七章 凶险的夜战-抗日小山-
抗日小山

第一八七章 凶险的夜战

    夜色中,国军防守阵地上,所有人已经收拾好枪械行装,眼睛紧盯着日军驻地的方向,在战壕中静静等待着。

    时间因为等待而变得漫长。

    郑由俭虽说努力让自己镇静下来,可心思依旧不属,他在战壕里蹲了下来,“嗤”地划着一根火柴,用手拢住火光,那火光围在一起的三张脸,郑由俭自己,刘福满,粪球子,也照亮了粪球子手里拿着的一块老怀表。

    在火光照亮的刹那,他们都看到了彼此目光中的担心。

    “出去一个多小时了,战斗该打响了啊,不是说好了放完炮就往回跑的吗?”郑由俭叨咕着,这回看表已经是他划着的等四根火柴了。

    “有亮了有亮了!”这时,突然有个士兵喊了出来。

    正蹲着的三个人齐刷刷地站起来,扑到了战壕沿上向远方望去。

    果然,日军驻地的方向见到了火光!几乎同时,传来隐隐的爆炸声。

    战壕里的人群发出轰的一声!

    “炸了!炸了!炸死这些dog娘养的!”所有人都喊了出来,甚至很多士兵跳到了战壕沿上,边喊边跳着。

    阵地的突然而起的喧嚣中,眼见那远方又有光亮闪过,又有爆炸声传来。

    紧接着,就见那个方向的黑夜被无数的子弹的轨迹打破了,枪声爆炸声如潮水般向这个也就距离三里多地的阵地传来,可以想见日军的军营此时能有多乱套!

    “哈哈,我就说霍小子行嘛!这家伙真有两下子!”郑由俭大声喊着,他这话毫无疑问代表了在场所有人的想法。

    人群依旧兴奋着,跳跃着,对远方的大动静品头论足,良久方息。

    “这回不用急了,等他们回来就行了。”郑由俭心满意足地溜下了战壕,竟然掏出盒香烟来,分给了身边的几个人,开始享受这战斗的喜悦。

    但他们却不知道,就在同时同分同秒的此时,日军阵地外围的一条弄巷中正在进行着一场沉闷而凶险的厮杀!

    黑暗让对杀的双方已分不出敌我,几十人厮杀纠缠在一起,却又必须分出你死我活!

    匕首刺刀扎进血肉的噗噗的声音,抡动枪械发出的呜呜风声,肢体撞击的声音,受重创的闷哼声,临死才会发出的最后的呼喊声,身体与枪枝摔倒在地的声音,各种各样的声音交织在一起,战斗因为黑暗看不见因为时间进行的很短反而显得更加残酷!

    十多分钟后,黑暗中传来霍小山的声音“是我”,他紧攥着的对方腕部的手感觉到了对方的收力,于是松手,那把已迫近他身体的匕首抽回了。

    “是俺”这是憨子的嗓音。

    “还有我。”

    “还有我!”

    “还有我!!”

    三个不同的嗓音正是沈冲莽汉和那个桂军向导。

    “我们很幸运,竟然都还活着”霍小山竟然由衷地说了一句,这对一向在战斗中很从容的他是极少见的,尽管他接着就说道,“什么也不要拿了,抓紧撤!”

    黑暗中一阵悉悉索索后,五个人的脚步声离开远去了,弄堂中一片黑暗,黑夜遮住了倒在原地的五十多具侵略者的尸体,但却遮不住那股刺鼻的血腥。

    这场弄巷中的遭遇战对来敌我双方讲都来得太突然了。

    霍小山他们摸掉日军的岗哨后,又往前摸索着前进了一段距离,直到那个向导说可以了,肯定掷弹筒的射程足以覆盖到日军军营了,这才架炮在将所携带的几枚掷弹全部打光,敌强我弱也无暇去看战果,就匆匆原路返回。

    就在一拐弯进入一个弄堂的时候,与一伙同样脚步匆匆的日军撞了个满怀!

    夜的黑暗,日军军营里因骤然遭袭而打出的泼水般的枪弹声屏蔽了中日双方的感知,又恰是一个拐角,当敌我双方发现对面有人时已经就差鼻子撞到鼻子了!

    而霍小山异于常人的反应再次让中方抢得先机!

    他往前一耸肩就撞飞了眼前的敌人,而同时已抽出匕首向前扎去,不用看扎到谁扎到哪,对面的人比他们多的多。

    沈冲莽汉跟上,憨子与桂兵次之。

    相比之下,对面的日军就吃亏了。

    他们前面的人本身反应就慢了,霍小山一见对面有人就知道肯定是敌非友,而日军他们还没搞清对面人是敌是友,霍小山就已经撞飞捅刺了,等后面的人等发现前面打了起来的时候,霍小山五个人已经杀入人群,更不可能分清了!

    一开始还有日军呼喝着同伴向前迎敌,但随后便是那呼喝者临死前的一声惨叫!

    日军也醒过味儿来了,本来敌对双方就看不清对手,自己用日语叫一声那可不就是告诉对方,我在这儿呢,咋不来杀我啊?于是,刀到!他死了!

    霍小山他们人少更不可能吭声,只是闷着头杀,于是这场遭遇战就变得沉闷却更加凶险了!

    霍小山知道自己不能回头,一旦回头就可能误杀或误伤自己的战友,所以他坚决不退,与面前黑黢黢的敌影缠斗在一起!

    刀刺!膝顶!肘击!肩撞!

    他顾不得有被自己一拳打在敌人胸口那喷出的血喷到自己的脸上,他一肘击出又有敌人脖骨的断裂声!

    他感觉有冰冷森凉的刺刀向自己头上扎来,但他依旧不退!

    他一低身用匕首一挡,在黑夜那两件铁器爆出的一溜火星里,一记撩阴脚就让对方发出断子绝孙的哀嚎!

    突然霍小山听到混战中有一个日军惨叫了一声,然后便有另外一名日军不知所措的声音“浩二,是你!”日军已经发生误杀了!

    霍小山一挥手恰巧揪住对面一个日军的衣领,左手向后拽,右手向前捅!

    这时一个念头闪过脑海,自己喊一声“向前”就好了,这样自己的弟兄就不会被误伤,但现在的情形他已经不能出声了,唯有向前,向前,再向前!

    于是他接着前捅,抬膝,蹬踏,挥拳!

    当他踩着敌人的尸体发现前面再无一人时,敌人的纵队阵列已经被他用匕首凿穿了!

    他再转身时,却恰好抓住了憨子的手腕,不用问手里攥着的也是淌着血的匕首!

    其实,这场遭遇战霍小山他们还是占便宜的。

    因为人少而精反而后面的人能紧跟霍小山默契向前杀入敌群选择混战是其一。

    他们右手腕都系了白毛巾便于识别战友是其二。

    黑暗中日军拥挤在一起端着的是长达1663cm的三八大盖施展不开是其三。

    但,暗战需要勇气需要一往直前绝不后退半步需要视死如归,这才是他们能放倒一溜敌人的关键所在!

    ……

    郑由俭刘福满又开始看表了。

    日军军营的动静闹的可够大的,可制造动静的那几个人咋又没动静了呢?

    还好,这回并没有等太久,阵地前方传来哨兵的喊话声:“站住,口令!”

    “夜袭!”回话的是霍小山的声音。

    战壕里再次爆发出一片欢呼声!(未完待续。)

《抗日小山传奇》最新章节《 第一八七章 凶险的夜战》网址:http://www.114ttg.com/txt/92/92402/31613988.html